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手机在线阅读

    唐子明的车开的晃晃悠悠的,唐艺文的思绪也开始晃晃悠悠的。

    其实,她只是背叛了余中巍一次,就是和健身教练宋文贺那一次。而且,那次她是真想和余中巍断了,所以才不管不顾起来。

    原因说起来其实特别简单,就是看不到希望了。

    那阵子余莹莹刚成年,余新城就送给了她一桩港城半山的豪宅。要知道,那里是实打实的豪宅区,可谓有市无价。

    她不是没奢望过,没打听过,毕竟,虽然她常年表现的很清高,可在太太圈里的时候,也没少听到她们炫耀自己的度假豪宅,她太知道港城半山的宅子意味着什么了。

    不单单是价格,余莹莹那套买的时候还是最低价,足足3.5个亿,就是不算涨幅,比她手头所有的资产都多得多。

    更何况,还有身份象征——余新城这是明晃晃的将余家的财产绕过了余中巍,转给了余莹莹。

    不是她危言耸听,这是有后续的,随后,余新城就要余莹莹暑期去集团实习,而职位则是董事长临时助理。

    可你知道余中巍混了这么多年,人人都叫他太子爷,他都没当过董事长助理吗?

    她把这事儿一点点嚼碎了给余中巍灌输,不能再任由华暖阳和余莹莹这么嚣张下去了,否则老爷子会绕过他,把家产都给余莹莹,到时候他什么也没有。

    余中巍那会儿恐怕也不是不知道,他只能不想面对,于是超级凶的说了她,“你管这么多干什么?你不是只爱我吗?我继承不继承跟你爱我有什么关系?你怎么满眼都看着钱?”

    唐艺文被他怼的说不出别的来,毕竟,她的人设是这样的:清高的冷艳的为了爱情不顾一切的女人。

    她从来不要钱,不要东西,所有的都是余中巍主动奉上的,为的就是这个人设。

    可此一时彼一时啊,那会儿她青春靓丽,余中巍对她迷恋不已,现在她人老珠黄,说真的,她要凭借多么浓烈的爱上位,是肯定不可能的,他们有的不过是二十年生活在一起的惯性而已。

    所以唐艺文才急了。

    只是余中巍显然不懂,他还往她伤口上撒盐,“你跟我的时候我早就跟你说过,华暖阳是我爸恩人的女儿,我离婚是不可能的。我爸那人,对恩人恨不得掏心掏肺,家里的财产肯定莹莹分不少。你嫉妒这个,想让我去争,你趁早打住吧,我没这个本事。”

    那次唐艺文也是急眼了,趁着喝酒,吼了一句,“了了和子明也是你的孩子!”

    余中巍怎么回答他的,“婚生子和私生子一样吗?”

    她是想给余中巍一巴掌的,可是愣是忍住了,她还得靠着这个男人啊。

    虽然第二天,酒醒了余中巍就跟她道歉了,说自己不是没争取过,是余新城压根看不到他,他自己也委屈难受的很,觉得当儿子的不如当孙女的,结果唐艺文还一个劲儿的逼他说出实话,他才那么说的,让唐艺文别伤心。

    唐艺文自然就坡下驴,可那会儿就觉得,不想跟余中巍过了。

    没什么过头!

    他讽刺自己是情妇,讽刺自己儿女是私生子,她凭什么跟他好好的过啊,有意思吗?

    要知道,她喜欢从来不是余中巍一种笨蛋款。

    正好,她去健身碰到了宋文贺,宋文贺年轻好看身材好,而且一看就很聪明,她就很喜欢,那会儿她就疯了一般,想要报复余中巍,于是就有了那段纠缠。

    她原本是真想这么肆意下去的,但很快,余中巍就给唐子明在大学投资了实验室,唐艺文陡然警醒,没再纠缠宋文贺。

    这是她这辈子唯一对不住余中巍的地方。

    除此之外,她并没有出轨过,而担心孩子是不是余中巍的,纯粹是因为,余中巍追求她的时候,她是有男朋友的。

    她男朋友叫海城,是她大学的时候有次看画展遇见的,海城是top大学的学霸,她是美院的美女,两个人有才有貌,很快就在一起了。

    后来唐艺文毕业,因为家里出了变故,没办法支持她继续深造了,她就去了一家做展览的公司做策展。

    说真的,原先她家境还不错,所以对于钱财并没有什么奢望,大学里有钱人有的是,她也没觉得羡慕,和海城这个穷光蛋吃吃凉皮都能过一天。

    可到了工作地,一是身边的男帅女靓,每个人都光鲜亮丽,他们身上的任何一件东西都足以让她倾家荡产了,她怎么可能不受触动?!二是家里的变故,非但不能给她钱了,还会时不时让她支援。

    她的工作不算低,可偏偏省不下钱来。

    她至今都记得,有次跟她一起入职的女生在电梯里突然问了句,“你怎么天天穿这件衣服啊,这么喜欢吗?”

    她当时羞的脸都抬不起来了——她不是不换,是省吃俭用只有这点钱买了两套能见人的衣服,换着穿。

    她以为足够了,结果在别人眼里,她还是很穷。

    那会儿她就很痛苦了,经常问海城,你什么时候毕业啊,你什么时候能挣钱啊。

    海城只当她想结婚,就说,“等我读完博士吧,那会儿能挣不少呢,我师兄们都工资很高的。对了,你缺钱啊,我刚发了补助给你啊。”

    唐艺文根本懒得要,一千块买不到一双同事穿的鞋。

    可她又不好说,因为海城太真诚了,她没办法跟一个这样的人说自己变了,变得市侩了。

    然后就到了某一天,余氏财团有个公益展览请他们公司做的,她是那个部门的人。展览效果不错,余氏财团的人都很高兴,就请他们吃饭。

    然后部门的总监不知道为什么,就叫着她坐了主桌,那是她第一次见余中巍,部门总监的名字她现在都不记得了,只记得总监说,“这是余总,是余氏财团的独子。”

    那是她见过的最有钱的人。

    而偏偏余中巍不知道为什么,多看了她好几眼。她现在也记不住了,是喝酒了,还是头脑热了,居然就主动过去敬了余中巍一杯酒,于是就搭上话了。

    等着喝完了,大家都散了,她手机里则接到了余中巍的短信:“我送你回家啊。”

    那天她就没回出租房——反正海城也天天加班在实验室里忙个不停,所以没发觉。

    她过了两天,就跟余中巍确定了包养关系,然后跟海城分了手,海城挺舍不得她的,她给的理由是,我觉得工作了和学生思想不一样,咱们不合适了。海城很伤心,可也没纠缠她。

    二十天后,她发现自己怀孕了。

    就是唐了了和唐子明。

    她那会儿使劲的回忆,和余中巍之前的两天,跟海城的确有过的,不过是有过防护措施的,所以她就安心了。

    当然,这种不安心并不是一直没有的。

    因为随着两个孩子长大,这两个孩子表现出来的完全不一样,唐了了小心眼多,嘴巴甜,会来事,可真不怎么聪明。

    可唐子明却实在是太聪明了。聪明的超过了唐艺文记忆中所有的亲戚,当然,她那会儿安慰自己,余新城更聪明啊,可能随爷爷。

    所以,她其实除了偶尔的担心,没太想过这事儿,甚至做出非要余中巍亲子鉴定这个事情之前,她也没想过,这怎么可能不是余中巍的孩子呢?天底下哪里有那么巧的事情呢?

    因此,她很快甩了甩头发,把这个念头掐死了,不可能的,她就是多想了。

    余莹莹给余新城发完了短信,就先去网站上订了一套《江湖儿女梦》的原著,才回了家。

    她其实完全没有接触过这个行当,所以几乎是一片空白——虽然跟几位演员一块录过《荒野求生》,但谁也没聊过演戏怎么准备这事儿啊。

    余莹莹一开始只以为是老师教教她,什么事该怎么反应,或者直接给她个剧本让她演一演。

    结果今天的吴红老师,见了她的面就问了她三个问题,“原著你看过吗?人物小传你写了吗?你跟导演沟通过这个角色你要表达什么吗?”

    余莹莹就愣住了。

    她有一身武艺,但真对演戏一窍不通。

    于是,这节课跟她想的一点都不一样,不是老师上来就告诉你,这个本子怎么演,而是交给她怎么从拿到剧本开始,做一个合格的演员。

    余莹莹回了家,就把剧本拿出来,又找了个本子出来,开始进行第一轮的准备了。甚至,她还给自己的新任经纪人小卓打了个电话,“你帮我找一下人,问问怎么能够见到百晓梦老爷子吧。不用太着急,就先问怎么能联系上,我这边没准备好。”

    萨茵茵连忙应了。

    余莹莹这边一看就是半天,等着六点钟,张妈做的酸菜鱼都咕嘟咕嘟上桌子了,余莹莹肚子都饿了,她才发现,华暖阳还没回来呢。

    张妈挺担心的,“不会有什么问题吧,她今天做地铁去的,她还没怎么坐过呢,别错了站。”

    余莹莹想了想,干脆拿了钥匙,“我去看看吧。”

    结果刚站起来来,大门就响了,余莹莹抬头一看,华暖阳推着门进来,后面还跟着贺星楼。她就问了句,“你们怎么到一起了?”

    华暖阳就说,“我迷路了,在地铁站里转悠半天,还是小贺不放心我,给我打电话,问我回家了吗?知道我迷路了来接的我。”她还抱怨余莹莹一句,“你就想不到。”

    余莹莹主要是看剧本看入迷了,这会儿也挺不好意思的,超真诚的说,“妈,我错了,我下次接你。”

    “不用。”华暖阳笑着拒绝,“我以后天天上班,你能天天接我吗?你能接我还不想吓着同事呢?”

    余莹莹就问,“你面试过了啊。”

    “那当然。”华暖阳超级高兴的,“我们老板人很好的,知道我是离婚的全职太太,原先没工作过,也没嫌弃我,而是让我慢慢学。我的岗位就是内勤,最近要先学学软件呢。”

    余莹莹还是挺谨慎的,“他雇人不就是为了挣钱干活吗?你不会他还要啊。不会是有什么问题吧。”

    华暖阳就挺不愿意余莹莹这么说的,反驳道,“不是,他好几家公司呢,这个公司业务已经很稳定了,每年都走那些货物,根本没有多少活,就有个人打理一下就可以了。”

    “他也不是没招那些小姑娘,结果小姑娘对他有意思的可多呢,他就害怕了,所以找了我这个离婚妇女。这样他放心啊。”

    余莹莹就哦了一声,又问了句,“叫什么名字啊,多大啊。”

    华暖阳说,“叫周利生,四十岁。我跟他聊了聊,大学毕业后自己创业的,挺有本事的。”

    余莹莹看华暖阳不喜欢她问,就没再多问了,催着华暖阳,“换衣服洗手吃饭吧。”顺便看了贺星楼一眼,“你也一起吃吧,洗手去吧。”

    贺星楼很是听话的,连忙哦了一声,去洗手了。

    结果余莹莹也跟了过来,小声问他,“你能帮我查查这个周利生吗?虽然听着很合理,我还是怕我妈被骗了。毕竟也不是所有人都不认识她的。”

    贺星楼说,“我有数,等我消息吧。”

    余莹莹就准备撤了,她是没办法了才过来的,否则虽然这房子的洗手台在外面,可也是挺不得劲的,结果她要走,就被贺星楼叫住了,“哎,我这么听话,有没有什么奖励?”

    余莹莹就瞪着他,觉得这人太得寸进尺,他俩什么时候到了这么亲密的程度了?

    贺星楼却不怕她的,笑着说,“你知道吗?你瞪人的样子像个动物。”

    余莹莹看他一眼,谨慎地问,“什么动物?”

    “小老虎。”贺星楼低声说,“明明是个大凶兽,但却可爱的紧,让人看了就想……”他话没说完,余莹莹已经准备要收拾他了,结果贺星楼怂了,“摸摸头。”还问她呢,“能摸吗?”

    余莹莹都被逗乐了,她还以为这家伙敢壁咚呢。

    她回他,“不能,你手有水!”

    然后扭头就走了。

    结果贺星楼两步追了上来,走在了她的旁边,伸手就在她脑袋上摸了两下,余莹莹扭头过去瞪他,贺星楼一脸认真,“没水,我擦手了。你是想也摸摸我脑袋吗?可以的。”

    他把头低了下来,专门调节到了余莹莹的手抬起的合适高度。

    余莹莹还能怎么样?她只能拍他一下,说他一句,“幼稚鬼!你属下知道你这样吗?我怎么原先听说你严肃的狠呢,他们都怕你。二代圈阎王,是这个称号吧。”

    贺星楼居然认了,“是。不过,”他小声说,“我装的。我和你不一样,你是明明是凶兽,却特别可爱。我是明明不凶,没办法装凶的。哎,这么一说,你有没有觉得咱俩特别般配?”

    余莹莹算是彻底服了他了,仿佛从上次表白开始,他就越来越外放了,尤其是最近,更是完全放飞自我了。

    余莹莹只能回他,“装吧你。”

    扭头去摆盘了。

    这会儿,华暖阳才好意思出来——她都换好衣服好久了,结果发现余莹莹和贺星楼两个人不停地说着悄悄话,她就没好意思打扰他俩。

    等着她去厨房,顺便还碰上了张妈,张妈喜滋滋的,“哎呀,他俩可真好,我都没好意思在厨房出来。”

    华暖阳就觉得,自己家八成很快要有喜事了。

    贺星楼说到做到,很快就把那位周利生的底细查出来了,经贸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家境一般,父母都是小城市的普通工人,自己则从小聪明,大学期间就尝试创业并且成功,毕业后也没工作,而是一直单干。这些年做过不少行业,开了不少公司,也有不少投资,是位隐形富豪。

    的确如他所说,这家外贸公司都是多年前留下的老客户,不怎么需要维护,只要找个人做好内勤工作就好了,他都不怎么过去。

    余莹莹就放了心。

    然后看华暖阳每天打扮的漂漂亮亮,高高兴兴的去上班,再每天高高兴兴的回来,顺便每天晚上拿着一堆办公软件来问自己。

    余莹莹教了两天,发现全都还给末世了,直接就拒绝了,让华暖阳找别人研究去了。

    倒是贺星楼,往这边跑的特别勤快,听说她让萨茵茵去联系百晓梦老爷子的时候,还自己动用了关系,去帮她做这事儿,只是可惜的是,百晓梦老爷子岁数已经很大了,并不愿意跟她聊这些,余莹莹虽然挺遗憾的,但也不能强求,只能搜索了不少百晓梦原先发表的文章,来研究一下。

    他们日子过得好,余中巍却不一样。

    他从亲子鉴定中心出来回到家,其实想的挺多的,他倒是对孩子是谁的没怀疑,他又不是傻子,他知道唐艺文出轨是真的,但刚怀孕的唐艺文,干净纯净质朴,压根不可能有问题。

    他是想的是,怎么说服余新城,留下这两个孩子。

    他和张沛已经聊过了,二审他们并不能够提出什么新证据,更不能有什么特别有利的新观点,又有人发话这事儿一定要公平公正,其实改判的希望不大。

    之所以上诉,不过是争取自由的时间,让他安排一下后面的事儿而已。

    唐艺文总觉得是自己的威胁让他动容了,其实余中巍也替这俩孩子想过的,他要是入狱了,余莹莹要是卷土重来,要知道,她可是老爷子一手带大的,等他出来,可能又恢复原样了,他不会愿意的。

    他之所以一直迟迟不做,只是生气觉得面子上过不去,觉得自己眼瞎而已。

    如果唐艺文按兵不动,他也就生个半个月的气,这事儿也得办了——他和唐艺文不愧是生活在一起二十年的人,唐艺文觉得做了亲子鉴定就是证明孩子是余家人,余家必须管。余中巍也是这意思,当然,也是让余新城放心的意思。

    这是一份拳拳父爱之心。

    毕竟,与余莹莹相比,这两个孩子完全是自己一手带大的,他看着他们出生,抱着他们喂奶,看着他们蹒跚学步,然后牵着手把他们送进校园,选学校辅导功课替他们赶走追求的男生女生,样样没落,当然上台领奖天才的爸爸他也是受之无愧。

    这怎么可能是余莹莹能比的呢?

    要知道,余莹莹被拐回来了,砸了别墅救出了华暖阳,他第一反应是这丫头疯了,让人赶快想办法把她压制住,最好也一起关起来,省的烦心。唐子明惹事进了警局他第一反应是找人,他落魄了唐了了指着他鼻子骂他废物,他也就生了两天气。

    不一样的。

    从情感上就不一样的。

    他只想拖拖,让自己发泄一下被骗的难过,结果他没想到,唐艺文就给他上了更让他吃惊的一课。

    他以前总觉得自己看人很清楚的,华暖阳表面懦弱实则自私,躲在老爷子后面拿足了好处,是个无比贪婪的人。唐艺文清高美丽善良,看起来风风火火,其实最单纯不过。

    结果打脸了。

    他从未想过华暖阳一分钱不要离开了余家,也从未想过唐艺文有这样无耻和不要脸的一幕,即便她出轨了。他那天真是惊呆了,气坏了,整个人都失去了自信。

    他的眼光真这么差吗?

    从亲子鉴定中心回来,他就一直在想这件事,在回忆,当年的唐艺文是什么样的,然后找不到结论。

    过了两天,亲子鉴定的结果就出来了,直接寄到了家里。

    余中巍收到的时候,因为觉得不可能不是他的,所以也就没在意,直接在楼底下客厅里就撕开了,然后随意的拿出了里面的那张纸,扫了一眼。

    第一张是唐了了的,上面一堆的他和唐了了的基本信息,他大体扫了一眼,就接着往下看,然后就看到鉴定意见那个部分写着,“待测父系样本无法排除是待测子女样本亲生父系的可能……生物学关系成立的可能性为99.9999%。”

    这不就是说是亲生父女吗?

    余中巍也没什么惊喜的,这本来就是应该的。

    他拿着快递干脆往三楼边走边看——余新城就在书房里,他想把这个给余新城看了,然后提出将这两个孩子认回余家,让他们彻底和唐艺文这个不光彩的女人分开,理由都想好了,“自己就要坐牢去了,这两孩子让唐艺文带着肯定不学好,不如让老爷子管教。”

    结果走到二楼,他把唐了了的那份放进去了,又从里面抽出了唐子明的那份,因为已经知道格式了,他连第一页都没看,直接扫的鉴定意见。

    第一眼看过去,只瞧见了个0.0001%。

    他还愣了一下,怎么和唐了了的不一样,可当他站定了,再仔细看的时候,才发现前面的那句是“不支持待测父系样本是待测子女样本的生物学父亲”。

    余中巍只觉得脑袋里轰的一声,炸了!

    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跳仿佛突然加速了,然后整个人耳朵里嗡嗡嗡的,不知道哪里来的超级大的噪音,让他除此之外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

    同时,他的手还颤抖了起来,连纸都拿不稳了,他不停地找着平衡,终于才翻到了第一页,他想肯定是错了,怎么可能不是呢?那是双胞胎啊,他亲眼见证的,怎么可能一个是一个不是呢?

    这个一定是拿成了别人的鉴定报告了。

    可当他颤抖着翻开了第一页的时候,发现上面写的名字,真的是余中巍和唐子明。

    他只觉得腿一下子就软了,他连站都站不稳,整个人一下子摔到在了楼梯上,他仿佛失去了保护的本能,就这么直接从二楼的楼梯上骨碌碌的滚了下来,最后砸在了一楼的地面上。

    张叔从外面进来,一眼就看见了,连忙跑过来扶他,“中巍,”他叫,“你怎么了?”

    余中巍脑袋都被摔破了,却摆着手说,“没事,不行,他们给错了,我要去问问,这是怎么干活的?我要去问问。”

    他说着就往外走,然后又想起什么,扭头去摸张叔的口袋,“把车钥匙给我,我开车去。”

    这个样子,张叔怎么可能让他开车,他直接说,“我送你吧,不好停车的。”

    余中巍仿佛已经六神无主了,张叔说送,他也没拒绝,扭头就往外走,张叔连忙跟着往外走,追上了他,扶着因为脚扭了一瘸一拐的他去了车上,然后才问余中巍,“咱们去哪儿?”

    余中巍紧紧地捏着手里的鉴定证书,声音里都是催促,“去亲子鉴定中心。快点去!我要砸了他们的招牌!他们太过分了。”

    张叔多见多识广啊,一看这样,就猜到了了怎么回事。

    他一边开车往鉴定中心开去,一边趁着红灯的时候,就给家庭医生和家里的保镖直接发了定位,让他们立刻赶到。

    这会儿并不是很拥堵的时间段,不一时,张叔就到了。

    一到那里,余中巍连车停都等不了了,直接开车门就跳了下去,吓得张叔急踩了刹车,他也不敢耽误,连忙找地儿把车一停,就跟了上去。

    进到大厅的时候,余中巍已经闹开了,“找你们负责人来,我倒要看看,你们是什么工作态度,给我发这种鉴定报告?!你们要是这么干活,那就干脆别干了!”

    他头上是干涸的红色伤口,眼珠子赤红,看起来就跟犯病似的。

    保安几乎立刻冲了过来,想把压下来,可余中巍这会儿却有劲儿了,“你们干什么?工作不行还要打人吗?还要封口吗?我告诉你,我你们还真惹不了,你要敢动我,信不信我的律师找你?!”

    张叔总不能让他这么闹,他还怕余中巍忍不住吼出他是余家的人呢?那就丢脸丢大了!

    要知道,上次重婚罪的案子,是封闭审理的,除了家人没有任何人在场,所以唐艺文出轨的事儿,也就自家人知道。

    丢脸丢在自家里。

    但如果这事儿吼出去了,那不就是外人都知道了?

    唐了了和唐子明是余中巍的私生子女这事儿,早就被扒光了。

    他直接上前拉住了余中巍,冲着保安解释,“鉴定结果有点不太合心意,他有点失控,我们想找你们可以解释的人聊聊。”

    张叔西装革履,一看就知道身份不低,保安也就没计较,打了几个电话后,很快就把他们领到了一间小屋子里,不一时就有个穿着白大褂的看起来四十来岁的男士过来了,自我介绍了一下,“我是这里的主任,姓赵,你们有什么事可以说一下。”

    余中巍啪的一声就把一直紧紧攥着的两份报告拍在了桌子上,“这是你们的报告,我是一双双胞胎,怀孕十个月我都在,出生的时候我进的产房,自己抱出来的,不可能抱错了被人换了。你告诉我,他俩一个是我的,一个不是我的,你们疯了吗?你们自己出结果的时候不知道看看吗?你们就是这么干活的?我靠!”

    比起余中巍的激动,赵主任倒是不慌不忙,拿起来看了看就说,“这的确是我们出的,还是我签的字,这个结果我们可以保证真实。”

    余中巍立刻就站起来,“你放屁的真实,你他妈没听懂吗?双胞胎,他怎么可能一个是一个不是?你眼瞎啊。”

    他骂的这么难听,赵主任偏偏一点也不生气,口气平淡的很,问了句,“您能确定,一个月经周期内只有您和您的太太发生过性/行为吗?”

    余中巍第一反应就是被冒犯了,“你什么意思?”他伸手就去抓赵医生的领口,结果让张叔给挡住了。“你别激动。”

    余中巍更生气了,指着张叔鼻子骂,“你是不是看我爸不喜欢我,就连你也敢胳膊肘外拐?!张大海我告诉你,别把自己当根葱,你就是个管家!”

    张叔也不怒,只是劝他,“你还是听专业人士解释,解释完了再说。”

    余中巍扭头就说,“他就是放屁,怎么可能……”

    他的话没说完,赵主任就说,“这个专业名词叫做异期复孕,就是指一个人已经怀孕了,但第二个月还在排卵并进行了性行为,第二次排出的卵恰好受精。这种现象并不多见,但是也有。您可以回想一下,两个孩子是不是大小差的挺多的。”

    余中巍一下子就愣住了,的确唐子明从肚子里就大,他们那会儿总说他能吃,挤占了妹妹的营养。

    赵主任说完就打开了手机给他找词条解释,放在了余中巍面前,余中巍眼珠子转转,盯住了那个手机,许久才问,“也就是说,唐子明真的不是我的孩子?我给别人养了二十年的孩子?我戴着绿帽子养着被人的儿子还傻逼一样高兴了二十年?”

    他盯着张叔,一脸的不敢置信,一脸的绝望,最终就一句话,“张叔,你说我是不是个傻逼啊。我给别人养了孩子,我头顶绿了这么多年,我还以为自己他妈的是爱情!”

    张叔怎么回答,只能劝,“这不怪你,是你被骗了。”

    可余中巍压根没听进去,因为说完那句话以后,他眼睛一闭,就像是没了骨头一样,直接倒了地!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0-07-1319:39:26~2020-07-1419:05: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梔香烏龍茶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紫丁香10瓶;小鱼晒太阳2瓶;煜?尼、荼子媣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网址m..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