小说手机在线阅读

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给炮灰当爸[快穿] > 第73章 第 73 章(一更)
    以及在水潭中央长出了一朵白莲。

    经过有关部门的调查, 这珠白莲并没有什么奇异之处, 就是一株很普通的白莲,水潭中的水也是, 如果要说有什么稀奇的, 要是特别的清澈丝毫不带一丝的污染。

    就算这些已经被确定不是神迹什么的, 但还是有无数人想过来一探究竟, 甚至想拜拜求保佑。

    林戚便安排人发布了公告, 胡编乱造一个理由, 然后说工地太乱太杂, 就算想过来看水池白莲也不方便, 便想着试探修建一条路。

    这一夜,都在等待着消息。

    到底会跟以前一样出事, 还是这次会有不同的结果?

    最后, 好消息传来。

    龙脉消停了,工地的工人水潭修建起来,修得神秘又大气, 几乎隔一段时间就将图片上传到网上, 让大伙跟着养养眼。

    水潭边修建完, 又开始按照之前的计划修建商业区。

    有白莲护身,这片地方的价值几乎是呈直线上涨。

    冯家的看到这种情况, 都气得不行, 却无能为力。

    冯正之前还准备诋毁林戚, 可现在不需要水军带动, 网上的舆论就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有人说, 龙脉先前生气,是已经林冯两家开发商的缘故,一定是他们做尽坏事惹得龙脉生气,不然为什么换了一个开发商就有了白莲呢?

    冯正看到这些,直接将手机砸的稀巴烂。

    明明就是林戚使得手段,现在得了大便宜不说,还赚了名声,真是什么好处都被他得到了。

    “爸。”冯霄走进书房,看到地上狼藉的一片并没有感到惊讶,因为不止爸的书房如此,就连他生气时也砸了不少东西。

    “我不管你用什么法子,必须让林戚松口答应你和林霏的婚事。”冯正难得严肃的对他道:“哪怕你不喜欢,这个婚也必须得结。”

    冯霄并不讶异,“好,我明白。”

    冯正脸上稍微柔和了些,“我知道你不喜,不过都只是暂时,等以后我们冯家壮大起来,想如何就如何,不过现在外面的那个女人你还是先别接触了。”

    外面的女人,何尝不是岑含。

    冯正不介意儿子娶个小地方出身的女人,他认为儿子的能耐不需要真正联姻去增加微薄的效果。

    只不过,岑含不行。

    先前和林子邦不清不白,现在又和自己男友小叔扯上关系的女人,他实在瞧不上。

    这样的女人嫁到他们家,只会丢尽他们冯家的颜面,而且这么不自爱的女人,谁知道以后生下的孩子会不会是自己儿子的。

    更别说是现在的关键时刻,为了缓和和林家的关系,岑含也不能出现在冯霄身边惹的林霏生气。

    这个女人短期内必须消失。

    冯正继续道:“我可以将她送去国外,等以后你有了话语权想接回来便接回来。”

    接回来当情人可以,娶回家却是不行。

    冯霄想了想,到底是答应。

    其实公务忙起来,他都好久没想过岑含这个人,要说还有什么特重的感情那还真没有。

    不过,到底曾经是他的女人,他不想让岑含继续留在这里,省得又勾搭上林子邦,那太让他丢人了。

    冯家父子的短短几句话。

    就决定了岑含的人生。

    如果是出国旅游,岑含必定是万分欣喜,上一回出国还是林子邦带她去的,让她见识到国外的奢华。

    那种什么都不用想,就有人带着让她享受到一切最舒适的对待,这种感觉特别的好。

    可现在让她出国定居,还是一个人。

    岑含打死都不愿意。

    她不会英语,一点都不会,这在人生地不熟的国外,怎么去交流?

    更别说她自己一个人去,这么远的距离什么时候才能见到阿霄?十天半个月还好,要是时间一长,谁还会记得她这个人?

    等阿霄心里没有了她,她在国外怎么生活?

    只不过,就算再不乐意,在冯霄决定后岑含完全没有选择的机会。

    要么出国,要么回到老家,只有两个选择。

    回到老家的意思,就是两人以后将没有任何的关系,岑含哪里舍得放弃阿霄,最后只能不情不愿的登上了出国的飞机。

    也不知道是真有缘,还是孽缘。

    就在下飞机后,岑含在机场看到了林子邦,突如其来的惊喜感让岑含完全忘记之前被林子邦拒绝的经历,越过身边带着她出国的人,小跑上前惊喜的道:“子邦!”

    在这里能遇到岑含,还真让林子邦有些诧异,不过也只是一瞬间,随即回神过来,点了点算是打了招呼。

    得到回应的岑含有些激动,上前就想拉着他的手。

    林子邦偏了偏身子,微微蹙眉:“岑小姐,我觉得你还是别动手动脚的好,我们之前的关系还没好到那种程度。”

    岑含眼里喊着泪水,“子邦,你是不是在怪我?我在阿霄面前不想那么说,我只是逼不得已的。”

    林子邦冷冷的看着她,“我是在怪你,但不是因为冯霄的缘故,你是真以为我不知道是谁将商业圈的消息透露给了冯家?让我栽了那么大一个跟头,你以为我还会对你笑脸相看?”

    “可最后获利的不还是你们吗。”岑含着急,为了这件事冯家也在怪她,弄得她两面都讨不到好。

    林子邦冷笑一声,他真是眼瞎以前才会爱上这样的女人。

    就以为他得了好,所以就不能去怪之前她对他的背叛?这是什么道理?

    林子邦懒得在和她多说,转身就要上车。

    岑含哪里愿意放他走,刚想再可怜巴巴说些什么时,车子的另一侧下了一个异国美人,用着特怪异的华国话道:“亲爱的,怎么还不上车?人家等你等好久了。这是谁呀,难道还有我重要?”

    林子邦嘴角有些抽搐,却还是顺着她的话说,“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我这就来陪你。”

    这个异国女人美得特别的张扬,岑含看了一眼就自残形秽,连动都不敢动。

    瞧着黑色的豪车趋势离去,岑含这才真正的意识到,林子邦真的不会再向以前那么对自己好了。

    可她明明没做错啊,一边是阿霄,她那么喜欢阿霄当然会选择帮他。

    而在车子里。

    林子邦抽出被挽着的手臂,有些尴尬的道谢:“戴里克小姐,刚才多谢你。”

    “没关系,我们是合作伙伴,相互帮助不是应该的么。”女人对着他灿烂一笑,“还有,叫我克拉丽莎就好,我们之间不需要那么生疏。”

    克拉丽莎是戴里克的次女,也是林子邦这次来米国的合作方,两人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面,之前场合太过严肃,多少是有些生疏的成分在。

    不过这次,一场小小的尴尬事确实让两人稍微亲密了些。

    和戴里克合作仅仅这么简单吗?

    还真不是,世界上有钱的人不少,在手中握有超前的科技时,想找合作方还怕找不到?

    所以在这次合作里,林戚一直都是占据着优势的那方,在合作之前,当然也会提出一些‘小小的要求’。

    比如,先让冯家破个产。

    冯家虽然是在国内发展,可有很多产业都放在国外,戴里克不就是国外的大佬么,想收拾一个外来企业特别容易。

    至于为什么好端端的要整垮一个外来企业?

    原因也好找,戴里克最宠爱的次女克拉丽莎,最近在追求一个华国男人,结果外来企业小冯总的女朋友居然敢来大注意,护犊子的父亲当然得替女儿找回场子。

    不管外人到底信不信,反正是这么传的。

    林霏听到消息后,还专门跑来打听,“爸,大哥这是要入赘豪门从灰公子变王子吗?”

    “灰公子变王子?”林戚挑眉,这是什么说法?

    “您不觉得特形象么?”林霏有些小兴奋,“大哥也太厉害了吧,居然有女人为了他,去把冯家的外来企业全整垮了。”

    林戚打趣:“冯霄不是你男人么,他家公司垮了你怎么高兴?”

    林霏耸耸肩膀,“他家又不是我家。”

    商业圈的事后,林霏总算知道为什么冯霄会那么忍耐她,敢情是为了钱。

    谪仙因为跪舔变成了凡人,现在凡人又沾染上钱的铜臭味,她是真觉得冯霄对她越来越没有吸引力。

    就如她说,冯家又不是她家,只要她家好好的,冯霄就不敢对她不好,甚至冯家越不好,冯霄反而对她会越好。

    既然这样,她干嘛要担忧呀。

    林霏坐在老爸身边,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爸,有您在真好。”

    这一切的改变,何尝不是因为她有个好老爸,为她遮风挡雨,让自己过得自由自在,无需任何的烦恼。

    林戚轻声回应,“只要你高兴就好。”

    冯家的烂摊子越来越大,弄到后面差点兜不下去。

    冯小叔在家里大骂,“你看看你儿子干得好事?如果不是为了一个女人,现在家里会落到这种处境?”

    “够了!”冯正让他闭嘴。

    冯小叔哪里愿意,继续大吵大闹:“大哥,你就算偏心也得看看时机啊,你敢说这些事不是你儿子弄出来的?要不是为了岑含,林戚会为了女儿出口气,在商业圈狠狠的坑了我们一把?现在好了,本以为把那个扫把星干出国就完事,结果刚到米国又给我们闹出了大事。”

    冯小叔是越说越气,国外市场虽然只是他们公司的一小部分,可那些花了好些年才辛苦站稳了跟脚。

    现在好了,因为一个女人全没了。

    那么大一产业还不到一个月就全没了,他心里怎么不肉疼,怎么可能不生气。

    大哥还说自己儿子是个经商的好手,以后冯家一定能靠他走山更高的层面。

    现在看来,根本就是个大笑话。

    经商是个好手不假,但是眼光真的不行,为了一个女人害得家产缩水成这样,还说想以后吞了林家,简直就是在做梦。

    别没吞了人家,反而被人家吞了。

    “我不管,公司的事以后不能交给冯霄,我信不过他。”冯小叔说着。

    冯霄垂着头让人看不出神色,冯正却拒绝,“不行,家里的事轮不到你做主。”

    冯小叔一脸狰狞,“没错,我是做不了主,可我也有公司的股份,我不愿意陪你们一起去死,你们不同意也行,这些股份我明天就会卖掉。”

    这下真把冯正气到,当年爸去世,将其中百分之二十三的股份给了小弟,这些年因为有他的支撑,执行人的位置做得很稳。

    可要是……

    冯霄看着小叔愤怒的离开,他才开口:“小叔既然说明天就要卖掉股份,想来已经找好了买主。”

    冯正也是想到这点。

    也就是说刚才的话其实就是随便找的借口,无非就是想用这个借口来搪塞卖掉股份的理由。

    “爸,要不我们将小叔手里的股份拿下来?”冯霄提议着。

    冯正也有这个意思,当年老爷子将股份一分为二,他手里的股份虽然多,但也没多多少。

    这些年来,公司发展越来越大,自己累死累活赚得钱结果还得分给天天花天酒地的小弟,本就心生不满。

    现在公司股份虽然低了不少,可百分之二十三的股份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他还真舍不得拿出那么多钱。

    冯正沉默了许久,他道:“这件事我自有主张,你回去吧。”

    冯霄隐约猜测到一些,却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开。

    在第二天,高速路上发生一场惨烈的车祸。

    其中一辆豪车被两辆重型车夹击,车上三人没一人生还,除了一名司机和助理之外,另外一人就是这段时间闹得特凶的冯氏集团的老二。

    听说从车里救出来后,连人形都看不出来了。

    网上再一次热闹起来,都说冯家一定是作恶多端,才会有报应。

    冯正也跟着忙碌起来,忙碌着准备小弟的后世,以及接受他所有的财产。

    冯小叔年龄不小,女伴几乎月月换一次,情人多不胜数,不过他一没结婚,二没孩子,所有的产业全数归当大哥的冯正所有。

    有了冯小叔百分之二十三的股份在手,咋冯家企业冯正算是一家独大。

    就算有不好的新闻也没事,反而还庆幸有新闻将冯小叔的死因给遮掩。

    林戚知道这件事后,不过就是‘啧啧’几声,“难怪原身一家人都斗不过,这冯家狠起来可真够狠。”

    “爸,您在嘀咕什么?”林霏一时没听清,疑惑问道。

    林戚摇头,问她:“你今天怎么闲在家?”

    “咦,不是奶奶说要回来,让我在家里等着吗?”林霏说着,“昨天奶奶给我来了个电话,说今天回来。”

    “奶奶?”林戚这才想起,自己还有个妈在。

    不就是和林志程各玩各,带着小男友满世界旅游的原身妈么。

    没过多久。

    一个气质优雅的老太进了门,身边还跟着瞧着比林子邦还要年轻帅气的男人,别看郝芃已经七十多,但瞧着只有五十来岁的样子,打扮的也够时尚,比起整日里拿着根拐杖的林志程年轻多了。

    一进屋,郝芃就坐在沙发上,优雅的取下墨镜,先是打量了儿子和孙女一眼,随后巡视着周边,过了一会儿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地方还不错,不比林贱人的祖宅差。”

    林戚没说话,他也在打量着这个老太。

    不管是他还是原身对这个名义上的‘妈’是真的没多少印象。

    在原身的记忆里,他这个妈一年四季都不着家,偶尔的时候会打个电话来联系下,但每回原身打过去,十有□□是打不通。

    隔着两三年回来一次,待上没几天就离开。

    不会管儿子,更不会管老公又有了多少个情人,又生了多少个儿女。

    全年都将心思花在了怎么旅游愉乐上。

    林戚没多久就做好了决定。

    原身的愿望只有一双儿女,跟这个郝女士完全不搭腔,要是识趣他不介意给这位老人家养养老,要是在他身边指手画脚,他也不介意‘教’她识趣些。

    “你的眼睛和你爹一个德行。”郝芃说话时,始终是昂着下巴,给人一种特别高傲的感觉,“明明面上一副柔和的样子,心底里这会儿正给我挖坑吧?”

    林戚挑眉,直觉真准。

    郝芃继续道:“你放心,我回来不是来占你的便宜,而是来拿我属于我的东西。”

    林戚的语气没丝毫起伏,“你请便。”

    郝芃将墨镜戴上,便起身要离开。

    林霏跟着起来,追了两步,“奶奶您不多留留?”

    郝芃停下脚步,她回过身看了一眼孙女,也不知道是欣慰还是羡慕,“傻丫头,你的命比我好。”

    郝家要是能有个人给她遮风挡雨,也不至于落到如今的地步。

    没有一个人愿意离开国土,几十年在外游荡,更没有一个当母亲的愿意抛下独子,连打个电话都会被人监控。

    也没有一个人,从一个被全家娇宠带着纯真天性的小姑娘,变成了如今冷漠到极致的老太。

    郝芃离开后的隔天。

    林家父女便知道她当时所谓的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是什么。

    郝芃带着一众律师,把林志程的红颜知己情人全给告了,要求讨回林志程在婚内给予的任何财产。

    这一下,吓得那些人是六神无主。

    包括林流的母亲蓝雅。

    蓝雅有本事,自己的生意弄得是红红火火,可公司是林志程投给她的,林志程虽然对她们都很大方,但也不是全然信任,公司的股权并没有在蓝雅手中,还有她名下的那些房产……

    早知道郝芃会有这一手,蓝雅恨不得早点出国躲开,如果不是因为儿子在监狱,她一时舍不得离开,不然的话早就出国躲着去了。

    林霏知道这个消息,兴奋的是放声尖叫。

    以后住在家里,爷爷的那些女人全不把她放在眼里,有些私底下直接诋毁她的,也有明面上阴阳怪气的,反正那些女人她是一个都不喜欢,见这些人倒霉,简直太高兴了。

    “爸,你说奶奶能不抖赢那群讨厌的女人,我要不要去帮帮忙?”林霏问着。

    林戚没意见,“想去就去。”

    之前的那次交锋,他觉得自己这个母亲,谈不上好但也不会坏,霏霏想和她接触他也不会拦着。

    有了爸开口,林霏愉快的去找奶奶,倒不是想和奶奶搞好关系,纯属是想看那些人难过的神情。

    这头有了事,冯霄便发现自己三番五次想约人出来都约不到。

    烦躁是真烦躁,偏偏还得接着打,一直到打通为止。

    家里一直催着让他赶紧和林霏结婚,尤其是国外已经传来消息,戴里克家族又和林戚弄了个什么像素的公司,市面上的手机和相机像素最高都只有400多W,而两家公司合作出一款2400W像素,在这个领域上直接超过别人一大阶。

    这代表什么?这代表着在这个领域上,林戚能独占所有市场。

    但凡将某一样东西做到顶尖,便将拥有无数钱财。

    在冯正眼里,林家就是个金疙瘩,恨不得直接吞掉的金疙瘩。

    冯正催,冯霄也急,他现在不是没察觉到林霏对他没了以往的热情,反而是爱理不理的,让人琢磨不透。

    弄得他心里不由添了些急色,以及一点点的波动起伏。

    以前林霏死追着他,他只觉得厌烦完全不想搭理这个女人,可现在……在带着明显目的的情况下,其中带着一些他察觉到但是又不敢承认的心动。

    就相当于。

    你喜欢我的时候,我不喜欢你,可你要是不喜欢我了,我又……

    冯霄不想承认这点,也不敢承认。

    又一次拨打电话过去,而这次电话接通,不过却是男人的音。

    冯霄浑身散发着冷气:“你是谁?”

    那边没回答,而是道:“霏霏现在不方便接电话,你晚点再打过来。”

    冯霄还要说什么,电话那头已经挂断。

    冯霄脸上黑沉,想都不想直接打了几个电话,确定了林霏的位置好,拿着车钥匙就赶了过去。

    来的是一家律师事务所。

    林霏正盘腿坐在沙发上,和旁边的一个男人玩着游戏,“你上,辅助点我。”

    男人点着头,视线一直放在手机屏幕上。

    不过没多久,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抬头一看,看到了黑沉着脸的冯霄,他大概知道这是谁,开口提醒:“霏霏。”

    “你怎么不动了,我都快被打死……”林霏抬头扫了一眼,“你怎么来了?”

    冯霄忍着怒气问道:“他是谁。”

    林霏奇怪的瞟了他一眼,“你以什么身份质问我?你又不是我未婚夫。”

    说完,继续垂下眼眸,操控着游戏人物玩游戏。

    冯霄被怼的没出声。

    倒是坐在旁边的男人打量着他,随即笑道:“你就是冯霄吧,看起来也不过如此,挺好奇的,是什么让你觉得自己能一脚踏两船?凭你的脸黑?”

    冯霄被说的脸又黑了几分。

    “渣男就是渣男,脸黑心也黑。”男人摇头‘啧啧’两声,“霏霏,我看你还是重新找个吧,就这样的人,迟早露出锋利的牙齿,将你啃得渣滓都不剩。”

    林霏放下手机,她似做很认真的想想,“你说得还真是。”

    冯霄怒道:“你到底是谁!”

    “我?”男人反指自己:“我或许会是霏霏未来的爷爷,如果你和霏霏真在一起,也得喊我声爷爷。”

    冯霄:“……”

    男人对着他似笑非笑,“所以,小子你最好礼貌点。”

    男人最后真成了林霏爷爷吗?

    还真没。

    官司一打,郝芃就不愿意待在国内,带着自己的小男友回到国外的住处,一直到老死她都没再婚过,不过也没再换过小男友,等死后,家产的一部分留给一双孙儿孙女,另外一部分给了小男友当做这么多年陪伴的回报。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

    最少现在,是把冯霄气得要死,气到什么话都说不出来,铁青着脸离开。

    不离开怎么办?难不成真把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岁的男人叫爷爷?

    ……

    “你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长时间还搞定不了林霏?”冯正对儿子是越来越不满,时间拖得越长对他们越没有好处。

    之前的事,已经让家里企业元气大伤,现在不找些外援很难在众人推的情况下生存下去。

    冯正对他下了死命令,“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你必须让林霏答应联姻的事。”

    一个星期,冯正觉得这个时间已经够多。

    结果还不到一个星期,冯霄根本顾不上去找林霏,因为他爸被抓进去了。

    罪名是故意杀人罪。

    杀的人,就是冯小叔。

    这件事发生的很意外,和往日一样,冯正正在公司开会,会议还没完,一群警察就闯了进来。

    二话没说,就将人带去了警局。

    冯霄在找林霏的路上接到电话,方向盘立马一转,朝着警局飞速而去。

    等他赶到的时候,正好碰到公司律师。

    律师见小冯总一脸着急,还镇定的安抚着,“您放心,律师没到场之前冯总什么都不用说,只要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们就能将人带回去。”

    冯霄松了口气。

    小叔会出事,他怎么猜不到是怎么回事。

    只不过他相信爸安排的周全,只要不承认,绝对查不到背后的主事人是谁,如此一来,冯霄也放松了不少。

    “必须尽快将我爸带走。”

    律师点了点头,用手松了松脖子上带着的领带,决定等会好好表现表现,争取让大小冯总对他刮目相看。

    结果……

    根本就没发挥的机会。

    面对警察给的回复,律师不敢置信的道:“冯总全交代了?”,,网址m..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