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手机在线阅读

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韦恩夫人[综英美] > 第48章 第四十七章
    我有些疑惑地打量着身侧这个魂不守舍的老公, 他似乎在看到阿卡姆疯人院的时候, 有一瞬间的恍惚。等我伸出手凑上去拉了拉他的胳膊的时候,布鲁斯才回过神来, 他深深地凝视着我片刻后, 这才叹了口气说道, “哦, 原来是这里。”

    “你以前来过吗?”

    布鲁斯沉默了下后, 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 反而叮嘱我说道, “亲爱的, 这里全部的都是一些精神病,你懂吗?”

    他低下头来看我的时候, 那双蓝色的眼眸里满满的都是认真, 俊美的男人就这样低下头来一脸严肃的看着我,我想了想点了点头,“是的, 这不是叫精神病院吗?”

    布鲁斯:……

    他脸上浮现出一丝有些无奈的笑容, 然后才又把我搂入自己的怀里, 将下巴刚好放在我的脑袋上,就这样感受着他滚烫的胸口, 我听到他有些急促的心跳声, “我的意思是, 这里都是精神病, 为什么不考虑换一个地方去做义工呢?”

    他说的我也有点打鼓, 联想到曾经跟别人做下的承诺,我还是小声的说了下,“但是我们都约好了,临时离开这里并不好吧,亲爱的。”

    我伸出手抱住他的腰,说起来老公为什么把下巴就这样放上去了,虽然他的确比我高很多,这么放上去好难受啊 !但是他好像很舒服的样子,甚至给我一种他特别害怕失去我的样子,上次遇到那个抢劫的人后,布鲁斯给我的感觉就一直很害怕,我还特地去问了下爸妈以前有没有经历过类似的事情,玛莎妈妈和托马斯爸爸跟我说布鲁斯小时候也遇到过类似的事情,而且因为他们的身份甚至还险些一度被绑架,以前去看剧场的时候,布鲁斯也特别的紧张,他从小就不爱让他们去看剧场,如果他们自己去的话,布鲁斯要求他们必须走前门,这样的事情也曾经困扰了他们很久。后来觉得可能他就是不喜欢,所以就作罢了……

    所以我一下子就释怀了,虽然那个时候布鲁斯的反应很过激,但是也许是因为以前受到的刺激呢。

    布鲁斯楼了下我后就这样轻轻地松开,他微笑着说道,“哦,的确,但是等下甜心你可不能离开我一步。”

    他强调了下,“任何一步。”

    好的……?

    然后布鲁斯就带着我走进了阿卡姆精神病院,迎接我们的是一位非常年轻衣着亮丽的金发美女,对方穿着白色的大褂,只是眉宇里有些阴霾,她客气的对我们打招呼道,“没想到竟然是韦恩的夫人和少爷前来这里,真是让我们倍感荣幸。”

    我小声说道,“您太客气了。”

    “不不不。”她继续开始夸我们,“我们也曾经接待过很多人,大部分的人都是向我们注资,我不是说这样的方式不好,但是像你们这样愿意亲自前来做义工的真的很不错。”

    布鲁斯伸出手攥着我的手心,他表情似乎有些复杂,接待我们的女人继续对我们说到,“自我介绍下,我叫葛丽琴·维斯勒,要我给你们介绍下这里吗?”

    我好奇的点了点头,此刻的我们正漫步在阿卡姆的草坪上,阿卡姆位于哥谭的深处的远郊,因此除了一栋巨大的精神病院的主楼外,他还配套了非常宽阔的草坪和部分小小的森林,听说在日头好的时候,他们还会带着攻击性没那么强的病人们出来做运动。

    “阿卡姆精神病院最早只是一个普通的医院,创造它的人叫做丹尼斯·奥尼尔,但是将他改造成现在这个模样的却是阿玛迪斯·阿卡姆医生。其实这个医院是以这位医生的母亲命名的,阿卡姆先生的母亲患有非常严重的精神疾病,他不忍心看到自己的母亲一直遭受着这样的折磨,只好对她实施了安乐死,为了纪念自己的母亲,因此他才将阿卡姆医院改造成专门收容精神病的医院。”

    我:……这似乎并没有什么必然联系吧。

    我四下打量着阿卡姆疯人院,等我们走进了主楼后,发现这里是那种典型的病院的格局,但是整个房间和走廊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就是气氛非常的阴森可怕。暗沉发黄的地板和有些昏暗的走廊,虚虚掩盖的门后是一张张破旧的病床,几个穿着蓝白相间病服的人慢悠悠的犹如游魂一样的走过,而当布鲁斯在看到他们的时候,非常警惕的又把我护在了自己的右手边。

    令人感觉到奇怪的是,布鲁斯好像对这里比我还有些熟悉,在走到有些地方的时候,他还会护着我防止我被有些凸起的地面摔到。

    感受到丈夫有些冰凉的手心,我有些疑惑地抬起头来看着他,布鲁斯那双蓝色的眼眸似乎在四下环顾,他的神色细看之下竟然有些紧张。

    “然后……”这个引导我们的人,一边带着我们穿过阿卡姆长长地走廊,一边对我们继续说道,“后来在阿卡姆先生收容了绰号“疯狗”的马丁·霍金斯后,一切都变了。”

    她的语气伴随着阿卡玛或明或暗的走廊,瞬间变得格外的阴森起来,“他趁着阿卡玛先生不在家的时候,偷偷跑了出去,然后杀死了阿卡玛先生的妻女,这件事让阿卡姆先生大受刺激,于是他将这里改造成为专门收容这些具有重度犯罪倾向和具有精神类疾病罪犯的地方,再然后……”

    她的声音变得格外的轻,“疯狗被阿卡姆先生电死在了自己的床上。”

    “后来阿卡姆先生就疯了,他成为了自己疯人院里的一员。”

    “就这样……在这里孤独终老。”

    我听到这里嗖的一下子就跳到了布鲁斯的怀里,老公就这样安静的搂着我,然后面无表情的盯着不远处的女人。

    她对我们露出了一个有些冰冷的笑容,“真是一个可怕的悲剧故事,不是吗?”

    禁不住吞咽下口水,我又往布鲁斯的怀里钻了钻,他伸出手就这样将我护住,挡在我身前的男人有些不悦的开口,“你吓到我的妻子了。”

    “维斯勒小姐。”

    “哦,抱歉。”金发的女人对我露出一个有些歉意的笑容,“我只是想介绍的更详细一些,毕竟等下两位将面对的都是哥谭最穷凶极恶的犯人,而且……”

    她说到这里的时候,神色又有一瞬间的冰冷,“这里还会有一些黑帮的人,他们经过了医师的鉴定在成为精神病后,就会来到这里,但是其实他们都是一群毫无人性的暴徒。”

    “两位可一定要小心啊。”

    “我们不行还是走吧。”我凑到布鲁斯的耳边小声说道,“我觉得我们也可以换个地方做义工。”

    听上去这里还是有点吓人的,我感觉去其他地方当义工也是比较好的选择……

    最主要竟然还会有黑帮为了脱罪而选择假装精神病人,难怪我的丈夫看上去那么的谨慎。不,仔细想想,我现在反应过来精神病院本身就有点问题,所以当时我和丈夫脑子到底为什么热到要选择这里。

    布鲁斯深吸一口气,被他护在怀里的我就这样忧愁的一起穿过了走廊,来到了阿卡姆院长的办公室,院长热情的接待了我们,绝口不提自己这里有多么的危险,只是告诉我们如果觉得眼前的一幕太惨了,可以多投点钱,我丈夫微笑点头,他意味深长说道,“看完后,这要取决于你们现在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

    我们跟随着维斯勒小姐就准备开始一天的义工了,以前我和布鲁斯也经常去当义工,但是来到精神病院当义工还是第一次。以前我和布鲁斯也会经常去老人院或者其他地方做社区义工,虽然我们是哥谭的有钱人,但是我们都觉得除了投钱外,也可以多做一些对社会有益的事情。

    托马斯爸爸和玛莎妈妈也是这么教导我们的,虽然我们很有钱,但是适当的去看一看底层的生活,更有助于我们反思现在的自己。

    稍微有些紧张的换好了轻松地短袖T桖和牛仔裤后,我和布鲁斯就直接来到了精神病人聚集的客厅里。一群穿着蓝白衣服的精神病人们瞬间就指直直盯着我们,大部分的精神病患者看上去都有些不修边幅,他们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不远处还有一些护士在看着他们,接待我们的女护士告诉我们,这是为了防止部分人在玩耍的时候,不小心咬掉别人的耳朵或者脸。

    我:……

    攻击性和危险性这么强的吗?

    要不还是算了吧,我以后肯定不会来精神病院当义工了。

    这里的每个人的都像是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样,有的人手上拿着积木在玩,有的人则盯着桌子上的水杯眼睛都不再转的,没有人对我们的到来有一丝的反馈,除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红发的年轻人,他看向我们的时候脸上浮现出明显的笑意,甚至直接站起身来,对我们弯了个腰鞠躬说道,“哇哦,你们好。”

    “要我给你表演吗?小姐和先生。”

    对方有一张非常素静的脸,上面什么都没有,除了笑容。

    非常非常大的笑容,他看上去文质彬彬,起码表面上是这样,我和丈夫两个人静静地看了他不到五秒钟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就有些维持不住了,青年在得不到我们的反馈后,忽然间转过脸去狰狞的对背后那个一直前后摇摆的人吼道,“安静一点,安静一点!”

    “我正要表演魔术,如果你不能安静一点的话,我会亲自锤烂你的头!”

    被他训斥的人呆呆的抬起头来,毫无反应的又低了下去,依旧保持着前后摇摆着自己的身体,把他坐的椅子弄的咯吱咯吱作响。

    这个红发的青年猛然间拿起旁边的笔,向着对方就扎了过去,就在他要动手的时候,我的丈夫一把握住他的手腕。

    被布鲁斯死死攥住胳膊的青年听住了,他回过头来认真打量了下我的丈夫,对方这才松开了手里的笔,神色又变得重新温和起来,“好吧,好吧,看上去今天的表演也许要换一种方法了。”

    这也太可怕了吧。

    我深吸一口气,这才看到布鲁斯松开了面前红发青年的手腕,刚才还要实施暴力的青年就像没事人一样,又恢复了原本的模样,他将目光又一次转到我们的身上,“你们喜欢看表演吗?”

    摇了摇头。

    对方脸上又开始浮现出一丝未知的怒气,“为什么?”

    “为什么不喜欢?”

    行吧,听说精神病都不能接受别人的拒绝,他们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可自拔,我对于今天来阿卡姆义工的决定有些后悔,深怕再刺激到他,“那好吧。”

    我的丈夫在离开他后,又本能的将我又往自己的背后拉了下,我疑惑地探出头来看向不远处的男人,却听到身侧的维斯勒小姐解释了下,“这位是刚刚加入阿卡姆医院的一位病人,他自称自己叫做小丑。”

    “小丑?”

    护士小姐神色冰冷的说道,“是的,他很喜欢给这里的人表演,如果大家给他掌声他就会开心的大笑起来,但是如果别人并不理睬他,他就会要么自残要么伤害别人。”

    维斯勒非常准确的点评,“是一个很危险的人物。”

    “通常当他做了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们会把他关起来,治疗一下。”

    我:……

    不得不说,你们的治疗我觉得不会太好,这个地方真的太可怕了。

    以后都绝对不要再来!

    就在我们听着维斯勒小姐解释的时候,那边的小丑又恢复了正常的模样,感觉这些精神病人都是介于正常和疯子之间,你甚至都没办法说出他们什么时候状态好,什么时候状态不对,他们可能随时暴起伤人,这实在太危险了。说起来他刚才是说到过还会有一些黑帮隐藏进来,我怎么觉得如果是黑帮正常人来这里久了也得变成疯子。

    布鲁斯抓着我的手本能的紧了紧,然后我们看到这个自称小丑的病人,就这样从旁边拿起一个水杯,当着我们的面就这样高举起水杯,就这样缓缓地将水杯里的水全部都倒了出来,青年哈哈笑着对我们眨了眨眼睛,“多么完美的事情,我爱这个世界。”

    他停顿了下,然后才一脸矜持的对我们开口,“为什么没有掌声,我的掌声在哪里?”

    看着面前的这个小丑自导自演,我都看懵逼了,但是一联想到他刚才的喜怒无常,动不动就要对身侧的人出手,我深感这个地方的危险性。

    布鲁斯在我的身侧许久,这才拍了拍自己的手掌,短暂的掌声后,这个小丑才客气的对我们又鞠了一躬,“谢谢。”

    他那双棕色的眼睛从我丈夫的身上划过,脸上才流露出一丝笑意,“韦恩先生。”

    “和你的夫人。”

    布鲁斯在对方说到我名字的时候,能让我感觉他的身体在猛然间一紧,他将自己的目光落在小丑的身上,然后我只看到两个人此刻正安静的对视着。

    下一秒,小丑就忽然间又转过身去,对着身侧另外一个人说道,“哦,法康尼先生,您为什么不回答我说的话。”

    维斯勒小姐站在远处非常平静的对我们解释道,“他们就是这样。”

    我注意到布鲁斯那双蓝色的眼眸显得格外的深邃,尤其是当他看到小丑的时候,里面甚至还有些警惕和厌恶,他将我拉远了小丑,而我则忧心忡忡的想着怎么阿卡姆精神病院是这样的情况。

    “这些人会一直被关起来了么?不会跑出去吧。”

    引导我们的女医生拉长了声音说道,“当然不会,我们阿卡姆的安全性是很高的,请不担心,他们绝对不会跑出去的。”

    但是你刚才还讲过有一个叫疯狗的家伙跑出去把院长妻儿给杀了,算了,按照正常来说也该死院长更担心,我们和这些疯子又无冤无仇的,要相信韦恩家的安防系统。

    我们两个人就这样正式开始了今天的义工,主要是收拾东西和帮助给这些精神病人分药,非常的简单,可能是考虑到这些人的攻击性和危险性很高,而我们则是他们未来的金主。因此在给其中一些无害的人弹了弹钢琴后,就和我的丈夫结束了一天辛劳的工作,布鲁斯此刻看上去依旧从沉着脸,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

    就在我们即将离开的时候,那个小丑又一次叫住了我们,他有些急促不安的问道,“我还能再见到你们吗?”

    这个一秒要拿笔插其他病人,一秒又笑的犹如一个孩子的人客气的对我们说到,“我想给你们表演。”

    我有些警惕的看着他,“表演什么。”

    他盯着我,一点点细细的盯着我的每一个神态和每一个动作,然后这个红发的男人张开自己的手比出了一个巨大的圆弧,就这样从嘴里嘭的说了一声,他一脸恶劣又天真的笑了起来,“表演爆-炸。”

    “韦恩先生……”

    他低低的笑了起来,当着我们的面笑声越发的急促和疯狂起来,就像是被人陡然拉开的风箱一样,一下一下越发的高亢起来,然后下一秒,一切又重新归于虚无,他看着我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还有你,韦恩夫人。”

    “boom!”

    他重复了一遍,神色里竟然有点心驰神往的味道,“大爆炸。”,,网址m..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