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手机在线阅读

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导演她谁都不爱 > 第三十五章
    王丰田刚看完楚夏星的样片, 他现在略微热血上头,依旧沉浸在状态里,兴致勃勃地想要完善剧本。创作者都有相同的毛病, 突然灵光闪现有想法, 便迫不及待地想要动手,甚至忽略周遭。

    楚夏星打量一眼观众席的其他导演, 她心平气和地规劝:“王老师,我们看完其他样片再讨论吧。”

    楚夏星身为导演, 她很清楚同行的想法, 倘若自己的作品连呈现的机会都没有, 便会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既然导演们用心地拍摄样片,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 他们总盼着能被人看到。

    众人闻言都颇感意外, 诧异地望着楚夏星。谁让她刚才极为张狂, 恨不得拳打许导脚踢楚导,导演界里谁都不服,居然也有和气的一面?

    夏宏瞪大眼睛, 他小声嘀咕道:“但都已经定下了……”

    王丰田听她出声提醒,他顿时也冷静下来,浮现出歉意的笑容:“也对, 咱们先接着看, 我总是拿许导说事儿,居然差点犯下同样的错。”

    王丰田确实可以直接拍板定导演,但他要是连其他样片都不看,岂不是就像当年改剧本的许导一样, 连最后一点展现空间都不愿留给旁人。他何曾真正地怪罪许导,无非是意难平罢了, 倘若许导当年愿意跟自己商量一番再改剧本,他都不会耿耿于怀。

    放映室里重新暗下来,剩下的导演们依次播放样片,还会在放映后有阐述环节。因为大家都知道王丰田已经做出决定,所以现在的观影氛围很轻松,不再有竞争的意味,更像是艺术交流会。

    王丰田偶尔还会点评一番,使台上的导演们露出受益匪浅的表情。

    楚夏星夺得机会后就安静不少,她认真地观看完后面的样片,确实也看到不错的内容,还记住几个导演的名字。

    放映结束后,王丰田主持大局,和蔼可亲道:“很感谢大家能为《无道》用心地拍摄样片,其实我当时提出拍样片的要求也挺过分,这无疑要耗费各位不少时间、财力及心力,但我今日看完这些佳作真得很感动,谢谢你们为这部戏的付出……”

    “没事,王老师,我们今天也收获不浅,学到不少东西!”其他导演听王丰田如此客气,他们也有一些不好意思,即使样片没有被选中,起码还跟大师交流过心得。

    样片交流会圆满结束,制片人们就到会议室里开会。既然已经确定楚夏星导演团队,资方里势必会有人退出有人留下,王丰田也要重新梳理一遍关系。

    李捷感觉自己在王丰田面前丢大脸,他礼貌地提出放弃项目,便先行离开。王郅更是早就逃之夭夭,他前段时间被李捷捧得很高,还收下对方不少礼物,如今暴露真正实力,自然不好再跟其碰面。

    制片人们转移到会议室里交谈,导演们则留在放映室里,有人落选便先行离开,有人则留下来交流。楚夏星瞧一眼时间,她觉得今天不会再有事,打算给夏宏发消息说先走,却没想到被人主动搭话。

    “你好,我叫骆遥可以跟你加个微信吗?”面前的男人看上去近三十岁,他戴着一顶黑色的帽子,脸上有些胡子拉碴,脚上踩着一双大黄靴,浑身的打扮像是街头流浪系艺术家。

    楚夏星瞟一眼面前的骆遥她认出对方是放过样片的男导演。他算是剩下的导演里实力不错的,拍出的作品让她印象深刻。尽管今天有王郅等想走捷径的导演,但同样有心怀想法的青年导演过来,想要争取机会。

    楚夏星其实不爱加人微信,但她看到对方眼底别扭而复杂的光,便将手机屏幕转向他,平静道:“加吧。”

    骆壹她如此痛快,他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两人交换完联系方式,他才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要提议看其他样片?你不怕后面有比你拍得更好的吗?”

    骆沂翟诓幻靼祝导演们都是竞争关系,她何必还要再冒风险。

    楚夏星轻笑一声:“你的想法好天真。”

    骆抑迕嫉溃骸澳憔湍敲从凶孕牛俊

    楚夏星摇头:“这不是我自信,这是观念不同,每个人盼着的东西不一样,就算后面有人拍得比我好,那我也认了。有人做事盼着自己好,有人做事盼着环境好,而环境有时候远比个人重要。”

    “如果你非要用拍戏来分胜负,那眼界和格局就有点小了,早晚有一天会感到无力,因为一个人在环境面前是很渺小的。”楚夏星也有过争强好胜的时候,她想要打败所有导演,她想要证明自己最好,但其实没什么意义。

    文艺作品的繁荣从来不是靠一个人就行,更不是用你死我活的竞争来推动的。

    楚夏星好笑地望着骆遥骸澳愫懿环气吗?”

    骆疑裆郁郁,他坦诚道:“是,虽然我确实没你拍得好,但还是有点不服,这跟你能力没关系,单纯是我的个人情绪。”

    楚夏星点头:“明白,第一回被人在擅长的事情上击败,总归是有些缓不过来。”

    这就跟她第一次看《漫然》时一样,道理她都懂,但她不服气。

    楚夏星冷不丁道:“不然你来给我做执行吧。”

    她看着骆矣裘莆靡的状态,莫名升起收小弟的念头,这个小弟显然还有些发展空间。

    骆椅叛匀绰冻龇叻叩纳袂椋他仿佛受到莫大的羞辱,惊道:“我好不容易才能做导演,怎么可能回去做执行!?”

    执行导演走到总导演可需要不少时间,骆一姑坏饺十岁就能完成转变,甚至在王丰田面前露面,确实算得上是有为青年。当然,楚夏星属于小号作弊的存在,她才二十几岁就被王丰田选中,自然让骆腋械皆心不已。

    她居然还让他来做执行,这听上去更让人难过!

    楚夏星的话成功让骆业哪谛纳钍苤厣耍他愤慨而失落地飘走,宛如彻底失去灵魂,沉浸在落败的低沉之中。

    楚夏星眼前青年导演离开,感慨道:“长这么大个儿,内心如此脆弱,还不如小曹呢。”

    虽然曹彦刚的资质天分一般,但他在性格上就跟骆艺瓜智别。富有才华的人抗打击能力总是偏弱,他们一路上都走得太顺,跌一跤就会特别疼,半天都没法爬起来。曹彦刚摔得比较多,反而有自己的韧性,真要论谁走得远还不一定呢。

    梵可影业拿下电影《无道》的制作,这绝对是一项可喜可贺的事情。楚夏星不着痕迹地提一句让曹彦刚出演配角,王丰田便毫无意见地一口答应,两人都觉得曹彦刚的气质很合适,就是身材还有点弱。

    楚夏星为曹彦刚拿到角色,她已经严肃地通知他进行体质训练,必须在拍摄前体型达标。曹彦刚如今在健身房里挥汗如雨,剩下的时间还要接受格斗动作的学习,正在度过枯燥无味的训练。

    王丰田已经带着剧本及样片去敲主要演员,楚夏星现在犹豫要不要让周雪璐参演,但她觉得花瓶女配实在不算出彩,可错过王丰田的电影又有点可惜。演员有时候也接不到完美的角色,更多是要看制作班底。

    楚夏星左思右想一番,她索性给御用小编剧打电话,开口道:“宁宁,我给你邮箱发了一份剧本,你试着帮我改改叫花妍的角色,我最近实在没时间……”

    楚夏星一旦进入筹备环节就要连轴转,她在选角、摄影、灯光及服化等方面都不能落下,要是再接管调整剧本角色的工作,那确实是不用睡觉。她对韩楚宁的能力比较放心,一般是拜托对方进行调整,然后想办法给外甥女挂名结钱。

    韩楚宁点开剧本后,她看到总编剧的名字一惊,不可思议道:“大姨,你现在就能跟王老师合作?我还以为能带带你,你就又升段位啦?”

    韩楚宁:我以为自己能carry炸鱼塘,你却背着我偷偷上王者?

    楚夏星:“嗨,这不是有一点人脉,而且王丰田是总监制。”王丰田在剧组里的位置最高,算是核心角色,两人并不算平级。

    楚夏星确实也不懂宋闻夜、夏宏等人如何跟王丰田搭线,说实话元圣集团跟影视业牵扯不多。虽然每年都有资方及热钱涌入,但影视圈是相当水深的地方,赔得血本无归的老板挺多,不是人人都能玩得开。

    韩楚宁对大姨的上位速度心服口服,她又兴致勃勃地八卦起来:“那你们主演选谁啊?这戏应该会有不少人抢着演。”

    楚夏星:“好像在敲一个年轻演员,他应该是叫侯深越吧,我不是很懂现在的小鲜肉。”

    楚夏星每回选角时都感到跟时代脱节,她实在记不清层出不穷的流量们,更搞不明白微博数据及粉丝黏性。她当初只是进组三个月,刚刚拍摄完《大宋仙医》出来,市面上又涌出一批新小孩,据说是选秀出道的新人,看得她两眼发懵。

    侯深越都属于作品多的实力明星,有些年轻演员没拍过戏就能做主演,也让楚夏星挺不明白。

    韩楚宁一愣,随即欢喜道:“侯深越啊,我跟他关系还行,他演技和性格都说得过去……”

    侯深越没有大爆飞升前,他演过韩楚宁写的电视剧,那是一部恋爱轻喜剧,反响还挺不错。韩楚宁眼见大姨和好友联手,还有王丰田的剧本加持,她已经预感到电影的高票房,打心眼里高兴。

    楚夏星:“行,那你等建组后哪天过来,我看怎么跟王丰田说一声,给你挂个职位。”

    因为王丰田是总编剧,所以韩楚宁调整完女配角色后,她也只能挂编剧或策划。这件事情还要跟王丰田商议,楚夏星要带着韩楚宁的成果过去,她总不能平白无故地给外甥女加名,好歹得先拿出实力。

    《无道》的前期筹备相当顺利,楚夏星也在王丰田公司里见到侯深越。侯深越相貌出众、谈吐低调,尽管外表略显桀骜不羁,但他实际上很好交流,态度也彬彬有礼。

    会议室内,王丰田热情地介绍双方认识,他笑呵呵地看向侯深越:“这位就是小楚导,样片就是她拍摄的,你不是看完片子赞不绝口吗?”

    侯深越跟楚夏星绅士而客套地握手,他又好奇道:“为什么是小楚导?”

    王丰田赶忙改口:“唉,还真是开玩笑叫习惯了,这位就是楚导,楚夏芯导演。”

    小楚导是当初一时戏称,现在再叫就不合适,尽管楚夏星并不介意(主要都是她),但王丰田觉得略微有点不尊重人。

    侯深越是最先敲定的主演,剩下的角色还要陆续筛选。三人交谈过后,侯深越先行离开,会议室内仅留下楚夏星和王丰田。

    王丰田询问:“怎么样?楚导觉得他行吗?”

    王丰田觉得侯深越的人气及演技都合适,毕竟电影还是要保票房,侯深越算是不错的选择。

    楚夏星沉着道:“可以,王老师选得肯定没问题,还有一件事……”

    王丰田笑道:“那个编剧小朋友的事吧?我看过她调整的内容,改完确实挺不错的,我当时也觉得花妍有点怪,但实在是使不上力气,现在这样挺好。”

    “楚导你来安排她吧,也不能让小孩打白工。”王丰田并不介意楚夏星塞人,只要她塞进来的是有能之辈,可以帮助《无道》变得更好,他都没有意见。

    楚夏星闻言相当满意,她原本顾忌王丰田不愿调剧本,现在看来他挺有大师气度,单纯是对许导的作为比较愤慨。剧本围读会当天,楚夏星再次带着行李进组,她扶着行李箱在门口等人,终于见到火急火燎的韩楚宁。她望着仓皇的外甥女眉间微凝,见怪不怪地责备:“你是不是怕迟到,没吃早饭就往外跑?”

    楚夏星对韩楚宁的懒散早有预料,韩楚宁面对大姨的冷脸,她下意识地顶嘴道:“我吃了!”

    楚夏星冷笑道:“吃什么啦?你跟我说说?”

    韩楚宁弱弱张口:“我……”

    楚夏星嘲道:“路上喝了两口西北风?所以现在感觉饱啦?”

    韩楚宁被怼得哑口无言,她的身躯微微瑟缩,视线心虚地飘荡起来:“……”

    楚夏星眉尖一挑,她颇为严厉地训斥:“早跟你说不吃早饭胆结石!你这个小孩怎么不听话呢?唯恐自己的身体太好是吧!”

    韩楚宁面对暴风教育,偷偷嘀咕道:“哪有那么夸张……”

    楚夏星不耐地将手里的行李箱推给她,皱眉道:“行啦,你直接带着箱子去我房间,别让菁菁再跑一趟。我自己去参加剧本围读会,你让菁菁给你搞点吃的!”

    助理李菁已经上楼放一波行李,她原本还要下来拿第二波,但楚夏星觉得韩楚宁可以顺手运上去。

    韩楚宁:“但我不参加不合适吧?”

    楚夏星斜她一眼,冷漠道:“你饿死也不合适吧?”

    韩楚宁:“……”

    韩楚宁闻言,她哪敢再跟固执又暴躁的大姨顶嘴,果断地拉过行李箱,飞速地逃离现场,展现出强大的求生欲:“那我吃完马上就过去!”

    因为两人一向都是如此相处,所以都没觉得双方的态度有何问题。然而,这一幕落到其他人眼里,却是楚夏星凶神恶煞地训斥韩楚宁,还欺压对方搬行李。

    侯深越坐在保姆车内,他遥望门口的事情眉头紧皱,尽管没有听清两人的对话,但感受到楚夏星的强势和韩楚宁的弱小,心里有点不舒服。

    会议室内,楚夏星再次碰到侯深越,她察觉男主演的态度发生巨大变化,跟上一回客气礼貌的态度截然不同,简直就是180°大转变。侯深越对着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莫名让人感到怪怪的。

    众人都在谈公事,楚夏星也就没放在心上,她一向不在意外人态度,还是惦记着剧组工作。

    会议进行一小会儿,吃完饭的韩楚宁偷偷摸摸地溜进来,她没有被其他工作人员发现,小心翼翼地蹿进后面的座位。楚夏星见状不满地斜了外甥女一眼,她还在对其不吃早饭的行为耿耿于怀,觉得对方死活不长记性。

    韩楚宁卑微而弱小地低头,她躲避着大姨冷厉的视线,但心里却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韩楚宁:被骂就被骂呗,大姨还能打我不成?

    侯深越眼看两人的小动作,他越发确定楚夏星盛气凌人,甚至不明白韩楚宁为何要容忍对方!

    即使楚夏星是剧组导演,但韩楚宁也算有名编剧,用得着如此伏小做低吗!?

    接下来的讨论中,侯深越对楚夏星的冷待就越发明显,他偶尔都不愿意搭话的模样,让王丰田和韩楚宁都感到不对劲。

    王丰田坐在楚夏星身边,他小心地避开周围人,私下问道:“怎么回事?你们有矛盾?”

    楚夏星同样不懂侯深越的敌意,她脸上露出一丝迟疑:“没?”

    楚夏星真的不知道哪里有矛盾,这搞得她想要反击侯深越都犹豫,关键是没明白他态度转变的缘由。

    楚夏星还算镇定,韩楚宁看到侯深越要死不活的态度,她却是气不打一处来,愤而向好友发消息指责,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

    韩楚宁:我才在大姨面前夸过你,你就莫名耍大牌,让我啪啪地打脸?

    侯深越收到韩楚宁的消息,他悄悄地低头查看,本以为是嘘寒问暖,不料收到迎头暴喝。

    韩楚宁的文字相当激愤,她看上去恨不得隔着屏幕将他撕碎。

    [大哥,您怎么回事?居然敢跟导演顶嘴?您又觉得自己配了!?]

    [赶紧给楚导道歉!你不配跟她顶嘴!!!]

    侯深越拍马屁却拍在马腿上,他此时两眼发懵:“?”这不是帮你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