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手机在线阅读

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天选预言家 [无限] > 游园惊梦 第42章 开膛手9
    段易暂时没回答明天的话, 而是推开他的手, 转而走到床头,从床头柜下摸出一支烟, 点燃后深深吸了一口。

    尼古丁的刺激让他劳累了一天的、显得有些混沌的大脑清醒了几分。

    嘴角吐出几丝烟雾, 顺着鼻尖往上爬, 段易隔着这缕烟看向明天, 忽然发现他身上时隐时现的那种神秘感, 似乎有些让人不由自主地想靠近、观察、琢磨。

    这种气质实在会让人感到刺激, 但也十分危险, 跟香烟里的尼古丁一模一样。

    于是直到烟蒂往下坠到地上摔成了粉, 段易才想起来,他刚才竟好一会儿都没吸烟了。

    顺手掐灭烟头, 眼见着明天走到自己跟前, 段易伸出手,一把攥住他黑色T恤的领口。

    手上用了几分力,段易身体前倾, 与明天四目相对。

    “她敢这么相信你, 肯定是因为你对她说了更多的信息。如果你是想问这个, 我好像是挺介意。不过——”嘴角挑起笑,段易的目光显出几分刻意的漫不经心。“也可能谁相信你, 谁就会被你坑。那我介意什么?”

    说完这话, 段易松开明天, 干脆利落地转身踏进浴室刷牙, 半道上对他说了句:“大家差不多该回来了。你该走了。免得我俩被怀疑。”

    ·

    6点40分, 玩家在餐厅聚集,开始就今晚的投票展开讨论。

    6号预言家温如玉率先开口道:“9号是好人。今天——”

    看向3号,她有些犹豫,“昨晚女巫没毒3号……今天我们不能出3号。3号多半是狼王,他会开枪的。”

    9号接了3号彭程和6号温如玉的双金水,无疑立刻成为全场身份最高。

    所以9号许若凡现在很有底气说话。她开口道:“女巫为什么没有毒3号呢?她在犹豫什么?是还想听一轮查验吗?那3号——”

    看向彭程,她再问:“人家6号有查验,立刻就爆出来了。3号你的查验呢?”

    彭程轻咳一声道:“我早就报查验了!我今天跟5号、6号一组。6号是跟我对跳的假预言家,我一早就跟5号说了,我查的2号,他是狼!”

    许若凡听到他的笑意,几乎有些不可控地笑了一下。

    其后她勉强收起笑容,再面向其他玩家道:“我现在还是想问女巫,你为什么不毒人?我其实觉得女巫可以跳出来。”

    “很多神职应该都还在场。所以女巫跳出来不要紧。现在6号预言家验到的是金水,3号大概率狼王,不好直接投他。我们需要借助女巫的话来盘逻辑。否则一切很难进行下去……”

    “再有,如果女巫不跳,我会怀疑女巫已经不在了。”

    这个时候顾良开口了:“我是女巫。我没毒3号的原因,是因为我跟他一组。你们可以看到,昨天他受伤是最严重的。这是因为他在保护我们组员。所以昨天我认为他的身份做好。或者说,就算他拿到的是一张狼牌,我觉得他人品是好的,我愿意今天和他再当一回队友。”

    “所以我跟他今天一起去了10月1日。赢得对局固然重要,在3号的帮助下探索副本,以便最后大家能通关,这点同样重要。”

    “我没毒他,还有一个原因。探索阶段,我、3号、4号以及6号一组。4号进囚牢后,这组剩3、6和我。你们可以看见,我正好跟两个预言家一组。所以实际上,我可以通过白天的观察,再进行一轮判断。”

    “以上两点,是我昨晚暂时没有开毒的原因。”

    许若凡听完他的解释,想了想道:“倒也合理。那你第一晚——”

    顾良道:“我第一晚救的8号。他是我的银水。一会儿投谁,大家可以再讨论。如果大家决定今晚毒3号,我可以开毒。”

    5号顾良跳女巫,给8号查丛飞发了银水。

    双金水的9号许若凡当即看了他一眼。“对于今晚票谁,银水有什么建议?”

    查丛飞眨了两下眼睛,只说:“你来决定吧。你的身份最高。”

    许若凡叹一口气,犹豫了一会儿,只得再看向2号明天:“2号大佬怎么看?”

    明天道:“我觉得今天女巫跳出来并没有问题。但除了女巫,我还希望有一个人能跳出来。谁在一开始拿到了盗贼牌?”

    一时之间并没有人回答明天的问题。

    于是他看了看众人,再道:“如果盗贼不跳,盗贼大概率拿的是一张狼牌,又或者是第三方里的某个角色。否则他完全可以讲一下他埋的是什么牌。现在他不讲,只能我们自己盘。”

    “预言家、女巫都在,但不知道白痴和猎人在不在。你们俩如果在,不用跳出来,但你们自己心里得有数。如果这两神都在,盗贼可能拿了狼牌,埋了民牌。现在1号还不知道是什么身份走的,狼人有屠民的可能。所以我认为今天平民不应该抗推。”

    “至于今晚出谁——”

    停顿片刻,明天道:“我还是昨天那个思路。三个狼的板子,倒钩狼不好打。3号、4号双狼上警,警下会有一狼给自己悍跳的狼队友投票、选他为警长才合理。”

    “没有上警的有5、6、8、11。5号女巫,6号预言家,所以8和11里出一狼。其中8号是女巫的银水。三狼的局,狼自刀的可能相对小一些。那么11号的身份就相对更加可疑。正如我刚才说的那样,平民不能再抗推。我希望你不要再划水,好好把自己表水清楚。”

    “我、我能怎么表水?我闭眼玩家,啥也看不到。我现在穿神的衣服,也不合适了吧?谁信我啊?”11号玩家有点痛苦地叹口气,然后又道,“这种游戏里,生生死死的,没谁规定不能贴脸吧?我不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我是想要金币的。我指天发誓,我真是平民!否则我明天被NPC搞死。总之,既然平民不能抗推,你们就不能出我!”

    11号赌咒发誓的行为,暂时让盘逻辑有点进行不下去了。

    眼看着众人一时似乎无话可说,而此刻即将到达晚上10点投票结束的时间。

    12号尹莹莹轻轻吸一口气,开口道:“我同意2号的看法。现在很可能神多民少。民最好不要抗推。你们如果不知道投谁,可以投我。我是白神。白天投我,狼人晚上刀我,这没关系。4号已经走了,3号今晚会被毒。我用一个神职保剩下的民。我觉得我们好人可以赢。”

    如此,晚上10点,投票结束。12号尹莹莹被票。

    系统广播响起来:“12号尹莹莹发动技能,免进囚牢,但之后会失去投票能力。”

    晚上10点半,段易趁没人,去到了3号彭程的房间。

    ·

    彭程敦敦敦一下子喝了几大口水。“不是,这5号啥意思啊?兄弟你别骗我啊。你不是说女巫被你埋了吗?”

    “女巫确实被我埋了。所以他在撒谎。”段易道。

    “你把我给整蒙了。”彭程五官都快皱到一起了,“我是狼王,我看得见谁是我狼队友。8号铁好人一个,5号帮他做身份啥意思?”

    段易看向彭程:“你听到我喊5号哥了?”

    “听到了啊。”彭程道。

    “我对他挺了解。他算是会玩的。”段易道,“我猜他是丘比特,8号是他链接的两个情侣之一。再要么,他和8号是情侣牌。”

    见彭程还有些没反应过来,段易进一步解释道:“我认为丘比特应该会找他链接的情侣单独沟通,继而通过一些口头上的试探、行为上的判断,确定他们的身份。”

    “这种情况下,如果5号是丘比特,他也许已经判断出,他链接的人是两个好人。所以丘比特、以及链子上的两个情侣,这三个人属于好人阵营,他们会对付我们狼人。”

    “8号是链子中的一个,如果他被投出去,另一个好人也会死。好人会一下子损失两个。这就是5号要尽可能保住8号的原因。”

    “还记得昨晚投票时,2号明天让警下的5、8、11发言表水吗?昨晚没能把他们票出去,今天嫌疑最大的还是他们三个。所以,为了保住8号这张他认下的好人牌,5号丘比特假装女巫,给8号发了银水。”

    “当然,如果他不是丘比特,他和8号是情侣牌,道理也是一样的。”

    彭程似懂非懂。“可他为什么不直接跳丘比特?”

    段易道:“他当然不能跳。狼如果想屠神,杀丘比特或者女巫,其实都可以,他本人倒不影响。但一旦他爆出链子,狼刀了链子中的一个,一次就可以刀两个好人。”

    彭程再问:“那其实丘比特也可以找别的好人事先串通好啊。比如他可以爆个假链子骗狼人。”

    段易点头:“是有这样的可能。但这个可能性很小,其一,5号是新人,跟大家没有认识的基础,他取得大家信任的可能性很小;其二,他探索阶段一直和你在一起,你最清楚他有没有时间跟其他人沟通;其三,5号怎么判断谁好谁坏,以至于让那人跟着他演呢?一旦他判断错误,就暴露自己是丘比特了。”

    “那、那倒也是——”彭程摸了摸鼻子。

    “当然,你说的确实是一种可能。不能完全排除。但他跳女巫还有另一个原因。”

    段易解释道:“我刚说了,我认识5号,他很聪明很敏感。他这次作为丘比特,应该也在猜测女巫牌会不会已经没了。所以他跳女巫,就是想看有没有人和他对跳。”

    “一旦有人和他对跳,他可以脱女巫衣服,承认自己是丘比特。所以他跳女巫并没有太大风险。但现在没有人跟他对跳,在他的视角里,女巫已经没了。”

    “刚才2号的分析你听到了。在2号的视角里,女巫还活着,所以他猜测狼会屠民。但你我二人知道,现在5号丘比特也知道,女巫已经不在了。”

    “昨晚1号进囚牢,没有使出任何技能,在丘比特眼里,她暂时只能被认作是民走的,因此场上剩4个平民、4个神。”

    “所以其实……挺可惜的。”段易叹了一口气。

    彭程问:“可惜什么?”

    段易道:“可惜5号丘比特的想法是好的,12号的发言却打乱了他的计划。我想,他应该是准备把自己思路说出来,说服大家狼其实不一定会屠民,他并不想让白痴牌跳出来。但正如我说的那样,他想要保护他的链子,同时又不想跳丘比特。他估计还在想说辞,怎么在穿女巫衣服的前提下,让好人转而认为这是屠神局……但这个时候,12号已经跳出来了。那就没办法了。”

    呼出一口气,段易身体向后靠在沙发上。

    彭程眨巴两下,拍了几下脑门,道:“算了,丘比特脑子里在想啥,我们先不管了。那现在怎么说?我们是刀12号屠神,还是刀8号、一次刀死链子上的两个人呢?”

    沉默片刻,段易看向他,手指在平板上点了一下。“我刀了9号。”

    “哎卧槽,为什么?”彭程有点懵。

    “因为我猜到她是猎人。”段易道,“2号分析这是屠民局的时候,记得他的原话吗?他其实没有肯定地下结论。他的原话是,猎人、白痴自己判断,如果这两神都在,那么五神在场,这才有屠民的可能。那你觉得……12号为什么敢在听完这话后立刻跳出来?”

    彭程眼睛亮了:“她自己是白痴牌,她知道自己在场,而她……知道猎人是谁!”

    “正是这个道理。6号预言家,5号女巫,丘比特应该也还在;12号知道自己是白痴,并且她知道猎人也在,才敢认同2号的分析,认可这是屠民局,故而跳出来为平民挡刀。”

    “那么……谁和12号关系最好,让她能够这么信任呢?”

    “只能9号是猎人了。”

    彭程有点兴奋,但又有点紧张。“可万一9号带走我……”

    “她不会带走你。她以为你会被女巫毒。”段易道,“5号非常聪明,可惜他拿的牌不好玩。他没法把真链子在狼人面前爆出来,否则我们一刀可以刀走两个。他想假穿女巫衣服,试探盗贼埋的是不是女巫,可他没来得及解释,12号抢先发言,好人们就彻底被误导了。到最后,5号再想解释,来不及了。”

    ·

    几乎同一时刻,9号许若凡房内。

    12号尹莹莹坐在她面前:“你说……他们会不会刀我呀?”

    问完这话,发现许若凡并没有回答,而是紧皱着眉头,尹莹莹便问她:“怎么了?你看上去好像很担心?”

    许若凡确实一脸担忧。

    抬起头看向尹莹莹,她道:“集中讨论的时候,我忘了一种可能。你有没有发现,为什么从头到尾,没有人去盘链子的事?”

    尹莹莹仔细回忆了一下讨论时的情形,问她:“你……怀疑5号?”

    “是。我忽然想到一种可能,万一女巫牌没了,那5号就是假女巫。”许若凡面露忧色,“可我现在想,如果他是丘比特,或者他是链子上的人,那他跳女巫的目的是什么?”

    “保8号查丛飞。”尹莹莹道,“警下确实多半有狼,最后焦点就在8号和11号身上。5号给8号发银水,就是在保8号。”

    “真的是越想越奇怪。”许若凡道,“主要问题是,5号如果是真女巫,应该尽早把3号带走为妙。不然谁知道会生出什么变数,可是这都快11点了……他到现在还没开毒。”

    许若凡话音刚落,她的卡牌震动起来。

    “怎么了?”尹莹莹立刻紧张地站起来。

    许若凡看完卡牌内容,额头立刻冒了汗。“他们刀了我。系统让我在10分钟内决定带谁走。”

    “带5号吗?”尹莹莹问。

    思忖片刻,许若凡摇头:“不……3、4双狼应该没跑了,那么场上还有一狼。现在5号如果是假女巫,他保了8号……他俩共边、同时又欺骗了好人的话,他们只能是第三方!”

    “8号可能是盗贼,他埋了女巫,所以5号知道女巫不在了,敢穿衣服。”

    “5号可能是丘比特,8号可能是他链接的情侣之一。8号倒牌,另一个情侣也会倒。当然,5号也可能跟8号是链子。”

    “这样看来,刀5号,如果他是丘比特,第三方我们就只能干掉一个。但如果刀8号,第三方一定会倒两个,因为无论是和5号成链子,还是和隐藏起来的另一个人成链子,8号始终在链子上!我直接带走8号最划算——”

    手指划到平板上,正要做出选择,许若凡想到什么,忽然放下了手。

    “怎么了?”尹莹莹问她。

    “关于5号和8号是第三方阵营,是我忽然想到的一个猜测。女巫至今没行动,很可能表示我的猜测对了。但这件事我不能百分之百确保,我还是不能让3号这个狼王活着。所以我还是得先把他带走。但这样一来……你一定要帮我说服3号,让他相信8是脏链子里的牌。他得带8号走。”

    许若凡只剩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已经来不及细细盘算。

    这已经是她能想到的最佳的、最稳妥的选择。

    她手指抖了一下,然后赶在时间限定前,选择了3号彭程。

    紧接着,9号许若凡进囚牢的广播响起。

    但关于要求3号彭程进囚牢的广播却还没有传来。

    ——3号确实就是狼王,系统给了他10分钟的时间,让他决定该带走谁,这个事实在尹莹莹和许若凡面前已不言而喻。

    许若凡拉住尹莹莹的手。“快去,抓紧时间说服3号带走8号。否则他们狼人赢不了,我们好人也赢不了,赢的会是第三方!”

    ·

    3号房内。

    彭程正端着平板懵逼。“我去,我被猎人带走了。我该带哪个?8号、还是12号?”

    段易道:“其实都可以,8号如果是民,链子上的另一个应该也是民,直接死两个民,后期我就屠民。刀12号的话,那我后面就屠神,其实都差不多。那我抛硬币……”

    “哟,正面,刀8吧。”

    “哎哎哎……行……”

    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彭程在段易的怂恿下选择开枪带走8号。

    “那我警徽给谁?”

    段易想了想:“其实可以给2号。他平民跑不了。明晚投票是出5号这个第三方的轮次。我会想办法说服2号投5的。另外,实际上你把警徽给他的行为,也是泼他脏水。到时候,大家会以为第三匹狼是他,而不是我。”

    彭程依然被说服了,一通操作选定了警徽继承人。

    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响起,段易对彭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人往衣柜里藏去了。

    彭程去开门的时候,恰逢广播声响起:“请3号玩家、8号玩家进入囚牢。”

    “3号玩家失去警徽,选择2号玩家继承警徽。”

    打开门,站在原地,彭程愣住了——只走了一个8号?8号没有链子啊。

    他被面前的姑娘拍了好几下才回过神,随后发现眼前走廊里站着即将去往囚牢的9号许若凡,以及望着自己的12号尹莹莹。

    “你、你们有什么事吗?”彭程显然还没有回过神来。

    尹莹莹挠了挠头:“本来想让你带走8号,因为我们怀疑8号是脏链子里的……不过现在看来好像不是……那个……我先送9号去囚牢,回来咱们再分析——”

    尹莹莹的话还没说完,眼前的房门忽然被人合上了。

    那是藏在彭程房里的段易下的手。

    他听到尹莹莹的话,从衣柜里悄无声息走下来,贴墙根靠近房门,再抬手把房门合上了,从走廊里看过去,就像是彭程自己关的。

    门板背后,彭程懵逼地瞪着段易:“哎哟卧槽大兄弟,你一直忽悠我?”

    段易赶紧道:“我一定会救你们出来。包括邬君兰。”

    一听到“邬君兰”三个字,彭程好像自然而然就心软了。

    “你、你……”

    “相信我。”段易攀住他的肩膀,“这次的副本显然有难度。NPC也算是个神枪手了。你觉得是12号高中女孩子能带你赢,还是我?”

    “哎……道理我都懂,就是这游戏真他妈不适合好哥们儿之间玩儿。”

    段易语重心长:“就当打麻将,金币有输有赢,很正常。一会儿你出去,别跟12号说什么。”

    “行。我知道。”彭程看一眼时间,“差不多了。我就当去囚牢养伤了。走了啊。”

    “一定要相信我。”段易表情恳切。

    “诶,知道!”彭程跟段易碰了下肩膀,算是不计前嫌。

    之后他打开房门,重新走入囚牢。

    ·

    同一时刻。2号房内。

    “现在的狼坑其实已经很清晰了。既然警下没有狼,那就在警上。7号段易,10号苏乐章里面出一个狼。”

    6号温如玉看向明天:“你验谁?”

    明天站在窗前,并没有看温如玉,只是淡淡道:“不用验。到时候你直接说10号是狼。”

    “你……你……”温如玉想通了什么,声音扬起来,“你该不会是、是脏链子里的预言家吧?那我这、这枪帮你挡的……”

    “偶尔一局的金币输赢,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能带你们出去。”

    明天回头看一眼,声音非常温和,但温如玉没来由抖了一下。

    “我认为事已至此,你应该很相信我了才对。”

    温如玉没说话,只是默默听着明天嘴里传来的、让她莫名其妙觉得非常不安的语句。

    月光从旅馆后方的小巷透进窗,把明天的侧影染上一层寒霜。

    他用清清冷冷的语调轻声说:“开膛手的子弹已经上膛。枪声就要响起。每个白色教堂区的人都难以独善其身……他会杀掉你们,一个接一个。”

    “如果这道题你们好人至今没破解,你也只能相信我这个第三方的预言家。”

    再看向温如玉,明天道:“所以,我可以再教你一点。在这场游戏里,想要赢得金币,想要活下去,其实狼人杀对局并不是重点。这游戏的关键在于,谁把通关解密的方法先掌握在手里,谁才拥有真正的主导权。”

    “就好比其实我这次跟你这个好人打的是明牌。你早知道我是预言家,在你的视角里,也早就可以去盘我在脏链子里的可能。但你作为好人,找不到通关办法,也只能选择依附我。”,,网址m..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