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手机在线阅读

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首富千金踹掉了民国大佬 > 第70章 第 70 章
    那边陆婉绮终于穿上了自己的衣服, 面色憔悴地走出了303房间。

    而陆鹏岩听陆平淮派去通知的人说了事情, 此时也不得不舍下了那部分要送走的宾客,很是焦急地赶了过来。

    他的脸色并不比陆平淮好, 而且......他的身后还跟着陆婉绮的未婚夫席裕。

    看到陆婉绮虽刚换过身衣服, 但仍头发散乱的模样之后, 席裕欲言又止, 神色复杂地避开了陆婉绮的目光。

    陆婉绮见状, 苦涩自嘲地一笑, 一抹晶莹蓄在绯红的眼眶中:“席二少爷, 此番婉绮被人设局陷害, 是我的命不好......事已至此,我也不愿再连累席二少爷。现在当着父亲的面, 你我二人的婚约, 就次取消吧。”

    她很清楚,经过了这件事,即便席裕还想要娶她, 席世涛也不可能再答应。

    与其日后被席家主动退婚, 再惹人议论, 不如趁现在“为席裕着想”先行下了台阶,在众人眼中还能博上些怜惜。

    在陆婉绮换好了衣服出来后, 303房间的门又就被打了开来, 席裕来到时, 也已经看到了躺在床上为着寸缕的袁方仁。

    这会儿听到陆婉绮的话, 他并没有像往常一样, 表现出一副对陆婉绮情根深种的样子,只是扶着鼻梁上的黑色眼眶低下头,对她说了句——

    “陆小姐,还望你早日振作。”

    这意思,便是同意和陆婉绮取消婚约了。

    陆婉绮有片刻的失神,似乎是没有料到席裕竟会如此直截了当地接受她的提议。

    虽然看不上席裕,但这段时间席裕处处讨好与她,又为了自己屡次三番和席司令争取,一直表现出深情的模样。

    陆婉绮也是有女子的虚荣心的,她原以为席裕至少会再推说两句并不在意的话,细心安慰她。却没想到,席裕会这么轻松的应承下来。

    一时间,陆婉绮说不清自己是个什么滋味,只能故作坚强地对着他点了点头。

    “既然陆小姐在这,那姚小姐又到哪里去了?”

    有了陆婉绮那番“祸水东引”的话在前,此时终于有人疑心到了姚薇薇的身上。

    “对啊,咱们刚刚不都是跟着赵小姐来找姚小姐的?现在这姚小姐不见踪影,又是怎么一回事?”

    “难不成......”

    最后说话的那人,看看一脸倔强,身子却有些摇摇欲坠的陆婉绮,叹息着止住了话。

    这下,不少人都已经将陆婉绮“受害”一事,联想到了姚薇薇的身上。

    陆鹏岩听到众人焉语不详的话后,才终于将自己的视线转向了自己那败坏了家誉毫不检点的女儿,并和陆婉绮交流了眼神。

    然后,他的神色不易察觉地放松了一些,显然是已经明白了陆婉绮想要做什么。

    他和陆平淮觉得今日之事是陆家的灭顶之灾,并不是因为陆婉绮身为陆家小姐失了清白,而是因为陆婉绮和袁方仁的死扯上了关系。

    只要女儿能将袁方仁的死撇清,陆家的处境就不会那么得棘手了。

    陆婉绮以手捂面,低头勾了勾嘴角道:“诸位,虽说在没有证据之前,我并不愿意怀疑任何一个人。但是姚小姐这会儿消失,又是这个过程中唯一接触过那服务生的人......婉绮的确也希望能和姚小姐当面对质。”

    任谁看了,都会觉得陆婉绮受了天大的委屈,遭受了一场无妄之灾。

    她的话音刚落,旁边302房间的门突然被人打开,姚薇薇穿着一身剪裁精致的暗红礼裙走了出来。

    她神态很是轻松,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到陆婉绮面前,含笑问到:“陆小姐,你不是想跟我当面对质吗?好啊,我同意。”

    捂着脸的陆婉绮听到声音,愣怔地放下双手抬起头来。明显是没有想到,姚薇薇之前就待在隔壁房间里。

    看到姚薇薇那不以为意的笑容,想到刚刚自己被人指点的屈辱场面,陆婉绮险些稳不住自己的情绪,想要上去将眼前的这副嘴脸撕烂。

    姚薇薇这个贱人!刚刚竟然就待在隔壁听自己的笑话!

    一想到这,陆婉绮都快要发疯了。

    从姚薇薇第一次出现在她的眼前,陆婉绮就觉得这个女人会是自己的威胁。可是她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姚薇薇一步步逼迫至此!

    对方并不知道袁方仁的身份,而这一回,自己定要让姚薇薇永世不能翻身。

    “没错,姚小姐,我是有不少问题想要问你。你能否先解释一下,自己为何会在隔壁房间出现?”陆婉绮表情隐忍地看向她。

    “哦?陆小姐这都不知道吗?是刚刚那个服务生带我过来的啊。”

    姚薇薇看着对方挑了挑眉,脸上未见一丝慌乱,条理清晰地说着话。

    “先前我的衣服被赵小姐弄脏,那服务生便将我带到了这里。我这人素来有些洁癖,受不了身上的酒味,便顺便清洗了一番,又在此休憩了片刻。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陆婉绮被姚薇薇反问,皱了皱眉。她有些疑惑,姚薇薇为什么能将事情说得如此理直气壮。

    可一想到姚薇薇方才就在隔壁房间,陆婉绮瞬间明白了过来。许是她已经将事情听了个完全,所以提前做了好一番的心理准备。

    陆婉绮压下了那股疑惑继续道:“自然是有问题的,带姚小姐过来的那名服务生,回去后便给我下了药。难道说,这只是巧合吗?”

    谁知姚薇薇却故作讶异:“天呐,难道不是巧合吗?既然陆小姐对那服务生有怀疑,为何不赶紧将人带过来问一问?”

    那名被陆婉绮买通的服务生,之前是被张继设法支走了。但从头到尾,姚薇薇都没有如陆婉绮所想的买通过对方,自然也不怕陆婉绮将人领上来。

    陆婉绮被姚薇薇装出来的讶异模样气得不行,她忍着道:“人自然是要带的,我同那服务生无冤无仇,若是此事同姚小姐有关系......”

    “等等,陆小姐张口闭口都在暗示大家,你被害同我有关,我倒是要问问,若是此事与我无关,陆小姐又待如何?”

    姚薇薇冷声打断了陆婉绮的话,面色不虞。

    陆婉绮怔了一下,只是这回却不是因为疑惑,而是因为姚薇薇那过于嚣张的语气。

    难道姚薇薇就如此笃定,自己会和赵雨晴一样愚蠢,连让一个服务生露出马脚的办法都没有吗?

    还是说,姚薇薇觉得她背后有席辰,所以就算自己能证明,也奈何不了她?

    陆婉绮在心里嘲讽着姚薇薇的自作聪明,同时觉得......对方很快就要为此付出代价了。

    “若是与姚小姐无关,婉绮自然会同姚小姐致歉。”

    陆婉绮说这话时的模样,是丝毫不惧。

    姚薇薇勾了勾唇,眼神很有深意:“致歉?好啊,陆小姐等会儿可别忘了自己现在的话。”

    只是等对质过后,她可不会轻飘飘地放过陆婉绮。这人三番五次想要加害于她,姚薇薇的手,已经痒了很久了。

    【本文首发晋江文学城请支持正版盗版可耻】

    ......................................................

    被陆婉绮收买的那名服务生小郑,很快便被人带了上来。

    小郑此时,尚不知先前发生了什么。

    他收了陆婉绮的钱,却又临时闹了肚子,只能不情不愿地分了一部分钱给同事,委托对方去帮自己的忙。

    而那个所谓的同事,亦是张继假扮的。

    “我问你,刚刚将我带至303房间的人,是不是你?”陆婉绮开口问到。

    小郑有一瞬的茫然,但很快就应承到:“是......是我。”

    这话不是作假,因为刚刚引陆婉绮过来303房间的,确实就是小郑。

    陆婉绮虽然提前买通了小郑,但是却没有安排指定的房间,只是吩咐小郑将姚薇薇引到一间客房,再将那房间号告知袁方仁,并把房间钥匙给他。

    张继“替代”小郑的,只是将姚薇薇带到302房间,又将303房间的钥匙给了袁方仁。

    回去后,张继又以“同事”的身份告诉小郑,他已经将事情办妥,然后看似无意地同小郑说现在三楼的空闲客房只剩下了303。

    所以,后面小李才会将陆婉绮带来了303房间休息。

    不仅如此,张继知道小郑是个贪财的,还“贴心”地把小郑给他的钱还了一部分回去。

    他说陆小姐没认清人,本就把他当成了小郑,这笔钱他也只拿一半吧。

    而小郑原本还骗张继说,那就是陆婉绮给的全部的钱。见张继又把钱还了一大半回去,难得萌生出了一丝不好意思。只是因为太贪财,所以小郑仍然把那钱收下了。

    有这么一个插曲,这会儿小郑也不愿把张继扮的那个“同事”再说出来了。

    见小郑直接承认了带自己来303房间的是他,可神色却有些不自然,陆婉绮越发认为他这是中途被姚薇薇买通,害了自己后表现出的心虚。

    没想到这人心理如此薄弱,倒是对她十分有利。

    她在心里笑了笑,继续问道:“那先前给我端去酒水吃食的人,又是不是你?”

    “是我。”小郑继续回答。

    “既然如此,你为何要在端去的酒中给我下药?让我神智不清?”陆婉绮的声音里已经带上了哭腔。

    虽然小郑下的药并不算让她彻底失去神智,但终究是让她意乱情迷了,这一点,陆婉绮十分确定。

    只是303房间里没有丝毫挣扎过的痕迹,她不能让众人知道,自己其实仍有反抗的能力,却不知怎的对袁方仁半推半就了。

    所以才会故意模糊了关于药效的话,让人以为她是彻底昏迷了过去。

    而小郑听到陆婉绮的控诉,连忙抬起了头,着急地否认到:“陆小姐,明明是你喝多了酒,怎么能诬陷我给你下药呢?”

    许是怕周围的人不相信,小郑又继续补充道——

    “那酒是我端去的没错,可陆小姐你那会儿心情十分开心,足足喝了一整瓶的红酒,醉了也是正常的啊。”

    “而且,当时也分明是你说,让我扶你找个房间休息的。虽然说自己头有些晕,可你是能自己走路的。这一点,从一楼包厢到三楼的路上,我也曾看到过两三名同事......能证明你那时分明是醉了酒!”小郑最后的这句话虽有迟疑,但仍然很有力道。

    陆婉绮言语模糊地暗示众人她失去了意识,反倒给了小郑自证清白的理由。

    至于路上看到的那两三名同事,其实是在躲懒的。因为怕连累人,小郑原本不想将人供出来,但眼下被诬陷下药,他自然是不得不说。

    那其中一人是他的同乡,和他十分要好。小郑知道,对方哪怕被扣一次工钱,也会帮他作证的。

    酒自然是扮作“同事”的张继递给小郑的,但小郑并没有去怀疑张继。因为陆婉绮当时的状态,的确是更像醉酒。

    听到小郑的话,陆婉绮一时不知该如何反驳。

    将下药的事问出,是因为她以为对方的心理防线已经被瓦解。可是她没料到,接下来小郑居然会没有半点心虚。

    怎么回事?以陆婉绮的判断,小郑明显不是一个会经得起自己审讯的。

    这人明明被姚薇薇收买了,也明明给自己下了药,为何却回答地这么理所当然,看不出一点不对劲?

    而且......他说什么,扶自己上楼时,中途竟还有其他人看到?

    陆婉绮对此没有一点印象,因为她那时一直在欣喜着,觉得姚薇薇终于被她送上了袁方仁的床,成为了一个破鞋。

    见陆婉绮失了神,姚薇薇笑着出口帮腔:“陆小姐,既然是你自己喝醉了酒,却要污蔑一个服务生,这可不好吧?”

    “你胡说!是你,分明是你收买了他!”陆婉绮立刻反驳到。

    姚薇薇轻笑一声:“陆婉绮,说话可是要讲证据的。大家都看着,这已经是你不知第几次无凭无据地抹黑我了。怎么?你是觉得,我奈何不了你?”

    她说完,话音一转,又道——

    “哦,刚刚陆小姐是不是说,如果找了服务生对质后,仍证明不了是我,就要同我道歉?依我看,这歉倒是不必道了。”

    说完,姚薇薇就高高扬起了手臂,随后啪地一声,用尽力气给了陆婉绮一个响亮的耳光。

    陆婉绮丝毫没有准备,又一直故作柔弱地靠在赵雨晴的身上,这会儿直接被姚薇薇给扇到了地上。

    “果然,还是打回来比较舒服。”

    姚薇薇看着倒在地上的陆婉绮,笑着搓了搓自己的手。,,网址m..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