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手机在线阅读

    《沙砾》剧组的第一场戏在林琮熟悉的影视城开拍, 每个场景之间感情跨度很大, 第一场是男主与女主在机场重逢。

    林琮在剧组第一个见到的人就是言明。

    言明看他时的那股傲气收敛了许多,但还是掩饰不住敌意, 话里也带着些嘲笑的意思:“才拍第一场戏, 林哥怎么脸色这么差?”

    “第一场就是男主为女主熬通宵第二天发生的事。”林琮应答如流, “我特意熬的夜。”

    言明没话可说, 倒是导演听了这话, 把林琮夸了一顿, 让言明脸色更难看了。

    梁悦化好妆上场之后, 打板打响。

    林琮慢慢地吸了一口气, 眼白尚且泛着血丝,稍作调整, 就进入到了戏中角色一夜辗转难眠后那种脆弱的状态。

    他朝着人群中张望, 手从衣兜里翻出并不存在的手机,视线不住地往手机上看,在屏幕上反复划着的拇指出卖了他的焦虑不安。

    紧接着心爱的人出现在他视野中, 他仿佛捕捉到了黑暗中微渺的光, 眼睛里被期待填满, 嘴角也忍不住轻轻上扬,却怯步不前, 怕自己认错了人。

    他紧绷着神经, 沙哑地喊出他日思夜想的名字。

    “卡!”

    接下来的几场都顺利拍完, 他去了休息室, 言明又在里面坐着, 直愣愣地看着他,手指互相磋磨,焦虑和心虚全都写在脸上。

    林琮对他露出礼貌的微笑,内心却觉得很无奈。

    他一共就和两个远耀娱乐的艺人合作过,罗远已经准备解约,公司的营销号没必要帮他踩林琮一脚。最近和他闹矛盾最多、有利益冲突、最有可能找营销号抹黑他的人还能有谁?

    言明背后搞这些小动作,当着面也不知道表现得自然一些,还当他什么都不知道?

    林琮从背包里拿出自己带的茶叶,就着开水和矿泉水泡了一杯温热的茶。

    言明到底还是心虚,凑上去找话说:“这是你上次喝的茶吗?”

    “嗯,你喝吗?”

    林琮带了很多,家里的茶叶堆得喝也喝不完。

    “行……”言明还是心虚,小心翼翼地把杯子凑了过来。

    他上次喝林琮的茶的时候在和助理闹脾气,现在静下心来品尝,才发现茶比他记忆中还要清甜。

    他家里是懂茶的,他从小常喝,能分辨出茶种之间细微的区别,甚至能叫得出许多茶种的名字。但是这杯茶的馥郁浓香却是他记忆里从来没有过的。

    一尝就知道价位很高。

    “你怎么买这么好的茶啊?”

    这句话言下之意好像是他不配喝这么好的茶叶一样,林琮皱了皱眉:“带来给剧组的人喝的。”

    言明有些惊讶,心里泛上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林琮好像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一毛不拔,哪怕自己经济状况不好,也会默默地把家里最好的茶叶带出来给大家喝,却也不声张不炫耀。

    他忽然明白为什么林琮的气质总是温和安静,让人如沐春风,为什么剧组其他人都喜欢他了。

    但是默默付出是没有用的,做了事情要让别人知道,要把自己花费的心思大声吆喝出来,别人才会感激。

    他突然心里一软,怕对方一片好心没人知道,想劝劝林琮:“咳,这茶叶一喝就知道很贵,是吧?”

    林琮:“嗯。”

    “但是大家就算喝了你的茶叶也只会说声谢谢。你要是想大家记住你,不如热热闹闹地请大家吃一顿饭。”

    林琮一脸理所当然地反驳:“不行啊,我抠门。”

    言明:“???”

    那为什么要买贵的茶叶???

    然而林琮并不愿和他多说什么。从一开始就想把自己踩在脚下的人,再怎么对他和颜悦色,他的恶意还是不会改变。

    言明自觉无趣,心里的小脾气又爬上来了。

    林琮不就是靠着《寻月》的男主角火了一把?他在选秀出道之后也是C位顶流,热度比现在的林琮高多了。

    虽然后来粉丝都跑得差不多了。

    林琮还轧戏,那边电影《青果》剧组还没杀青就来拍《沙砾》,拍完又飞回去把电影情节拍完了,搞得他们剧组的时间表特别折腾。

    言明越想越气。

    他不是科班出身,也没什么演戏经验,带着怒气到片场,自然是NG无数。

    林琮和言明拍戏,对方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只见言明台词也说不好,脸色也不好,瘪着嘴鼓着腮,像只河豚。

    林琮:“……背不下台词吗?”

    言明自知理亏,咕哝着说:“我背了上句就把下一句给忘了。”

    最后这一场勉强过了,但到了下一场,他又没办法进入状态。

    已经拖到了午饭时间,大家只能先吃饭。

    女主演梁悦和林琮聊得开心,把言明晾在一边。剧组里的人也都爱和林琮聊天,甚至刻意找俏皮话来逗他,一时间气氛和乐融融,只有言明无法融入。

    无论是为人处世还是眼前的人气,林琮都比言明强了太多。就算言明刚入组的时候又是请吃饭又是敬酒,林琮一来,还是相形见绌。

    何况林琮和梁悦对戏一遍就过,和言明对戏的时候,言明反复NG,摄像组和导演组都不想跟他说话了。要不是男主和男二的场景早就搭好,工作人员都恨不能把言明拉到一边背一天台词再说。

    言明的拖后腿让大家心情都不太好,早春的天还微凉,碎片的休息时间之中,林琮一个个给工作人员倒茶喝。

    工作人员觉得林琮懂事,带来的茶那么好喝,一入口就沁人心脾,让人把烦恼都忘了。完全不像传闻中那么抠门。

    林琮想,茶叶也是有保质期的,他父母出差买回来的这批茶都快放了两年了,再不喝味道就越来越苦了,麻烦剧组的人赶紧帮他喝完了吧。

    下一场戏男主和男二的冲突特别大,林琮把自己的表情控制得很完美,但言明没经验,落在镜头前的表情就很浮夸。

    导演又喊了好几次NG,剧组里气氛低迷,忙活到晚上星星都爬了满天,也没拍过几条。

    这下导演也顾不上言明背后的公司财大势大,把言明叫过去训了一顿。

    一众演员回酒店,言明坐在林琮旁边,看到林琮略显疲惫的脸上依然是镇定温和,不知不觉就有些酸了。

    “我还挺羡慕林哥的,只靠天赋就能演得这么好,我就只能靠自己努力。”

    林琮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心理素质再好的演员,演戏因为对方一遍遍NG,耐心也会消磨得一干二净。

    “怎么你一句话就想把我的努力都否定了?”

    他口口声声说自己靠努力,但是连台词都不好好背的人谈何努力?说林琮只有天赋,不就是讽刺林琮不努力?

    言明看到的林琮一向都是温柔的,属于就算听到了过分的话也会心平气和讲道理地那种,没想到会被他呛回来:“不是那个意思……”

    可是仔细一想,他刚才的话阴阳怪气的,差不多就是那个意思。他拖累了林琮一整天,实在没脸面继续狡辩。

    言明和林琮的房间就在隔壁,回酒店之后,林琮拦了言明一下:“你背不下台词吗?”

    言明以为他突然发难,但心里也知道自己拖了大家一天的后退,心虚:“嗯……”

    “跟我来,我教你。”林琮开门。

    言明哼哼唧唧地进门了。

    林琮低声问:“你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大家都要停下来等你吗?就算是一条鱼,煎了一天也该煎熟了,你泡在片场一天,连剧本都没背熟?”

    声音很温和,语气却很严肃。言明此刻突然被他训话,有些措手不及。

    “不是……我……”

    言明比林琮小,家教又比较纵容,心理其实脆弱得很。林琮不用说什么重话,只是轻轻点拨一句,他就又惭愧又气恼,说不出话来。

    他竟然不知道该气林琮说自己拖后腿,还是气林琮把自己比作煎鱼。

    “不要一句句背,第一遍背剧情,第二遍背细节,第三遍再记住具体的用词。”

    言明对上林琮疲惫了一天之后泛着血丝的眼神,竟然从一贯温柔的眼眸里察觉到了一丝杀气。

    他再也不敢敷衍了,照着林琮的方法背了第一遍。

    林琮:“很好,你把故事记下来了,再背一遍。”

    言明听了话又背了一遍,这次记住了很多复杂而戏剧化的句式。

    “第三遍。”

    第三遍的时候,言明几乎把所有的细节都弄对了。他瞪大了眼睛看向林琮:“我我我这是怎么做到的?”

    林琮再怎么礼貌,也有点掩饰不住自己的嫌弃了:“上高中的时候不都是这么背书的吗?一句一句背,你的注意力就只看到了一句话,当然容易忘了下一句啊。”

    言明:“……”

    他上高中的时候根本就没好好听课,更别说认真背书了。

    “教课”教到一半,林琮的怒火也消了,语气渐渐恢复了平日里的柔和。

    两人对剧本对到半夜。

    酒店的墙上是老式的石英钟,时针和分针重合到一起的时候,言明忽然看到林琮眼里都是疲惫。

    他更加愧疚了。

    自己团队做的那些事,实在是对不起林琮。

    哪怕自己对林琮态度一直不好,为了好好完成眼前的作品,林琮还是愿意心平气和地教他演戏背台词。

    “林哥,对不起。”

    林琮:“啊?”

    “我不该一见到你就对你出言不逊的。还有……其实前段时间那些黑你的热搜,是我经纪人做的,我当时特别讨厌你,也没有阻止他。”

    梁悦说得没错,用家境和钱财评判别人的自己就是个傻子。

    就算林琮不像他和梁悦一样有优越的家境和人脉,但是人家靠的是自己的努力。

    剧组的人愿意亲近他,是因为他有实力、为人态度又好。而言明自己,就算能有钱天天请所有人吃饭,一个个敬酒过去,业务能力不够强,拖了剧组进度,不还是被大家讨厌吗?

    林琮仿佛天生有种让人亲近的本能,让言明彻底放下了防备,只想为过去的错误道歉。

    林琮整个人都愣了:“……我看得出来的,但是你不用这么实诚。”

    哪有把自己团队背后的抹黑操作当着本尊的面全盘承认的?这孩子怕不是傻了,他的经纪人要是知道,非得气疯了不可。

    言明:“啊?你怎么看出来的啊?”

    他眨了眨灵动的大眼睛,好像真的不明白自己的团队做得有多么明显。

    林琮有种冲动想把言明的脑袋敲开来的冲动,看看里面装的都是什么。,,网址m..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