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手机在线阅读

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金屋藏莺 > 第17章
    苏莺在接到谢景臣电话的那一刻仿佛就彻底醒了酒。

    谢景臣恳切地拜托她去警察局一趟, 说他自己搞不定。

    苏莺几步跳下台阶, 想起自己手里还有下午买来的东西,便扭头交给了穆棉,话语仓促地对穆棉说:“棉棉你帮我拿宿舍去, 我有急事要离开。”

    穆棉也喝了酒, 但不至于醉, 点点头接过苏莺的购物袋来,很关切地问:“怎么了?”

    苏莺没有细说,只是告诉她单羲衍那边出了点事情她需要过去。

    穆棉便让她赶紧去。

    苏莺转头跑到路边,正伸出手去拦出租车, 池洛就追了过来。

    “学姐,”池洛担心道:“没事吧……”

    苏莺扭头, 对他笑了下,话语冷静地回他:“嗯。”

    “不早了, 快回学校去吧。”

    池洛本想对她说这么晚了要不要我陪你,到底觉得逾越, 最终只是轻抿了下嘴唇, 对她说了句:“学姐,生日快乐。”

    他过来就是想要亲口对她说一句生日快乐的。

    苏莺微怔, 而后浅笑道谢。

    不远处有辆空车驶了过来, 苏莺招手拦下了出租车。

    在车缓慢停靠在路边的时候,池洛抓紧最后一点时间对她说:“生日礼物晚点给你,学姐先去找你哥哥看看情况吧。”

    苏莺点了下头就钻进了出租车里。

    卫常走过来的时候,正巧听到池洛说的那句话, 也刚好看到苏莺坐进车里的那一晃而过的侧影。

    哥哥?

    卫常想到苏莺刚才情急之下喊出来的名字。

    是单羲衍。

    那个今年在清大开学典礼上发表讲话的大神级别的人物。

    也是……几个月前的毕业季,掀起论坛上腥风血雨中的当事人之一。

    当时是有人爆料隔壁外国语学院的毕业生单曦微和清大的金融系教授谢景臣之间的关系,从而把单曦微的哥哥单羲衍也牵扯了进来。

    因为单羲衍和谢景臣是大学时期的好朋友。

    这件事这个月才入大学的池洛不知道,但卫常却是知道的。

    所以卫常自然也不信,单羲衍是苏莺的哥哥。

    他站在路边,望着那道出租车的影子汇入马路上的车海中,再也寻不到,才抬脚,穿过马路进了学校.

    苏莺到了警察局门口就急忙从出租车里下来,她一走进去就看到两个穿着高定西装的男人坐在里面。

    两个人身上的衣服有点褶皱,平日里梳得整齐的头发这会儿也微微凌乱。

    就连脸上也都有相近程度的挂彩,但并没有任何狼狈之态。

    一路提心吊胆的苏莺这才松了口气。

    没见到他们之前,她无法预知事态的严重性,但仅仅被告诉进警察局了,她就吓得不轻。

    而这会儿,谢景臣正站在旁边,一脸无语地瞅着他们。

    警察刚对他们做完笔录,也进行了思想教育,现在只需要交点罚款领人走就行。

    苏莺走过来时,谢景臣正在说这两个人。

    “单羲衍你怎么跟我说的?是不是你说‘没用的男人才会为了女人打架’?”谢景臣问:“那你现在是用行动完美证明你是那什么什么男人?”

    本就气不顺的单羲衍抬眸瞪了谢景臣一眼,“闭嘴!”

    谢景臣的目光又转向神情散漫的秦城,“还有你,这就是你说的男人的方式?”

    “同为男人,我可真不敢苟同喝点酒就扭打起来是男人的解决方式,而且还在酒吧门口。”

    “一个秦家少爷,一个sy老板,都是有头有脸有身份的人物,传出去你们丢不丢人啊?”

    苏莺停在了旁边,谢景臣也就停止了数落这两个幼稚的男人。

    他对苏莺说:“走完流程了,带人走就行。”

    苏莺点了点头,而后扭头瞥眼看向坐在座位上的两个男人。

    单羲衍只是和苏莺对视上了一秒,旋即就撇开了眼,目光里的不自然也随之遮住。

    秦城却坦然地看着她,眉眼含笑地与她的视线交织在一起,还话语懒散地对她笑着说:“苏莺,把我带出去。”

    赤-裸-裸的挑衅。

    单羲衍冷笑一声,话语犀利道:“你有什么资格让她带你出去?”

    秦城挑眉,目光始终落在穿着雾霾蓝法式衬衫长裙踩着帆布鞋的苏莺身上,他望着她笑,语气是那么的不经心,却又让人觉得他异常认真:“不是只有你有资格。”

    他看的人是苏莺,话却是回答单羲衍的。

    其实本来这种事情,交了罚款走人就行了。

    但是今天这两位都喝了酒,警察不太放心,而且还大打出手了,就让他们叫别人来领他们。

    本来嘛,谢景臣也可以直接一个人领两个走。

    但是他有别的用意。

    他就是谁都不管,都交给苏莺。

    让单羲衍真的警惕起来,别再这样混蛋下去了。

    都能为了人家去打架,为什么就不能承认自己喜欢上了呢?

    谢景臣在他们不注意时就已经退到了外面去,铁了心不插手这件事不得罪两个朋友。

    棘手的问题需要苏莺亲自解决。

    苏莺对办事的民警说:“这两位都是我朋友,我来带他们回去。”

    “请问在哪里签字?”

    单羲衍的气不打一出来,他瞬间站起来一把夺过苏莺刚捏在指尖的笔,气势逼人地冷声沉沉道:“不准!”

    苏莺皱眉,还未说话,就听到单羲衍警告似的说:“你只能带我走。”

    旁边的警察见状,让单羲衍放下笔坐好。

    秦城就翘着二郎腿,嘴角一直挂着笑看苏莺。

    苏莺从单羲衍的手中费力地一点一点把笔夺回来,在他目光近乎猩红发狂的注视下,话语平静无奈地说他:“你别这么幼稚。”

    语气像是在说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孩子。

    单羲衍听闻,气极反笑,冷着脸亲眼看到她签下名字后,转身抬脚就往外大步走去。

    他完全没有意识到,此刻的他有多失态。

    苏莺礼貌地对办事的警察说:“给你们添麻烦了。”

    而后看向不紧不慢刚站起来的秦城,话语无奈:“走吧,秦少爷。”

    秦城低笑出声,抬脚和苏莺一起往外走去。

    已经到门口的单羲衍用余光看到他们两个人居然还有说有笑,心肺几乎要被气的直接爆炸,头也不回地走下台阶就要离开,但被在外面等着的谢景臣给硬生生地扯住了。

    秦城问她:“为什么要帮我?他都生气了。”

    苏莺轻扯了个笑,“因为你也帮过我,而且……我把你当朋友。”

    秦城就知道她会这样说。

    “他每天都生气,不生气才奇怪。”苏莺又道。

    “你是这样想的?”秦城问道。

    苏莺有一瞬的茫然:“什么?”

    而后就说:“他的脾气就这样,稍微不顺他的意他就会生气。”

    “你别介意。”

    秦城哼笑,“我有什么可介意的,但是你就这么忍着?”

    苏莺眨了下眼,“你觉得我在忍着吗?”

    旋即她就笑起来,女孩子的笑容明艳,话语沉静道:“原来会,以后不会了。”

    秦城的眉梢轻抬,有点意外地多看了她一眼。

    两个人走出去,刚下了台阶,就看到徐特助从车上下来了。

    刚才在来的路上苏莺就提前给徐特助打了电话,让他去把单羲衍的车开过来接他们回家。

    要走的时候苏莺扭头对秦城笑着说:“以后别再玩这种把戏了,幼稚。”

    秦城目光温柔地含着笑意注视着她,神情依旧散漫,可话语却认真起来:“我没有玩,苏莺。”

    苏莺忽略掉他话语中的深意,只是回他:“总之,不要再打架了。”

    她说完就小跑到了单羲衍那边的车旁,和谢景臣打了招呼后就上了车。

    单羲衍刚坐上后座,另一边就上来一个人。

    他闭着眼不理她,苏莺仿佛也不想打扰他,只是对徐特助说了句回家,就再也没说话。

    车里的气氛沉默且沉闷,一路无言到家,徐特助帮忙把车在车库停好,单羲衍才冷冷地开了尊口,对徐特助说:“你回吧。”

    徐特助应了声就离开了。

    偌大的车库中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苏莺伸手,刚要打开车门,忽然被他扯住,不受控地向另一边倒去。

    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电光石火间,人就倒进了他的怀里。

    单羲衍拎起她来用力地钳制住,让坐在他腿上的苏莺几乎动弹不得。

    他近乎恶狠狠地捏起她的下巴,一点一点地跟她算起账来,冷声质问:“我只是你朋友?”

    苏莺轻蹙了下眉,才意识到他是在介意她在警察局说的那句“这两位都是我朋友”。

    她目光坦然地同他对视着,话语沉着平静,轻缓说:“男朋友。”

    “那他呢?”他的话语似乎更冰冷了,“他也配是你朋友?”

    苏莺轻咬了下嘴唇,她并不想和他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地吵架,便选了一个折中的话:“他帮过我。”

    “单羲衍,我总不能在一个出手帮过我的人开口要我帮忙时说不吧?如果我办不到那无可厚非,可问题是,我可以帮他。”

    “这次就算是还他人情了。”

    单羲衍心里这才稍微舒服点。

    但还是冷冷地哼了声,好像多少都有些不满。

    车里的灯光亮着,映出他的脸颊来,距离他很近的苏莺亲眼看到他紧绷的线条慢慢地松动下来,不再那么凌厉。

    男人的嘴角处和侧脸上还有眉骨的地方,都有伤。

    红一块紫一块的。

    苏莺抬手轻轻地用指尖触碰到,女孩子轻皱着眉问:“你怎么还去打架啊?好幼稚。”

    单羲衍的眉峰拢紧,眼眸轻眯,像是威胁:“谁幼稚?”

    苏莺轻哼:“谁打架谁幼稚。”

    “现在的初中生都不会用打架去解决问题。”

    言下之意就是,你们幼稚的连个初中生都不如。

    单羲衍不明情绪地由胸腔发出一声短促的低笑,他一把提起苏莺来,让她换了个姿势,正对着他坐着。

    她捧住他的脸颊,略低头,轻浅的吻小心翼翼地落在他的伤处。

    温热的气息洒过来,单羲衍舒服地眯了眯眼。

    车厢里的气温徒然升高,混着一层薄纱似的暧昧。

    在听到单羲衍和人打架的那一瞬间苏莺是真的不信的。

    她一路上都觉得像在做梦,很不真实。

    直到他亲眼看到他,脸上挂了彩,坐在那儿,她才敢相信,单羲衍好像真的为了她去跟人打架了。

    一个快三十岁的男人,居然跟个初中生似的,为了女人跑去打架。

    真的好幼稚啊。

    可她居然满心欢喜。

    这是她从未体验过的,被单羲衍在乎的感觉。

    像是棉花糖一般,轻轻的柔软,一含在嘴里,就瞬间融化掉了。

    “你不是说没用的男人才会为了女人去打架?”苏莺的话语娇软,带着笑意。

    灵动的像一只活泼的小黄莺。

    单羲衍沉了口气,嘴硬地为自己辩解:“我又不是为了你才和他动手。”

    苏莺不信,嘴角仍旧扬着笑,声音变得娇滴滴的,听起来媚意四起:“那你是为了什么?”

    “看他不顺眼。”

    ——

    2018.09.15

    本来真的很生你气的,谁让你总说话伤我。

    但很奇怪,我总觉得你还是在意我的。

    单羲衍,你说你跟秦城打架是看他不顺眼,可我知道,能让你们动手,绝对有我的原因。

    初高中的时候没有男孩子为我这样过,没想到长大了居然会经历一次。

    你都要三十岁了啊,怎么还跟个初中生一样冲动幼稚。

    可我好喜欢这样的你。

    这样……为了我冲动为了我幼稚的单羲衍,我好爱。

    ——.

    “国庆想跟微微他们一道去意大利?”

    “嗯?”苏莺被他吻的晕晕乎乎,意识和反应都有些迟缓,片刻后才回他:“想跟你一起。”

    “只要有你,去哪儿都好。”

    ·

    虽然例假期不太方便洗澡,但苏莺还是简单快速地用淋浴冲了一下。

    洗过澡后苏莺随手拿了件衬衫穿上,趿拉着拖鞋下楼去看九五饭盆里的狗粮还够不够。

    她帮小金毛添好粮,又换上干净的水,这才要起身上楼去。

    结果九五却在她要站起来的那一瞬叼住了她的衣服下摆,蹭着她呜呜叫。

    苏莺失笑,如了九五的愿,把它抱起来上了楼。

    进了卧室后苏莺就在床尾的沙发处坐下来,九五趴在她的旁边,脑袋枕着她的腿,特别乖顺地给她摸。

    苏莺拿着手机日常睡前刷一刷微博。

    结果这一刷,就刷出了让她十分意外的微博艾特。

    D站最受宠的一哥Fly,据说是一个跳舞特别厉害可以直接去舞蹈节目当导师的大神级别的巨佬,居然……专门发了一条视频祝她生日快乐???

    苏莺震惊错愕之余只觉得很莫名其妙。

    她虽然一直都有听过Fly这个人,但并没有关注过他以及他的视频。

    她只是从网上无意间得知他会很多个舞种,街舞、机械舞、霹雳舞、手指舞……甚至探戈,他都很擅长。

    所以这个人有“天生舞棍”之称。

    但苏莺并不认识他,而他应该也不认识自己啊……

    怎么会……突然给自己道生日祝福呢?

    苏莺不解奇怪地打开视频。

    视频里站着一个穿着黑衣黑裤的男孩子,他长得高,目测得有一米八以上。

    男孩子头上戴着一款黑色的棒球帽,又扣上了黑色卫衣上的连衣帽,用来遮脸的口罩也是黑色的。

    他站在一个镜面舞蹈教室里,对着镜头嗓音清朗道:“这个视频是专门送给小黄莺的生日祝福,希望你以后的每一天都开心,生日快乐!”

    这个声音……

    苏莺错愕地盯着手机屏幕,不可置信地看着视频里说完话就跳舞的男生。

    是……池洛。

    尽管他武装的很严实,但苏莺看着那双清澈的眼眸,还有这道清朗的嗓音,几乎是一瞬间就确定了,这个叫Fly的神级舞棍,就是那个阳光活泼的男孩子。

    苏莺登时惊诧地坐在沙发上茫然起来。

    她今天做了什么事?

    她居然让D站最受捧的一哥当了她的……房管……

    苏莺还处在混沌失神中,接完电话从书房回来的单羲衍就看到她一个人愣愣地坐在床尾处的沙发上发呆。

    像是被什么震惊了一样。

    他刚走近,苏莺感受到了大片阴影扑落过来,就急忙摁灭了手机屏幕。

    她仰起脸,表情若无其事地望着他,还眨了下眼睛。

    单羲衍随口问:“发什么呆?”

    苏莺也随口撒谎:“就随便乱想而已。”

    他轻皱了下眉,但似乎并不关心她到底在想什么,只是推开小金毛,在小金毛委委屈屈踩着苏莺的腿躲开时坐到了她的身侧,嗓音低沉地问:“去日本么?”

    苏莺像是很意外,眼眸都睁大了点,不敢相信地问了回去:“日本?什么时候?”

    “国庆假期。”单羲衍说。

    刚才曾经有过合作的日本朋友翔真打电话来和他谈了一些事,挂电话前邀请他过去玩。

    单羲衍想到苏莺想国庆假期出去旅游,觉得到时候带她去日本玩几天也不错。

    那边的景点和美食她应该会喜欢的。

    苏莺受宠若惊地轻声问:“你陪我去?”

    单羲衍睨了她一眼,语气嫌弃:“不然你自己去?”

    苏莺连忙摇头:“我不要自己去。”

    她登时有些开心地抬手圈住他的脖子,被他顺势一捞就坐到了他的腿上。

    苏莺勾着他的后颈,话语轻软犹如撒娇:“我想跟你一起去。”

    单羲衍的喉结轻微地滑动了些。

    须臾,他发出一声低应:“嗯。”

    “单羲衍……”她噘了下嘴巴,似乎是要说什么,可他等了会儿,她又什么都没说,就只是喊了他一声。

    单羲衍轻拧眉心,问道:“喊我做什么?”

    苏莺就翘起唇来,冲他莞尔浅笑。

    她摇摇头,乖乖的,语调上扬着,像个实现了愿望的小孩子似的开心:“就想唤你一声。”

    他垂着眼,眸子深而沉,像是黑夜下的汪洋大海,带着让人捉摸不透的心思。

    单羲衍捏起她的下巴来,倾身吻住她上翘的唇瓣。

    苏莺在完全合上眼眸前望着近在咫尺的这张脸,目光里充盈着痴迷。

    他只要稍微对她好一点,她就甘愿把自己的心都掏出来送给他。

    只要他对她好一点。

    就像这样。

    刚才也不是单纯地只想叫叫他。

    她其实是想问:“单羲衍,你不是在骗我吧?到时候你不要再把我一个人丢下了。”

    可到最后,除了他的名字,她一个字都没说出口。

    这么好的氛围,苏莺一点都不想打破。

    今天的他让她惊喜,也叫她开心。

    尽管中午惹她生气了。

    可晚上接连发生的事情,譬如他居然去跟秦城打架,又或他主动说带她出国旅游,都让她欣喜若狂,忘记了在他身上遭受过的伤。

    “九五……”苏莺的衬衫要被他扯掉的前一秒,她红着脸羞窘地抓着衣料不肯松,“九五还在看……”

    单羲衍本就动了心思,这下被她刺激得更放肆。

    她不想被那个小家伙注视着被他挑逗撩拨,他偏偏就要折磨她,不仅不把九五关出去,还故意掰过她潮红的脸,让她面向歪着脑袋一眨不眨瞅着她看的小金毛。

    苏莺要羞愤死了。

    原来再过分,都没有过让一个活物杵在旁边看他们这样纠缠。

    尽管这几天不能和平日那样……可让她舒服的办法他还是有的。

    她的手指蜷起来,在他后背上抓了一道又一道。

    单羲衍被她惹得浑身的细胞血液都兴奋起来,他掐着她的下巴,让羞的都闭上了眼的她不得不正对着自己,嗓音含着微哑,话语低沉而性感:“脸红什么?不准闭眼,睁开眼看清楚。”

    旋即男人的声音又放温柔,带有缱绻旖旎之意,轻缓地对她说:“苏莺,看我。”

    紧紧咬住嘴唇的苏莺听到他的话,心潮起伏。

    她不自觉地缓缓睁开了眼睛,一下子就撞进了他那如深潭似的黑眸中。

    男人的脸轻微的绷住,线条流畅,但并不凌厉。

    他的耳尖是红的。

    苏莺的目光在同他那如磁石一般的眸子交缠在一起的那一刹那,她的心霎时一悸,像是漏掉了一拍。

    她抬手,手指轻轻地在他的耳朵上摩挲了几下,却意外发现,单羲衍受不得别人摸他的耳朵。

    他似乎更兴奋了,直接就咬住了她的唇瓣。

    啃也似的吻着她,让她几乎要窒息。

    她却一直笑着,任他逗弄她。

    因为她发现了他一个小秘密。

    可能是其他任何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他的敏感点在耳朵上,别人碰不得.

    之前的澡白洗,苏莺不得已,又重新冲洗了一次。

    上了床后单羲衍这会儿又嫌弃起九五来了,说什么都不让这个小家伙在卧室里和他们一起睡。

    九五继委委屈屈地被单羲衍抢了沙发位置后又委委屈屈地被他关在卧室外面,小家伙扒着门嗷呜呜地叫了几声,仿佛察觉到不管用,就不再叫了。

    单羲衍拿起手机来回复了几条工作上的邮件,苏莺就在旁边捧着手机,不知道要怎么回这场轰动了D站众多死忠粉和知晓Fly此人的各路网友的生日祝福。

    甚至有人猜测是不是Fly大神看上她了,所以才借这件事委婉和她搭上关系,只要有联系了,以后追人就好追了。

    还有人说也许Fly和她早就在私下在一起了,这次的视频只是试水,看看Fly的粉丝们能不能接受。

    苏莺最终还是在微信上找了池洛。

    【Nightingale:学弟,Fly大神……是你???】

    很快,池洛就回了她。

    【池洛:挠头笑.gif】

    【Nightingale:你真是要折煞我orz,被你粉丝知道你来给我做房管我还有没有命了?】

    【池洛:那我们不让他们知道不就好啦!】

    苏莺暗自叹了口气,又给他发了一条。

    【Nightingale:我看粉丝猜的挺厉害的,我们引导一下风向吧,不要带来不必要的绯闻。】

    【Nightingale:一会儿你拿你的粉丝号转发一下,就说谢谢大神肯帮忙答应你的请求,我再转发你的表示感谢。】

    池洛看到苏莺这样说,心里有一点点失落。

    但他又觉得她说的有道理,万一自己的粉丝们去围攻她,他是万万舍不得的。

    所以池洛就按照苏莺说的去做了。

    于是,很快,有很多观望吃瓜的粉丝就第一时间看到了苏莺转发的微博。

    爱跳舞的小黄莺V:“我的妈耶……震惊……谢谢敲击暖心的房管归池,也谢谢Fly大神肯出面送祝福!祝Fly小哥哥每天都开心快乐呀[给你小心心]”//@落莺归池:“啊啊啊啊啊啊没想到真的被飞哥翻牌了,谢谢飞哥!!!磕头感谢!!!也祝飞哥事业顺利[比心]”//@FlyV:“这是一条生日祝福视频@爱跳舞的小黄莺生日快乐![舞蹈视频]”

    这条微博一出,所有看众哗然,两边粉丝也都松了口气。

    原来是神仙粉丝为偶像求大神送的生日祝福啊。

    一时间评论的风向全都变成了——

    “我也想要这种神仙粉丝”

    “飞哥你康康我好不啦”

    “飞哥你翻我牌子叭呜呜呜呜”

    “飞哥我可以拥有你给我的生日祝福吗一句生日快乐就可以!”

    而苏莺和池洛,也因为这件事,微博互关了。

    池洛坐在宿舍的椅子上,看着苏莺关注了他的两个微博账号,开心地直接蹦了起来。

    舍友被吓了一跳,问:“怎么了你?中彩票了?”

    池洛开心地像个孩子:“我女神关注我了!”.

    关了灯要睡觉时,苏莺回想起今晚的事来,还觉得玄幻,极其不真实。

    她枕着单羲衍的手臂,几乎靠在他的怀里,忍不住好奇地仰起脸来问他:“你怎么和秦城遇上了?还打了起来?”

    这件事怎么想怎么不对劲。

    就算两个人在酒吧里遇上了,也应该是谁都不屑搭理谁,怎么可能动起手来呢?

    而她问的,对单羲衍来说羞耻又难堪,尤其是过后再想起来,总觉得不可思议。

    因为他的确不是个冲动的人,年少时期,除了家人,也从来没有为了哪个女人去和另一个男人动手打架,长大后就更对这种事不屑。

    就像她说的,他也是看不上这种行为的,因为实在幼稚。

    单羲衍被问的耳热,没好气地说:“你有完没完?”

    苏莺被他烦闷地低喝了声,倒也没多放在心上。

    不知道是听惯了他用这种语气和她说话,还是今晚她太高兴,所以不跟他计较说话语气上的不得当。

    但她是识趣的。

    把他惹烦了,她就要从他的臂弯里出来,想翻个身去旁边自己睡。

    然而,他圈的紧。

    苏莺没挣开,索性继续枕着他的手臂,窝在他怀里,只是不再说话了。

    既然他不想说,她也就不再问。

    本来就喝了些酒的,后来又被他拉着瞎闹了两次,苏莺现在身心俱疲,累的厉害,没一会儿,就这样带着她心里未解的疑问依偎在他怀里睡了过去。

    但是搂着她的男人却睁眼良久都没困意。

    今晚的秦城说的话就像是魔咒一样,不断地回荡在他的耳畔,那些场面也走马观花似的回闪在他的脑海中。

    通过谢景臣组局,他和秦城约在了酒吧顶层的台球厅里。

    他想要通过打台球提醒秦城,不要一天天地总觊觎着别人的女人。

    然而,台球打了个平局,酒喝着没劲儿,主要是和不顺眼的人一起喝酒,喝什么样的酒都会觉得没意思。

    该说的话都说了,他就懒的再呆下去。

    谁知道,他去抽烟区抽了根烟,再从酒吧出来时,正巧遇到那个讨人厌的秦城。

    单羲衍本不想再搭理他一句,但秦城却叫住他,话语不轻不重,甚至就连表情都是懒散不羁的,可说出来的话却直击要害:“单总,我其实挺想问你,你真的爱苏莺吗?”

    “如果还是把她当作那个人的替身,不如放过她。”

    “因为你根本配不上这么好的苏莺。”

    单羲衍冷笑,转身盯着靠在车旁双手抄兜的秦城,目光里波涛汹涌,嗓音阴沉地说:“我说了,我的私事,还轮不到秦少爷插手。”

    “可我喜欢她啊,”秦城摸出烟来,悠哉悠哉地点燃,吸了一口后吐出云雾,才又不紧不慢地闲散道:“我是在提醒你,别糟践人家女孩子的一片真心了。”

    “这次只是给单总打个预防针,以后再让我知道你对她不好,我会直接抢人。”

    “抢人?”单羲衍仿佛听到了笑话,“你看苏莺会不会跟你走。”

    “她喜欢的是我,爱的死心塌地,”单羲衍的话语咄咄逼人,每一个字都在刺激着秦城:“就算我这辈子都不对她动心,她还是会一直跟在我身旁……”

    “混蛋!”秦城突然一拳捶上来,揪住单羲衍的领口破口大骂:“单羲衍你就是个王八蛋!”

    单羲衍紧随着就还了秦城同样重的一拳头,“我再混蛋也用不着你来教训我!”

    ……

    他侧身,透过昏暗的光线朦朦胧胧地盯着躺在他身旁睡熟的女孩子看,脑子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大半夜地忽然把人给摇醒,抓着她问:“说你喜欢我。”

    苏莺睡的正好,却突然被他给硬生生地弄醒。

    她有点烦躁地皱了皱眉,软声哼唧了两声,话语含含糊糊的,带着没有睡醒的慵懒,糯糯道:“喜欢你……”

    她被他吵得想要翻过身去,但是身体被他摁住了,苏莺翻不过去。

    她就抬手推搡了他一下,又被他握住手腕。

    “会喜欢我多久?”单羲衍的心砰砰跳,在这个沉寂的夜里,昭然若揭。

    但他不自知,只是很神经质地问她:“你会喜欢我多久,苏莺?”

    “很久……”她闭着眼,困倦地回答着他的话,像是漫不经心似的,让他根本无法放心。

    单羲衍又抓扯着他执拗地问:“很久是多久?”

    苏莺终于彻底不耐烦,她抬腿蹬他,踹了他一脚,像是在发作起床气,话语烦躁:“你很烦!”

    单羲衍愣了瞬,而后就忍不住,将头伏在她身上埋脸闷笑起来。

    笑完后又觉得自己今天肯定是被秦城给气到了才这么反常,非要她给个说法。

    就在他释然地躺回她旁边后,刚把又睡熟的女孩子搂进怀里抱好,就听到她的一声轻喃梦呓:“一辈子。”

    ——“你会喜欢我多久?”

    ——“很久……”

    ——“很久是多久?”

    ——“一辈子。”

    单羲衍彻底安心了。

    他满意地在她前额上落下一吻,警告似的提醒睡着后根本不知道他在说话的她:“记住你说的话。”

    闭上眼后他还在想,她刚才居然敢吼他,还踹他。

    是他很少见到的她意识不清醒下最本能最真实的反应。

    单羲衍想着想着,手又不自觉地抬起来在她的脸蛋上轻捏了下。

    换来的是沉在睡梦中的她皱起眉打开了他的手。

    他的唇角止不住地轻翘,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很想逗睡着后的她。

    觉得……真实的可爱.

    隔天清早,苏莺睁开眼的时候已经上午快九点钟了。

    可让她震惊的是,单羲衍居然还躺在她的身侧。

    而且他还……紧紧地抱着她。

    两个人这样搂着睡了一晚上。

    或许之前也经常这样相拥着睡去,相拥着醒来。

    但苏莺几乎没有撞见过此时此刻这样一幕。

    因为单羲衍往往都是先走的那一个人。

    经常的情况是,她醒来,睁开眼,发现偌大的卧室里只剩下了她一个人,孤零零的。

    而他,早已出门。

    苏莺从来没有感受过像今天这样,自己在他的怀里醒过来,一睁开眸子,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他的面庞。

    窗外的阳光透过帘缝钻进来,形成一道细线落在床被上。

    她托起下巴来,安静地瞅着还在沉睡的他目不转睛地看。

    平常总是冷着一张脸或是面无表情,睡着后倒是看起来更温和些。

    而且他一个大男人,怎么眼睫毛这么长。

    活像个睫毛精转世。

    苏莺轻轻地伸出手指,小心翼翼地拨动了下他又长又翘的睫毛。

    单羲衍轻微动了下,苏莺连忙把手收了回来。

    见他没有醒,她复而伸出手去,慢慢地用指腹抚过他的额头、脸颊、鼻梁,最后落到了他那张薄唇上。

    有人说,嘴唇薄的人寡情。

    可他寡情么?

    苏莺觉得,也就对她寡情吧。

    薄情寡情的,说到底也只是不爱。

    一旦爱了、深陷了,有几个不是情种。

    苏莺不知道为何,忽然想起了自己昨夜做了一场梦。

    梦里他特别在意地让她说喜欢他,她只知道自己很困,顺着他的话说了,他还不满意,问她会喜欢他多久,一心只想睡觉的她耐着性子回他说会喜欢他很久,他还不死心,特别讨人厌地继续问她很久是多久,她气急了,抬脚踹了他一下,没好气地嘟囔了句好烦就不理他继续睡觉去了。

    可最后梦里的她在再次彻底睡熟前还是告诉了他。

    说她会喜欢他一辈子。

    苏莺抿了抿嘴唇,暗自叹了口气。

    也就在梦里时,他会如此在意她。

    出了梦,单羲衍还是那个单羲衍,怎么可能那般幼稚地向她讨要一个答案呢?

    而且他稀罕的爱,不是她能给的。

    苏莺有些自嘲地扯了下唇角,而后就坐起来,下了床去浴室洗漱去了。

    从卧室出来后,苏莺一下楼就看到餐桌上摆放着精美可口的早餐。

    她正茫然地想这早餐是从哪里来的,厨房门忽然被拉开,有个女人走出来,见到她后很礼貌地喊:“您就是单太太吧?”

    苏莺被这个称呼惊了一瞬,自己也觉得别别扭扭的,便对女人说:“叫我苏莺就好了。”

    女人还是很客气,她斟酌了下,开口说:“那我叫您苏小姐吧。”

    苏莺和善地笑了笑,说好。

    “我叫李慧兰,是单先生要我来家里照顾您的饮食起居的。”她说着,就端来一杯温热的红糖水递给苏莺,“单先生交代的,苏小姐这几天注意身体,别着凉。”

    苏莺很是意外,甚至觉得震惊,她手里捧着这杯红糖水,一时居然回不过神来。

    李慧兰有点拘谨地笑笑,继续道:“早饭已经做好了,客厅也打扫干净了,您还有什么要我做的,尽管吩咐就行。”

    苏莺实在不习惯家里有人来来回回地走动,便摇摇头,让李慧兰先离开了,临走前留了她的号码,说需要的时候会让她过来的。

    单羲衍还没下楼来,估计依旧在睡,苏莺也不急,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抱着九五撸毛毛,然后开始查十月一的机票和酒店等情况,想提前预定,毕竟是小长假,出游的人肯定多。

    单羲衍下楼来的时候,就看到苏莺正抱着平板在做旅游攻略,网页里搜索着“国庆节去日本玩的最佳攻略”。

    他清了下嗓子,声音淡淡地对仰起脸来看向他的苏莺说:“不用特意做攻略,不过你要非想浪费时间看这种东西也无所谓。”

    苏莺立刻就关掉了网页,放下平板站起来,冲他笑道:“我不看了,反正到时候有你陪我,”她说着就抬手勾住了他的脖颈,踮起脚来凑近他,笑容明艳张扬,话语里藏不住的开心:“我们一会儿就订机票和酒店吧?我怕太晚了订不上。”

    他叹了口气,耐着性子说:“都说了这些不用你管。”

    苏莺凑过来在他的嘴角亲了亲,很听话地应:“好,那我就等着吃喝玩乐啦!”

    单羲衍轻嘁了声,扯下她的手抓着人去了餐桌那边吃早饭去了。

    “你找了个阿姨来家里做事啊?”

    “嗯?徐特助找的。”

    “那也是你让的吧?”

    两个人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些没营养的话,苏莺的手机传来一声提示音。

    是D站的之前找她签约的那个负责人给她发来的信息。

    【杨经纪人:苏小姐,下周我们大老板要来总部,他觉得你挺有潜力的,所以想跟你面谈一下衍生工作的事情,比如以后公司可以帮你接广告和代言之类的工作,也能帮你接一些给选秀节目提供原创编舞的专业性工作,不知道你有没有意向细聊一下?】

    单羲衍见她半天不吃饭,只盯着手机看,微拢眉心冷淡道:“看什么呢?”

    苏莺连忙回复了对方一句:【好,到时候麻烦告诉我见面的具体时间和地点,谢谢。】

    然后她就把手机反扣到桌上,抬脸看向单羲衍,若无其事地回他:“学校里的事。”

    说完在低下头继续吃饭的时候,无意识地轻舔了下嘴唇。

    此时正坐在办公室里一个视频接一个视频看着女孩子跳舞的秦城听到特助走过来对他说事情办妥了,勾唇一笑。

    下周。

    苏莺,surprise.

    作者有话要说:  池洛:我谢我自己

    秦城:下周,surprise.

    单狗:别问,问就是看他不顺眼:)

    随机抽50个小可爱送红包叭,谢谢大家支持!!!

    感谢在2020-07-12 07:36:24~2020-07-16 12:00: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的小天使:宁蓝shmily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小仙女 2个;温良如玉、46083600、小幸福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超乖的林怼怼、柚柚、Happytogether 2个;是老徐的EXO呀!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Happytogether 31个;是老徐的EXO呀! 5个;单羲衍早日被甩 3个;超乖的林怼怼、毕绍欣 Helena 2个;被风吹的蒲公英、39105420、alin唐、23618261、inyra、iomcat、十洲洲、39550386、每天都在吃狗粮、46232525、183的肖兔兔、柚柚、易烊千玺女朋友、茜茜子.、田国今天发自拍了吗、45385563、25089765、草莓牛奶不甜、Charm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19562317 72瓶;24548004 50瓶;?潘激动 26瓶;DAYTOY、鱼白 20瓶;39891447 16瓶;我想当锦鲤 14瓶;申三三 13瓶;45712459、是老徐的EXO呀!、池铮、45198638、草莓牛奶不甜、小狐狸呀、芝芝莓莓多加草莓、Monkey仔、阿恙 10瓶;江辞. 9瓶;甜甜 8瓶;小蜜蜂嗡嗡嗡 7瓶;sweety 6瓶;阿阿阿喜吖、44573548、老邱?、啧啧啧啧啧啧Y、向着陈劲生、话好多 5瓶;单曦衍不是人、Faye、十一??、42324431 4瓶;vicky、无梦为安、娜小孩 3瓶;。我亦飘零久、?姐妹海棠见吗??、45511004、吐个泡泡鹅鹅鹅、在等月亮和千玺、南乔、29059595、Eye、嘻嘻嘻哈哈哈、鱼丸粗面、点缀、Atblo、michelle、小气鬼 2瓶;潇媚儿、36428105、尘星、王耶啵啵啵、Charm、41871627、41820121、桃子、alin唐、Vicky、tina、南巷孤猫i、JJ唯、kkkkkk、abnormal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