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手机在线阅读

    “他们人太多了,得多准备点药粉,什么功能都安排上,这样场面就会比较混乱,到时候也好逃跑。”

    沈林溪对着眼前的炼丹炉冥思苦想,在这种生死危机之时,会让他的思维变得越发活跃。

    “不过考虑到有一些魔修的实力特别强劲,这种大范围的药粉可能对他们不起作用,应该安排专门针对他们的丹药。”

    如果是过去,他定不会有这样的想法,因为实力不够。但现在,短时间内他就可以飞快把针对修为高的魔修的丹药给炼制出来了。

    “干脆就炼制点什么情蛊啊之类的,不错!这么狗血,说不定这些魔修之后还会感谢我让他们经历了什么刻骨铭心的爱情。还有其他的丹药也都来点。”

    沈林溪激动之下,当即开始炼制药粉,往日里至少需要半个时辰的药粉,如今不过一炷□□夫就炼制完成,还在特殊手法下达成了各种不同的功效,分量也很足。

    随后就是针对修为高的修士的丹药了。沈林溪深吸一口气,同时控制数株灵草,以极快速度用灵力炼化,然后将他们一同炼制起来。往日里被人唾弃的五灵根,在炼制丹药之时,却能发挥出极大的效果,让沈林溪能同时炼制十数枚不同药效的丹药!

    这个过程要是被其他丹修看到,一定会震惊的眼珠子都掉出来。就算是现在的炼丹大师,也完全做不到沈林溪这般一心多用,甚至看起来还有些悠闲。

    要是这画面流传出去,沈林溪必定成为被各大门派哄抢之人,甚至各种势力都会不择手段想将他招揽到自己手中……毕竟所有人都知道,拥有了一个炼丹大师,就等于拥有了巨额财富!

    但沈林溪毕竟是第一次用这么骚的操作,炼制到一半之时,几枚丹药凝固的过程有些不稳,若是这样下去很快就会崩溃。

    “糟糕!”沈林溪心中暗道不妙,这丹药崩溃了倒不算什么,就是损失一些药草罢了,他现在身上有大把药草。但炸丹的过程动静很大,肯定会暴露他的位置!

    当即沈林溪脑海中闪过种种自己从传承之中得到的知识,为了避免这几枚丹药炸了,赶紧将不少珍贵的灵草材料加入其中,最后累得浑身几乎都要虚脱,才将所有丹药稳固下来,成功炼制完成。

    “太危险了。”沈林溪擦了擦额上汗水,心中还有后怕之感,“多亏我炼丹技术惊人,人又聪明,找到机会补救,不然的话现在肯定已经凉了!”

    沈林溪将几枚丹药收起,低头一看,原本这些应该都只是普通中阶丹药,但之前那险些炸开的几枚,却因为之后增加进去的材料,而提升了不少品质,还散发出沁人心脾的丹香,一闻就知道品阶不凡,特别是那颗他炼制的情蛊药效的丹药,看上去就像是能在拍卖会现场卖出天价的样子。

    “不行,这丹药用在那些魔修身上完全是浪费了!我得再炼制一些比较劣质的给他们。”

    沈林溪当即又开始炼制,当然这次他吸收了之前的教训,一次只炼制了十枚罢了。但这成就放到外界,也属于那种能惊掉一批人下巴的那种。

    “我会让这些魔修知道,追杀我到底会是什么结局!”

    沈林溪在这边又炼制了大量丹药,感觉差不多了,便意气风发的从自己藏身之处离开,同时使用自己之前那个绑定法宝的功能,直接将血色短剑呼唤过来。

    几息时间过去,沈林溪眼前没出现任何东西。

    沈林溪:“?”

    沈林溪:“系统,怎么回事,你这个功能出现问题了吗?你这样我可要投诉了啊。”

    【不可能,没这种事情,我们商城向来童叟无欺!宿主再等等就行了。】

    下一瞬,果然自虚空之中,陡然浮现出一把血色长剑来,光华万丈!充满着法宝的威风,甚至比沈林溪之前丢下的时候更加耀眼!

    沈林溪总觉得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他一直不是会想那么多的人,“反正法宝回到我手里就行了!”

    -----

    一段时间前,魔尊那边,气氛异常凝重。

    魔尊此时摆脱了封印,自然是展现出自己原本的妖异俊美的青年模样来。他看着自己心爱的本命法宝,有种失而复得的欣慰之感,魔气涌入其中,这血色长剑整个都变得更加威风起来,一看就与魔尊的身份十分相称。

    但魔尊一想到这法宝曾经在沈林溪身上待了那么久,就忍不住心中怒意。甚至这法宝还是他自己送给对方的,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他当然可以轻易抹去法宝上沈林溪的痕迹,但考虑到对方此时不在此处,说不定之后还要靠着法宝来抓人,就没有轻举妄动。

    原本魔尊以为一传送过来就能狠狠报复沈林溪,没想到只能看到这法宝,竟然找不到沈林溪的丝毫痕迹!只能看到这遍地的魔修路人,让他更是极为不满,一定要逼问出沈林溪的消息来。

    众人顶着魔尊阴冷的视线,绞尽脑汁,却也想不到什么沈铁牛到底是谁……这么土的名字根本就没在名单上见过啊!

    虽然都姓沈,但所有人一时间也无法将这个名字和沈林溪联系起来。毕竟沈林溪即使形象在众人心里很是丧心病狂,可长得那真是无害又可怜的,和这个名字完全画风不符。

    只有一人额上冷汗淌下,冒着性命不保的风险,忍不住开口道:“魔尊大人,请问您可有那人画像?”

    魔尊闻言皱眉,随后一挥长袖,当即沈林溪之前的模样,就直接映在一面陡然浮现出的水镜之上。

    众人看着那画像都陷入沉默,一人失口道:“这不就是那沈林溪吗?”

    魔尊脸色当即铁青起来,他一想就知道了……那沈林溪居然用假名欺骗自己!所以说那次在洞窟里,从一开始沈林溪做的事情就全是算计!这人的演技真是好得很……

    在魔尊滔天怒意之下,其修为扩散开来,离得近的魔修甚至当场喷出一口鲜血昏死过去。吓得其他人更是战战兢兢,没想到魔尊居然为了这沈林溪如此大发雷霆!难道他们真的是招惹了魔尊的娇妻吗……

    当即有思维活跃之人,马上就跪地认错,“魔尊大人,我们不该欺辱您的道侣,请您责罚……小人甘愿做牛做马来弥补!”

    其他人见状也纷纷效仿,还有人头脑灵活的开始赞美起魔尊和沈林溪伉俪情深之类的,还有人说魔尊眼光如此好挑选了个这么心狠手辣的对象……

    魔尊:“?”

    他当然不会用普通询问的方法,直接抓起旁边一昏死过去的魔修,就搜魂起来,当即将对方这段时间的记忆看到了个七七八八,魔尊的脸色,那是一下子黑一下子红一下子白的,最后已经阴沉到几乎要滴出水了。

    等到搜魂结束,这魔修差不多也是半死不活了。其他人纷纷心中庆幸倒霉的不是自己,但看着魔尊的脸色,都很怕下一个死的是自己。

    “沈,林,溪!!你居然敢!!”魔尊感觉自己对沈林溪的恨意已经登峰造极了,他有生以来从未对一个人有着如此深的感情过。

    这沈林溪无耻套路他,骗走了他的法宝和储物袋丹药也就算了,在这小世界内,居然还以他的道侣自居!!这到底是要多无耻的人才做得出来!他的一世清白都毁于一旦了!

    至于里面牵扯到的沈林溪炼制的丹药什么的,魔尊根本没在意,一个筑基修士炼制的丹药怎么可能对自己起得了用处,这简直开玩笑。而荆天青与沈林溪还有那秘宝,魔尊也是看到了,但他根本无所谓。比起什么兄长大计,还是他自己这边的事情更为重要。

    魔尊一想到日后别人居然还要将自己和沈林溪捆绑在一起,认为沈林溪是自己的道侣,就已经气得几乎内伤,险些直接吐血。

    “我一定要抓住你!狠狠折磨,让你不得好死!!”

    听着魔尊的怒吼,众人都傻了,什么……原来沈林溪和魔尊居然没有一腿!甚至还很有仇!

    刚刚那几个赞美沈林溪和魔尊的感情的人现在恨不得装死,他们痛恨自己的思维为何如此灵活。好在魔尊气得几乎要失去理智了,要不然他们这几个人怕是当场暴毙。

    其他魔修心中当即松了口气,又是痛骂沈林溪作为一个人修居然无耻至此,又是马上和魔尊毛遂自荐,纷纷开口表示自己对沈林溪的痛恨,恨不得手刃对方之类的。又能报复沈林溪又能够刷到魔尊的好感,这是多好的一件差事。

    魔尊看向自己手中法宝,眼中满是杀意,“我就要用这法宝来看看沈林溪到底藏身何处。”

    却在这时,他手中血色长剑忽然一颤,一股诡异的力量裹着这长剑,好似就要被直接传送走一样。

    魔尊脸色难看的直接将那力量抹去,冷冷开口,“居然还有人敢挑战我的威严?还是说……这又是那沈林溪?都已经如此了,难道还没有放弃?这根本是自寻死路。”

    但下一瞬,一股更诡异的力量直接涌现,这次连魔尊的力量都派不上用处,竟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本命法宝在手中消失了踪影,就像是被传送到了其他地方……

    “沈林溪!!!”

    -----

    沈林溪完全不知道魔尊的事情,要是知道,他肯定说什么也不要这魔尊的本命法宝了。

    “趁着其他人还没发现我的位置,先跑吧。这回应该能快点找到荆天青了吧……还是有大腿抱的生活比较稳妥。”

    这么想着,沈林溪才御剑没多久,就又遇到了数个魔修。

    这些魔修还很是面熟一看就是之前围剿过的,此时他们看着沈林溪,神情又是解气又是激动,“找到了!找到他了!快通知过去……”

    “卧槽,这里到底有多少魔修啊。”

    沈林溪毫不犹豫的转换方向,结果又在其他地方也纷纷遇到其他魔修,很快就又如之前一样,不幸被这些魔修围堵住。

    这些魔修都没动手,就好像在等什么人一样,但他们看沈林溪的眼神那绝对是宛如看一个死人了。

    沈林溪看着他们的视线就感觉很是不妙,当即取出自己之前炼制的药粉,想快点突围出去。

    其他人本欲闪躲,又想起上次沈林溪的虚张声势,也就没那么在意……结果被药粉撒到身上之后……

    原本还一脸杀意的魔修,忽然就抱住身旁一个魔修,激动无比的要亲吻对方。还有一个凶神恶煞的壮硕魔修,当场就脱下自己的衣服开始跳舞……顿时被药粉波及之处,这些魔修宛如中了邪一样,做出种种诡异之事。

    最可怕的是,这些魔修里还大部分都是金丹期修为的!

    后面那些魔修的身形都顿住了,看着沈林溪的眼神已经充满着惊恐,即使他们想要马上上前抓住沈林溪,看着旁边同伴的惨状也不敢轻举妄动。

    “这沈林溪到底怎么回事!之前他的丹药不是还只能对金丹期之下修士起效吗?只不过数日没见,居然已经都可以对金丹修士有用处了!”

    “该死,这沈林溪进步的速度太快了,这样的家伙绝对不能留!”

    “不过这样的人,要是真的能成为我们这边的就好了……”也是有不少人起了这样的想法,毕竟要是沈林溪这么可怕又有才华之人是他们的人,这行事该方便多少啊。

    想想若是在什么魔修与人修的战场之上,沈林溪用上了他的药粉,这到底会是怎么样的地狱景象啊。连这些平时就作恶多端的魔修心中都忍不住颤抖。

    就在这些人都不敢上前,眼看着沈林溪就要逃脱出去的时候。

    一道血色身影,陡然出现在他面前,直接封住沈林溪的去路。那强大的气势压迫之下,沈林溪感觉自己像是浑身修为被封印住一般,身体都僵硬住动弹不得,甚至感觉自己脚下的血色长剑也隐隐透出几分激动,好似见到了自己什么关系很亲密的人似的。

    沈林溪:“?”等等,这种不妙的感觉。

    他整个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当沈林溪战战兢兢的抬头,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个容貌妖异俊美很是熟悉、眼神却异常冰冷的红衣青年,对方周身煞气,更是让沈林溪感觉到潜意识里疯狂传来危险的预警,仿佛只要对方一念之间,他就会直接死无全尸。

    “不、不会吧,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不管怎么看,这好像、好像都是魔尊啊……可是在原文里魔尊都是在下一个地图才出现的啊!按理来说现在应该还在流仙门被封印着呢,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一定是他在做梦吧,对,或者是自己也中了什么药粉看到了幻觉,不可能会有其他解释了。

    更在此时,系统的声音陡然响起,直接击碎了沈林溪的幻想,提醒他残忍的事实。

    【检测到修为更高之人,当前攻略对象更换为,邵霁云。攻略对象当前好感度为-99,为系统所能检测到的最低好感度。在此好感度下完成周常任务仅有平时百分之十的奖励。】

    邵霁云,正是魔尊的真名,在原文中仅仅出现了一次,就是他得知自己对顾若光的心意,终于将自己的名字告知对方那一刻……当然现在在魔尊心里,都不知道顾若光是谁。

    沈林溪:“……”

    现在已经不是什么奖励低的问题了。是他还能不能活到下一个时辰的问题!

    作者有话要说:魔尊终于有名字了(……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der~、hinanaimaga、慕焕、云山雾罩、火锅部发言人;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亡魂68瓶;我就是总悟的眼罩!、番茄罐头炖青梅20瓶;jvfidj10瓶;于是肥啾发出了啾啾声6瓶;胡11、以是拂无、胖黄@、星月夜5瓶;烛秋散暮4瓶;白木琴九、吃一块蛋糕2瓶;蓝莓猫meow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网址m..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