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手机在线阅读

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炮灰总被迫成为团宠 > 第68章 我想对你
    凌宵行站在门口,  还穿着商演的服装,  额角有汗珠滚落,  有些匆忙,有些狼狈,他的眸子却像水洗过一样清澈,  满满当当地盛着云游的倒影。

    云游一时还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他,低下头眼神慌乱地瞥了周围两下,凌宵行沙哑的声音响起:“不准备请我进去吗?”

    他嗓子太过沙哑粗砺,  像风刮过了沙漠里的干裂岩石,  让云游愣了一下。

    “难道你里面藏了人?”凌宵行扬起了眉毛道。

    “当然没有!”云游辩驳道,他侧过身,一把推开了门让凌宵行进来。

    凌宵行在玄关处轻车熟路地换鞋,  云游去厨房里给他倒了杯温水,  想了想,又从橱柜里拿出来一瓶没拆封的蜂蜜,挤入了水里。

    丝丝缕缕的金黄色粘稠液体在水里漂浮扩散开来,  筷子拌进去搅了搅。

    “你刚回来吗?”凌宵行换完鞋转身去看在厨房忙活的云游。

    筷子尖敲在杯沿上甩掉多余的水珠,云游伸出舌头舔了下筷子尖,不太甜也不太淡,  刚刚好。

    “嗯,回来了一个多钟头了,  ”云游吮着筷子尖应答,  一抬眼却看到凌宵行正直勾勾地盯着他手里的筷子。

    云游怕他误会,  解释道:“我尝一下浓淡,  不是舔了又给你搅的。”

    凌宵行喉结一动:“我不介意。”

    云游握着筷子的手一抖:“啊?”

    要说一个星期前的他还跟白纸一样,现在他的思想就特别的不纯洁。

    凌宵行说的他不介意是那个不介意还是哪个不介意?

    是他想多了吗?

    他还呆着,凌宵行已转身去客厅里握着遥控器换台了。

    但愿是他想多了。

    云游握着筷子在水龙头下冲洗干净放进筷子笼里,握着刚冲好蜂蜜水的玻璃杯,脚步沉重地去了客厅。

    “喝点蜂蜜水吧。”云游把水递给凌宵行。

    “谢谢。”凌宵行接过杯子,礼貌地说。

    这个礼貌的道谢让云游有点生疏。

    他拘谨地在沙发上坐下,和凌宵行隔开了一个人的距离,伸手够过了遥控器,乱七八糟地摁着按钮。

    电视闪过各种嘈杂的声音和光怪陆离的画面,云游漫无目的地盯着,眼神不知不觉地就飘到了旁边的凌宵行身上。

    凌宵行的侧脸线条更加棱角分明,喉结随着吞咽的动作上下滑动。他眉心微微皱着,眉骨压得眼窝更深邃,下巴有新冒出来的一点小胡茬。

    他好像瘦了。

    也好像很累。

    “这一个星期你过得还好吗?”凌宵行突然问道,经过蜂蜜水的浸润,他的嗓子总算没哑得那么可怕了。

    云游正暗戳戳刺探他的眼神“咻”地收了回来。

    “嗯,挺好的,”云游说,“《裂》刚杀青,你呢?”

    凌宵行将喝光的杯子握在手心里转了转,有几滴水珠在杯底滴溜溜地转。“不太好。”他说。

    云游没想到是这个答案,他迟疑地问:“怎么不太好了?太忙了?”

    “你没有和我说话,”凌宵行微微偏头望向他,“所以不太好。”

    要是以前,云游肯定会反撩回去,一记直球打得人头晕眼花。

    可是自从看了那么多同人文和CP小作文,云游……撩不出口。

    “你……”云游艰难地转过头不去看他,嗫嚅道,“明明是你不联系我。”

    凌宵行认真地盯着云游的眼睛,身体微微前倾靠近他,云游眼神闪烁,头皮有点发麻,不动声色地往后挪了挪。

    “你怕我?”凌宵行问。

    “没有啊。”云游说,努力若无其事地抬起眼迎上他探究的眼神,道,“我就是眼睛有点不舒服。”

    凌宵行没回应,玻璃杯搁在茶几上发出轻轻的一声“嗒”,尔后起身。

    “你要干嘛去?”云游提高声音问。

    “晚上还有点事,我先走了。”

    “你这就走了?”云游有点愕然地随着他起身。

    “嗯。”凌宵行把挽起的袖口放下,理了理衣领,转头深深地望了他一眼,“谢谢你的蜂蜜水,可惜我来的比较急没给你带什么东西。”

    “不是,你不吃个晚饭?”虽然凌宵行呆在这里让他紧张,但现在突然要离开,云游还是忍不住试图挽留。

    “不了。”凌宵行去玄关处换鞋,头也不抬地道。

    “那、那你下次再来。”云游邀约。

    凌宵行倏然抬头,追上他的眼神:“真的?”

    在他抬头的一瞬间,云游忽然有了种被冷血动物盯住的感觉,像要紧紧地缠住他,呼吸困难。

    云游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再去看凌宵行,他还是那样一双平静无波的春水眸,刚才的眼神仿佛是云游的错觉。

    下一秒,云游就知道自己这一步退错了。

    果不其然,凌宵行的嘴角牵动了一下,他想说什么,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敛下眸子推门要走。

    “等等,凌宵行……你等一下,你听我说。”

    凌宵行身形顿住,背对着他,等着他要说点什么。

    其实,云游也不知道该怎样挽留他,但是他直觉要留下他,否则,他们可能真的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我这一周没找你,是因为电影快杀青了没时间,”云游讷讷道,“我以后一定多跟你聊天。”

    “这不是聊不聊天的问题,”凌宵行一针见血地指出,“你在躲我。”

    “没有的事,我躲你干嘛……”一下就被戳穿的云游尴尬地说。

    “其实这一个星期,我也想了很多,”凌宵行微微沙哑的声音静静响起,“我现在想清楚了。”

    “什么?”

    “是我太贪心了,”凌宵行自嘲地笑了下,“不该奢望那些有的没的。”

    “你怎么贪心了?”云游追问。

    凌宵行转身看着云游。

    往常平静无澜的春水眸此刻不再平静,山雨欲来,暗流涌动。

    “我想对你做很多事。”他暗哑的声音响起,和之前因用嗓过度的沙哑不一样,微微粗砺的声线中还掺杂了别的不可宣之于口的隐秘欲流,绕在云游耳边,带着绯色的暧昧,轻而易举地染红了云游的耳朵。

    “你确定你要听吗?”凌宵行眯起眼睛,上前一步。

    如玉山倾倒,带着摄人的气势,凌宵行将云游逼到了狭窄的玄关角落里。

    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凌宵行,像是要捕猎的狮子,却不一击毙命,而是一步一步地把他的猎物逼近到死胡同里,欣赏猎物的惊恐,愉悦地玩.弄至死。

    气氛忽然变得燥热,太没吃饭带来的低血糖让云游不得不扶住一边的鞋柜才没腿软摔倒,耳边充斥着自己陡然变得杂乱无章的心跳声。

    云游莫名口渴,忍不住吞咽了一下,他伸手抵住凌宵行的胸膛阻止他,慌乱地道:“还、还是别听了,你冷静一下。”

    凌宵行瞥了眼云游无力抵在他胸口的手,白皙细腻的手按在黑色的衣服布料上,对比得刺眼,因为发热,指尖带着淡淡的粉,似染了樱花。

    不像在阻止,倒想欲拒还迎。

    轻而易举地就能激起人的凌.虐.欲。

    想用这双手做点别的什么事,让它抓住床单,或者领带,或者溅上些什么,彻底弄脏它。

    他从来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也不想再忍耐下去了。

    云游咬住了下唇,不敢抬头看他,从凌宵行这个角度能看到他一段白瓷般的脖颈,细而脆弱,轻而易举地就可以掌控住他。

    凌宵行的眸子愈加深沉,酝酿着一场暴风雨。

    他缓缓抬起了手。

    就在此刻,刺耳的门铃乍起,戳破了俩人间的暗流涌动。

    趁凌宵行愣神的功夫,云游重新呼吸到了新鲜空气,一把推开了他,用力按下把手。

    门外一个外卖小哥拎着一袋外卖,手停在半空中,正要再按一次门铃,看到面色潮红的云游。

    他眼睛往旁边挪了下,看到了云游身后的一个男人,看不到脸,只能看到他慢条斯理地整理着袖口,抓起了一旁的鸭舌帽。

    外卖小哥迟疑地“呃”了声:“这是您叫的外卖吗?”

    “是我,哎……”云游刚接过来外卖,带好帽子口罩的凌宵行与他擦身而过,越过外卖小哥大步走了出去。

    云游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他走远。

    外卖小哥猛地认出了云游,惊愕道:“您、您是云游吗!”

    云游克制住想要去追凌宵行的冲动,咬了咬嘴唇,接过外卖,对外卖小哥挤出来一个笑:“谢谢。”

    “哎您能给我签个名吗?我妹妹特别喜欢您!”外卖小哥急忙道,慌里慌张地开始往外掏纸笔却发现自己身上压根没有纸笔。

    “可以。”云游转身在玄关处的柜子里拿出纸笔,“唰唰唰”签好了名字,递给了外卖小哥。

    外卖小哥不敢置信地接了过来,“谢、谢谢。”

    “我会给五星好评的。”云游说,“希望您不要泄露顾客**。”

    “好的好的没问题。”外卖小哥忙不迭应道,“不泄露**是我们的职业操守。”

    门“咔哒”关上,外卖小哥兴奋得脸红红地走开了。

    云游背靠着门滑落下来,听着外卖小哥的脚步声远去,良久,他蹲在地上懊丧地把脸埋在手里。

    搞砸了,全搞砸了。

    他就是个笨蛋。

    果然上辈子单身三十年不是没有原因的。

    如果不是刚才的外卖小哥,凌宵行会对他做什么?

    接下来该怎么办?

    蹲了好一会,心跳才平息了,脚都蹲得有点麻了,

    他跺跺脚,提着那一盒外卖站起来。

    刚刚因为凌宵行到来而短暂热闹起来的屋子又冷寂了下去。

    食不知味、味同嚼蜡地往嘴里塞了几筷子后,云游的手机忽然响了。

    几乎是迫不及待地,云游抓起了沙发上的手机,却在看到来电人的一瞬间又丧了下去。

    “喂?”他打不起精神地道。

    “喂云游哥,你别忘了明天早上九点有个杂志拍摄,”助理张思齐翻着行程表道,“我八点去接你,算是堵车的时间九点应该能到。”

    “哦,知道了,挂了。”云游恹恹道。

    “等等,”张思齐叫住了他,察觉出来了什么,“你怎么好像没什么精神啊?哥你咋了?”

    “没事。”云游觉得这么点事拿出去说怪没劲的。

    “哥,你要有啥事你就跟我说,别藏着掖着的,”张思齐担忧地道,“除了杀青那会,你这一个星期都没怎么开心过,你真的没事吗?”

    云游思考了一下措辞,说:“刚刚凌宵行来我家了。”

    “然后呢?”

    “发生了点不太愉快的事吧……”云游不知道怎么说。

    “你们吵架了?打架了?”张思齐紧张道。

    云游无语道:“我们又不是小学生,怎么动不动就吵架打架?”

    “那还好,”张思齐松了口气,“那你们干嘛了?”

    “我们……”

    刚才凌宵行逼近的片段在眼前闪回,让人头晕目眩的荷尔蒙气息,低哑暗欲的嗓音,手掌下紧实的肌肉触感……

    他的心脏又开始不安分地躁动起来了。

    张思齐正洗耳恭听着,冷不丁听见云游忽然大声地道:“操!”

    “嘶……”张思齐差点给他一嗓子喊过去了,捂住了耳朵,呲牙咧嘴道,“你吼那么大声干嘛辣!!”

    “明明被……的人是我,我为什么要这么愧疚!”云游大声说。

    “你被怎么了?”张思齐更加糊涂,云里雾里地道,“你们到底干什么了?”

    “没事!”越想越气,云游“哐”地挂了电话。

    张思齐一脸懵逼地看着被挂断的通话界面,拧着眉毛思考许久都没思考出来,只好把云游这么一惊一乍的态度归结于更年期提前了二十年,耸耸肩,继续去做自己的事。

    另一边,云游扔了手机,握着茶几上的空玻璃杯去厨房倒了杯水,气呼呼地灌了一口,发觉是甜的,才反应过来是凌宵行刚刚用过的杯子。

    而且,好像就是用的他刚喝的这个杯沿。

    云游忍不住又“操”了声,用力地抹了下嘴,把剩下的水都倒了,拧开水龙头开到最大,冲洗着杯子。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引狼入室就是这个意思吧!

    以后再也不放你进门了!

    云游咬牙切齿地下定决心。

    ……然而洗完澡躺在床上,云游的决心又动摇了。

    诚然,凌宵行有点不是东西。

    但说不定刚才就是开玩笑,而且也没对他做很过分的事。

    妈的,凌宵行到底喜不喜欢他!

    喜欢他就立马拉黑,不喜欢就继续做回好兄弟。

    能不能一刀给个痛快,他烦死这种感觉了!

    忿忿地捶了下床,云游“啪”地按下开关。

    不管了,先睡觉,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然而愿望很美好,现实就很残酷了。

    他闭眼就自动浮现出凌宵行的样子,他强迫去想别的事情,还是会自动换成凌宵行的脸,阴魂不散,挥之不去。

    连数小绵羊时的牧羊人都是凌宵行。

    这他mua的!

    愣睡睡不着的云游怒而起身,打开了手机。

    他准备看会小说睡觉。他在平时闲着没事的时候也会去终点网看看玄幻小说。

    然而鬼使神差的,准备按上终点网的拇指一偏,点开了旁边的lofter。

    打都打开了,就瞎看看打发打发时间吧。

    云游随意地下拉刷新,刷新出来了解方程最新更新的一篇文章。

    发布了才一个小时,已经有好几千人点赞评论了,同人文大手,恐怖如斯。

    他本来是要划走的,无意中看到了这篇文章的题目。

    《我想对你做》

    云游忍不住联想到了凌宵行那说了半句的“我想对你做很多事”。

    好巧。

    云游这么想着,面无表情地划走了。

    一秒钟后,他又面无表情地上滑扒拉了回来。

    他倒要看看凌宵行想对他做什么。

    【云游听凌宵行的话来到了后台狭小的化妆间,这里只有他们两个,没有其他人。

    凌宵行靠着墙壁,敛着眸子,似乎是在闭目养神。云游鼓起勇气上前,说:“我来了。”

    “你居然真的来了。”凌宵行轻笑一声,说不出是什么意味。

    云游把手机里凌宵行发给他微信展示给他看:“你要说什么?你发的这句想对我做的事是什么?”

    “这句话……已经说完了。”凌宵行睁眼睛,微微眯着,愉悦地望着他。

    “什么意思?说完了?”云游不解。

    忽然,凌宵行一手揽住了他的腰,一手捏住了云游的下巴,声音暗哑道:“我想对你……做。”】

    云游的耳朵“唰”地红了,好像怕被人看见似的猛地把手机反扣在床上。

    依旧是熟悉的文风,之前的云游还毫无感觉,然而今天却莫名地浮想联翩。

    他看着那些文字,似乎凌宵行也化为实质捏住了他的下巴,指尖如有若无地搔着他的下唇。

    嘶……

    他可算知道为什么他们的CP粉整天嘶嘶嘶了。

    他也扛不住啊!

    不看了不看了,睡觉!!!

    一直翻来覆去到凌晨三点,困得不行的云游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梦,梦到外卖小哥没有按门铃打断他们,云游问:“你要对我做什么?”

    凌宵行把他压在墙上,说出了和同人文里一样的话:“我想对你……做。”

    被刺耳的闹钟声音吵起来的时候,他的困意还是黏在眼皮上,沉得睁不开。

    好困。

    还没彻底醒过来的时候,眼前莫名浮上来了凌宵行的脸和昨晚看的同人文片段,简直就像无缝衔接一样。

    凌宵行不会真的要对他说那句话吧!

    云游的瞌睡虫一下子飞走了。

    而更糟糕的是,他的身体不可控制地发生了一些明显的变化。

    ……草……

    虽然很正常,但莫名就是很羞耻。

    躺着平复心情许久,还是不见好,云游自暴自弃地甩开床单,翻身下床去了洗手间,凉水浇在脸上让自己清醒过来。

    半个小时后,云游带着一身低气压出了洗手间。

    八点钟,张思齐如约来接他,一开门看到黑脸包公似的云游吓了一跳,结巴道:“云、云游哥,你咋了,脸色这么差,没睡好么?”

    “很好,我睡得很好!”云游咬牙切齿道。

    张思齐被他吼得大气都不敢出,战战兢兢地看着云游用力关上了门。

    去摄影棚的车上,云游想睡一会也毫无睡意,干脆拿出手机刷朋友圈。

    乱七八糟地往下滑着,忽然有一条朋友圈滑过他的视线,云游又拉了回来。

    【0XX:[图片]】

    云游点开了图片。

    图片上是一本诗集,摊开的书页中夹着一张书签,似乎是看到这里了。

    云游双指放大辨认书页上的文字。

    那句话是:【我想对你做,春天对樱桃树做的事情。】

    发布时间今天凌晨三点。

    云游缓缓地咀嚼过每个字,眼睛慢慢地瞪大了。

    开车的张思齐道:“云游哥,目的地到啦,你准备拿好东西……咦,”他无意中瞥到后视镜里的云游,惊讶道:“哥你发烧了?脸怎么那么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网址m..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