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手机在线阅读

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成了死对头的虚拟恋人 > 第67章 第 67 章
    宋景明没想到秦砚就这么把他卖了, 避免话题深入, 他马上接口:“也就闲着没事随便聊聊而已!”

    说完往韩峰的方向看过去,见炭已经烧着, 他忙又说, “现在傅总来了, 那就不聊了, 正好东西也都准备好了, 咱们还是去烤肉吧。”

    他刚才只是拿傅岳庭举个例子而已, 可秦砚随口就把话说出来把他吓得够呛, 难保再聊下去就把他暴露了, 平白无故得罪了傅岳庭,那他图什么呢。

    所以说完话, 宋景明就干笑两声, 先一步往烤架走了过去。

    傅岳庭沉默。

    他来的不是时候,想后悔也已经晚了。

    听到宋景明说不聊,他下意识转眼看向秦砚, 有心接着秦砚的话问下去, 可话题被宋景明岔远, 他又不好开口。

    秦砚没注意到他的视线,只道:“走吧。”

    这件事没什么好隐瞒, 但也的确没什么好聊。

    傅岳庭抿唇。

    两人在宋景明之后来到烤架旁时, 韩峰和简雪已经放上了烤网, 上面铺着各类烤串, 简雪兴致勃勃地往上刷酱, 滴下来的油汁砸进炭火里,发出“滋滋”的声响,散出一股烟雾,也很快爆出阵阵浓香。

    宋景明当即忘了刚才的插曲,跑到简雪另一旁,架起烤盘在上面煎虾煎鱼。

    两个人一左一右,玩得很有干劲。

    韩峰功成身退,但是看了看周围满架子的食材,和角落里的十大箱冰镇啤酒,想了想,堆了满满一托盘送去傅岳庭家里,给上上下下的员工吃。

    他走后,秦砚见宋景明和简雪烤得有模有样,转而走到临时搭起的长桌边,把新买的一次性碗碟拆开。

    傅岳庭也起身去帮他整理。

    秦砚道:“你可以先去休息。”

    “没关系。我不累。”

    秦砚说:“说好请你吃饭,没想到却让你从早忙到晚。”

    傅岳庭放下手里的纸盘:“这有什么,我今天本来也没事要做。”

    见秦砚还要说什么,他转而道,“下个星期我大部分时间不在公司,签约的事要延后几天。”

    秦砚问:“出差?”

    傅岳庭稍有些犹豫,但还是如实说:“不是。是我母亲的忌日。”

    秦砚动作微顿,看向他:“抱歉。”

    “没什么。”傅岳庭说,“她在我小时候就过世了。”

    短暂的一阵安静过后。

    秦砚问:“什么时候出发?”

    傅岳庭说:“后天。在那边待三天就回来。”

    秦砚颔首。

    后天是周二,中间三天不在,那就是周五回来,算上周一,一共四天。

    这段时间,正好用来给公司走章程。

    宋景明忽然回头喊:“老秦,快来,丫头烤的金针菇好像熟了!还有我的铁板五花肉。”

    闻言,秦砚拿起两个纸盘走过去。

    傅岳庭拿了一双筷子。

    宋景明做贼之后的心虚劲头还没过去,看见他们两个站在一起心里就打鼓,若无其事地问:“刚才聊什么呢你们?”

    事关傅岳庭的**,秦砚道:“家常。”

    宋景明:“……”

    秦砚根本没有心。

    多年的兄弟了,一点儿也看不出他的纠结。

    不过既然一问不成,他只好边撒孜然边去偷看傅岳庭的表情。

    看不出什么异样,才稍微松了口气。

    他转念一想,就算秦砚在傅岳庭面前再莫名其妙的直言直语,也没可能会当着傅岳庭的面,说出傅岳庭看上自己这种话,那就不是直,那是二皮脸加上脑子八成有点问题。

    秦砚既不是二皮脸,脑子也十成没有问题。

    想到这,宋景明才终于笑嘻嘻地说:“你们尝尝我的铁板五花肉煎得怎么样。”

    简雪脸皮薄,问不出这种话,烤好就默默地把东西夹进秦砚手里的盘子上,听到宋景明出声,也默默地为秦砚考虑。

    她说:“哥手里拿着东西,不方便。”

    宋景明一看。

    也是,秦砚两只手都拿着纸盘,烤架前也没地方搁。

    傅岳庭这时上前一步:“我帮你。”

    简雪正要抬手去接秦砚手里的盘子,方便秦砚空出手来,听到傅岳庭开口,猜他是要去接,又默默地把手收回来。

    宋景明和她想法类似,就夹了一片烤好的五花肉放在盘子里。

    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傅岳庭握着筷子夹起这片肉,送到秦砚唇前。

    还贴心提醒一句:“小心烫。”

    宋景明:“……”

    合着您是这么个帮法??

    简雪也呆了呆。

    秦砚吃了肉片之后,才看到宋景明和简雪两人诡异的表情:“怎么?”

    宋景明先回过神来:“没怎么……好吃吗?”

    “不错。”

    话落,秦砚转脸对傅岳庭道,“谢谢。”

    傅岳庭说:“不客气。”

    宋景明看着他们,不知道为什么,看得非常烧心,非常的想转移话题,于是说:“你再尝尝这个金针菇熟了没有。”

    说完就想抽自己的脸。

    但也迟了。

    听到他的话,傅岳庭表面不动声色,但手上很及时,从盘子里拿起一签金针菇,用筷子撸下一小片,仔细卷好,才送到秦砚面前。

    宋景明全程看着傅岳庭的动作,眼馋又羡慕。

    他这辈子都还没被这么喂过。

    虽然也很想体验一回,可仅有的理智让他记起眼前这位在商界的名声,继而想到还想多活几天,就把馋到嘴边的口水悄悄咽下去了。

    他心里憋屈,索性眼不见心不烦,对秦砚说:“好了,你们尝过就先回去坐吧,这里又是火又是烟,我和小雪忙就行了,免得你们也热得难受。”

    他们站着的地方有风扇,风一吹,热度都往烤架前烘过来,确实很热。

    加上其他东西都还没熟,秦砚也就没再继续等,端着纸盘回到长桌前。

    长桌是三张方桌拼凑的,上面满满摆着托盘,刻意留了一张方桌的空余,正好供他们五个人落座。

    韩峰回来的时候,看见桌上已经摆了两盘,一脸惊喜:“烤熟了?”

    宋景明说:“只熟了一点。”

    见状,韩峰直接走过去:“烤不熟加火嘛,你们这太慢了。”

    宋景明于是又被罢免。

    他也回到长桌前,发现秦砚和傅岳庭正在摆餐具。

    一个拆一个摆,默契得插不进手,他看得也难受,就扭头去拿了刀拆酒。

    烤架那边有了韩峰,也的确效果显著。

    简雪则彻底成了个跑腿的,帮忙拿这拿那,没一会儿,桌上就堆满了烤串。

    韩峰最后把鱿鱼端上桌,挑了火,把一些要时间慢慢烤的东西架上去,就招呼说:“可以吃饭了!”

    宋景明把开了箱的啤酒搬过来,先开了五瓶。

    长桌拼着,五人坐着三面。

    秦砚和傅岳庭坐一边,宋景明和简雪坐一边,韩峰要时刻掌火,自己坐一边。

    宋景明开了酒先给他倒一杯:“韩叔,凉快一下。”

    院子是露天的,又被烧烤的热气蒸着,现在来一杯冰镇啤酒,舒服又凉爽。

    韩峰抹了一把额头的汗,喟叹一声,对大家说:“你们也喝啊!”

    秦砚想到早上,免得傅岳庭再被误会,转脸对他说:“不要多喝。”

    傅岳庭还没开口。

    韩峰就不满地说:“你怎么老是管着岳庭喝酒,在自己家里,喝点酒怕什么。”

    傅岳庭解释一句:“他是怕我喝醉。”

    “啤酒有什么度数,你当饮料喝都无所谓。”韩峰大手一挥,“再说了,之前喝醉了也没见出事嘛,你就喝你的,不要理他。”

    听到他这句话,宋景明不由也想起早上在傅岳庭卧室门口见到的画面,但牢牢闭嘴没有出声。

    秦砚也没再多说什么。

    其实原本即便他再提,傅岳庭今晚也没打算多喝。

    这段时间,他醉的次数已经够多了,如果沾酒就醉,他担心秦砚会起疑。

    只是,可能是刚才秦砚的嘱咐激起了韩峰的逆反心理,加上之前傅岳庭在桌上从来不抗拒喝酒,他自然以为傅岳庭喜欢喝,偏偏秦砚不让傅岳庭多喝,这多折磨人呢?

    在家里又不是在外面!

    所以吃饭到后半,趁秦砚期间出去接电话的功夫,为了让傅岳庭吃喝得尽兴,韩峰喝一杯就跟傅岳庭碰一杯,碰一杯再说一句:“你放心喝,啤酒没度数。”

    洗脑效果上佳。

    傅岳庭也不想去驳秦砚长辈的面子,他碰一杯只好喝一杯。

    宋景明见状,也过来凑热闹。

    两个酒鬼轮番上阵,傅岳庭的酒量哪里撑得住。

    韩峰正跟傅岳庭碰到第不知多少杯,宋景明余光见秦砚回来,举拳猛咳一声。

    韩峰条件反射从凳子上蹦起来:“我去看看羊排烤好了没有!”

    宋景明也想溜,没来得及,就坐在位置上看天看地。

    秦砚一眼看出他们的异常,走到傅岳庭身旁才发现不对。

    “傅总?”

    看到他,傅岳庭反应了一阵,才把手里的酒杯藏到桌子底下:“我没喝酒。”

    宋景明:“……”

    他看傻了。

    这是傅岳庭?

    秦砚转脸看向他:“你明知他酒量不好。”

    宋景明眼皮狂跳,抬手挡在面前,假装挠头。

    秦砚收回视线,再看回傅岳庭:“你感觉怎么样?”

    傅岳庭直觉这道声音远在天边,只勉力坐正:“我没醉。”

    秦砚又看宋景明一眼。

    宋景明又去挠头,心里非常冤枉。

    分明是韩叔造的孽,却把他留下来挨训。

    而且他也不知道傅岳庭酒量这么差啊,竟然喝啤酒也会醉,这才哪儿到哪儿——

    还没想完,他看见脚底下东倒西歪的酒瓶,忙抬脚往里踹了踹。

    秦砚已经转脸问傅岳庭:“你想回去休息,还是再坐一会儿?”

    “这么早回去干嘛!”傅岳庭还没说话,韩峰就把烤好的羊排端来,“吃完再走!”

    羊排表层裹着一层酱汁,油水还在微微颤动,被韩峰一条条切好,外酥里嫩,香得挑逗味蕾,宋景明一见就口水分泌,赶紧套上手套,伸手抓了两条,一条给简雪,另一条已经在嘴里。

    韩峰特意给傅岳庭挑了一块。

    傅岳庭拿起筷子,手在半空停了良久,也没有动作。

    韩峰撞了撞秦砚。

    秦砚看见,问他:“怎么了?”

    傅岳庭看向他,薄唇微抿,顿了顿,才低声说:“骨头没剔。”

    闻言,秦砚随手从托盘里拿过切肉的刀,帮他把骨头上的肉一片一片切下。

    傅岳庭才夹起一片,然而递到唇前,又停了。

    秦砚又问:“不喜欢?”

    傅岳庭又看向他:“会不会烫?”

    秦砚拿起筷子从里面夹起一片,尝过对他说:“不烫。”

    宋景明就坐在两人对面。

    看着看着,他低头去看手里豁了几个牙印的羊排。

    突然它就不香了……,,网址m..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