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手机在线阅读

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朕不行,朕不可 > 第四十三章
    他这也太不好意思了。

    做皇帝也是要面子的啊!

    康绛雪备受煎熬,反复斟酌之后,终于暂停了对盛灵玉的蹲点活动。

    他跟海棠知会一声,收获了小姑娘发自内心的喜悦,海棠很赞同道:“真不去了?那正好,陛下身子娇贵,最近天又越来越冷,奴婢其实可怕陛下着凉了,不出门好啊,两全其美了。”

    康绛雪没有听到想听的话,心里有些不得劲,情不自禁地嘟嘟囔囔:“……朕身体好着呢,跳江都没着凉,出门吹吹风还能有什么事。”

    海棠听出了小皇帝的不情愿,不由奇怪道:“那陛下到底是想出门还是不想出门?”

    康绛雪不说话,海棠便露出一脸无奈的神情,叹气道:“陛下的心思真的好难懂,男人的心可真复杂。”

    康绛雪被个十几岁的小丫头臊得脸上挂不住,又好气又好笑,最终只能戳戳海棠的鼻尖道:“就你话多,磨你的墨去!”

    不出门的日子,小皇帝照常留在书房里写书,海棠姑姑对此格外乐意配合,当下便给康绛雪备好了足够挥霍的纸张。

    康绛雪已经不是过去的康绛雪,他如今有了自己的书局,还专门私底下对姑娘家售卖,也算是有读者的人,最近《梦狐传》的热度正在飙升,正是趁热打铁的好时候。

    抱着写他个一天一夜的坚强心态,康绛雪一熬就是一整日,果真老老实实在正阳殿待满了一天,然而令人没想到的是,每次搞起黄色就思如泉涌川流不息的康绛雪竟然极为少见的卡文了。

    小皇帝举着笔来来回回写了好多遍,最后硬是一千字都没有留下。

    《梦狐传》连载到第三卷,继书生和武将之后,康绛雪本打算写个君子类型,可问题就出现这里,一旦他在脑中构思君子的形象,盛灵玉的脸就不停地往外冒。

    他之前内涵苻红浪的时候下笔何等流畅,偏偏一换成盛灵玉,他整个人都不行了,不仅完全不敢想,还抖着手不停反省以前追着看美人受开车段落的自己。

    他当初怎么能yy盛灵玉呢?

    他有罪!

    康绛雪煎熬许久,稿子没写出来,出神间倒是在纸上写下了‘盛灵玉’三个字,写完之后,小皇帝又忽然想到了什么,重新落笔,写了个‘玉郎’。

    自穿越之后,康绛雪根本没有机会唤这个以前最爱在评论区大声宣扬的称呼,因是在摸鱼,便干脆像重复练字一般写了起来。

    玉郎、玉郎。

    一字一字,无声无息。

    康绛雪不清楚自己写得时候都在想什么,但总归是心安多于其他,因为他写了不过几行,便直接趴在纸张上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小皇帝晕晕乎乎,对外界的一切都没了感觉,等他再听到平无奇的呼唤,书房里的灯已经将要燃尽,灯火渐息,周围的一切都显得影影绰绰看不分明。

    平无奇在书房门口小声道:“陛下,陛下,有人来了。”

    康绛雪浑身疲惫,眼睛睁开又闭上,实在提不起力气理睬,正打算继续睡过去,又听平无奇道:“是盛公子,陛下见还是不见?”

    盛公子……康绛雪一个激灵,徒然转醒,他急急无奈道:“你说盛灵玉!?盛灵玉来了!?”

    平无奇在门外小声应道:“是。”

    康绛雪实在没预料到盛灵玉会来找他,一时间难掩惊讶:“他来干什么?”

    平无奇道:“盛公子没说。”

    “他是不是出事了?”

    平无奇道:“奴才看着不像。”

    康绛雪的心这才安定下来,舒缓下来问道:“可有人看到?”

    是否有人看到,放在正阳宫里一般专指钱公公,平无奇心领神会,回答:“陛下放心,此刻是丑时,无人知晓,再者怕被其他人看到,奴才也没有把人领进来。”

    “没有进殿,那他人在哪里?”

    平无奇回道:“人在陛下眼皮子底下。”

    康绛雪很清楚这个说法,视线立刻转向书房的窗边,果真趁着最后的灯火在窗上看到了一道修长的人影。

    盛灵玉……

    就在这扇窗外。

    书房内此刻完全黑下来,平无奇问道:“陛下,可要掌灯?”

    康绛雪应道:“不必。”

    说完之后,康绛雪一阵寂静,他屏退平无奇,在黑暗之中自顾自做了三个深呼吸,这才移步窗边用十分缓慢地速度开了窗。

    窗外还是一片漆黑,今夜像是空中无月,什么都看不见,只有冷风灌进来,凉的厉害,吹得人不自觉缩起肩膀。

    康绛雪很冷,却又顾不上那份冷,他对着窗外的黑影定下心神,无比蛮横道:“你来干什么?”

    这话对于一个找上门来的人很是冷淡,甚至听起来还有几分嫌弃,可窗外人却似乎毫不在意,听见小皇帝的声音,盛灵玉径直问道:“陛下身体可好?是否身体有恙?”

    那声音属于盛灵玉,清朗动听,语气里夹着藏不住的关切和担忧,康绛雪被问得莫名其妙,随后慢半拍才反应过来:“你在说什么……你以为朕病了?”

    盛灵玉的声音为此短暂地停顿了一下,道:“陛下今日没有出现,所以微臣……”

    所以他来……

    就因为这个?

    如此深夜来,甚至冒着大不韪的风险,只是因为他今天没有照常现身?

    康绛雪一阵无声,一股强烈的感情充斥进他的心脏,让他差点就要发出怪异的响动。他忽然有些庆幸黑暗之中盛灵玉看不见他的脸,幸好如此,他才能勉强调整好自己的心情,继续装出往常不讲理的语气。

    康绛雪强硬道:“……朕为什么要去,朕难道和你说好了要见面?不去还不行了?”

    盛灵玉被堵得一怔,却没有生气,反而像是醒悟过来,语气一松道:“陛下说的是,只要陛下无恙就好。”

    康绛雪内心一阵微动,难以抑制有些被珍视的欢喜,但面上还是继续摆出冷漠之态,咄咄逼人道:“还有事吗?没事赶紧走吧,你当朕和你一样清闲?”

    盛灵玉没有出声,康绛雪作势便要关窗,窗子关到一半,盛灵玉忽然伸出拦在窗口,道:“陛下等一等。”

    康绛雪故意道:“干什么?看朕没病,就想给朕冻病?”

    盛灵玉没有在意小皇帝的尖酸刻薄,只是犹豫一阵,像是想了许久才开口:“还有两日就是陛下的生辰,微臣身份低微,生辰那日,想来轻易无法靠近陛下。”

    康绛雪道:“所以?”

    盛灵玉又不说话了,正当康绛雪有些不耐烦想要开口骂人的时候,小皇帝忽然感觉盛灵玉的手碰到了他的手,向他的手心里塞了个小东西。

    盛灵玉的声音带着歉意:“粗陋之物,无法和皇宫之中的奇珍异宝相比,希望陛下不要嫌弃,微臣无能,谨以此物贺陛下生辰之喜。”

    盛灵玉的手很暖,康绛雪只是被他碰到就觉得手心发烫,等握住了那一块类似玉石一样的小物件,更觉得不仅仅是一只手,他的整颗心似乎都要被盛灵玉烫到。

    盛灵玉竟然给他准备了生日礼物……

    即便是在现代,也没有人会为康绛雪做这些。

    康绛雪因为喜悦而不自觉勾起唇角,两只手不停地摸那块玉石,隐隐觉得形状像个小动物,小皇帝心里高兴地要死,嘴上还是哼哼唧唧道:“就这么个玩意,你也好意思送给朕,朕挂在鞋子上的装饰都比它大,你在哪儿买的,怕不是被人骗了吧。”

    盛灵玉一时无声,虽然看不见他的脸,康绛雪却知道盛灵玉微微侧了下头。

    盛灵玉答道:“……是微臣自己刻的。”

    亲手刻的,康绛雪越发忍不住开心道:“刻的什么?猫儿狗儿?”

    盛灵玉答道:“兔子,上次猎场上见陛下喜欢,还养在身边,所以自作主张。”

    康绛雪故意欺负人:“果然是自作主张,谁说朕喜欢兔子,朕喜欢狐狸!兔子傻乎乎的算什么。”

    盛灵玉的肩膀僵住了,有那么一瞬间看起来好像还有些失落,好几秒,盛灵玉才道:“那微臣回去重新刻吧。”

    盛灵玉的手伸过来,想要寻觅小皇帝的手将礼物收回,康绛雪赶紧躲开,不仅躲,还用力拍了下盛灵玉的手背,急道:“……朕又没说不要!”

    黑暗之中,盛灵玉忽然笑了,那笑声那般温柔,康绛雪面子上过不去,气道:“不许笑!”

    盛灵玉听话地停住,康绛雪骂骂咧咧好几句,这才消停了,可不管他嘴上什么样子,心里到底克制不住喜悦,忍了又忍,还是惦记着想立刻看看那块玉兔坠子。

    康绛雪问道:“带火折子了吗?”

    盛灵玉习惯随身携带这些生活用品,听了这话从怀里取出了一只,不用小皇帝说便自行打开。

    火光自黑暗之中跃出,一瞬间便点亮了周围。

    康绛雪借着光亮低头看他的礼物,越看越喜欢:那是一块青色玉坠,兔子形状刻得栩栩如生,可爱极了。

    康绛雪满心欢喜,很是忍耐才没有喜形于色,他开开心心观赏了好半天,直到看够了才抬头去看盛灵玉。

    两人在火光中视线相对,只一眼,康绛雪徒然僵住。

    他早已经无数次感叹于盛灵玉的美貌,可今日让他动容地却不是盛灵玉的容貌,而是盛灵玉看他的目光。

    ……盛灵玉为什么要这样看着他?

    温柔,深沉,惊讶,痴症。

    什么都有,又什么都看不分明。

    火光熄灭了,一切回到黑暗中。

    康绛雪的心却因为盛灵玉的眼神完全乱了,他满心不解,可不知道要说什么。许久只道:“你走吧。”

    这一回,盛灵玉没有再留,康绛雪又叮嘱:“别走正门,也不要被人看到。”

    盛灵玉没有问原因,顺从地回答:“好。”

    盛灵玉的身影在窗边消失,脚步声亦逐渐远去,康绛雪握着玉坠,好半天才关窗,合上窗子之后,盛灵玉的眼神还留在康绛雪脑中不停闪动。

    小皇帝心跳如雷,却怎么想都想不出原因,又在书房里蹲了好半天,平无奇进来给他掌灯,回头看到小皇帝,忽然愣了下。“陛下?”

    康绛雪奇怪道:“……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平无奇慢慢地指了指自己的脸颊,康绛雪一愣,终于心有所感摸上了自己的脸。他怀着不妙的预感跳起来去寻镜子,急切地往进去,镜中映出了一张精致漂亮的少年面孔,在那少年的脸颊上,印着两个反方向的墨迹。

    那痕迹清清楚楚昭示着两个字:玉郎。

    作者有话要说:啊啊啊对不起来晚了!

    感情戏真的太卡了,今天写了六个小时!!我太不容易了我的天啊qaq!,,网址m..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