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手机在线阅读

阅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与你爱浓 > 第24章
    周五上午第一节就是口语课,恩禾起了个大早,先坐公交车,又乘了地铁,终于在上课铃响之前赶到了教室。

    王慕宁也刚到不久,顺便帮恩禾占了个座位。

    见恩禾一大早就累得气喘吁吁,额头上冒出细小的汗珠,像是一路跑过来,此时眼底一层淡淡的黑眼圈,应该一晚上都没休息好。

    王慕宁从书包里拿出一盒酸奶,递给她:“恩禾,你昨晚怎么没回宿舍啊?”

    恩禾拿着吸管,插进了酸奶盒,“昨天陪一个姐姐过生日,结束的时候有点晚。”

    “我就回老城区那边了。”

    恩禾顿了顿,想到昨天晚上的糟心事,忍不住叹了口气。

    王慕宁皱起了眉头:“老城区那晚上不安全,放假之前你还是尽量回学校住吧。”

    王慕宁无意间一句关心的话,恩禾舔掉嘴角的酸奶,忽然鼻子一酸,有种叫难过的情绪说来就来。

    身旁的女孩沮丧地耷拉着脑袋,精致小巧的鼻尖红红的,双手抠紧那盒酸奶,指尖都因为用力而泛白。

    察觉到恩禾的情绪不太对劲,王慕宁歪着脑袋看她,才发现小姑娘眼眶微红,水汽慢慢汇聚,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

    王慕宁心口一紧,忙压低了声音问:“恩禾,你怎么了?是不是昨晚出什么事了??”

    两人的位置在倒数第二排,因为是大教室,所以学生比较多,讲台上的老师根本注意不到她们。

    恩禾抿唇,吸了吸鼻子,三言两语将昨晚发生的事情告诉王慕宁。

    王慕宁听得一愣一愣,尤其知道那个打人的男人,被恩禾一砖头撂倒在地,更是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恩禾憋着嘴角,声音还带了点鼻音,小声道:“然后我就坐着警车,被带去了警察局问话。”

    “那个男的好像是脑震荡,那个女人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脑震荡???

    王慕宁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恩禾,嘴唇慢慢长成“o”型,一时间不知道该安慰还是该表扬。

    恩禾又吸了吸鼻子,“我当时吓坏了,还以为要坐牢。”

    静了好半晌,王慕宁两只手并拢,啪啪啪,鼓掌三下,语重心长道:“干得漂亮。”

    “但以后对付坏人千万不要硬碰硬,一定要先确保自己的安全。”

    说完,王慕宁忍不住分析起了恩禾目前的处境。

    “警察说那个男人是个惯犯,这回他肯定会被拘留几天,但要是那人出来,找你寻仇怎么办?”

    这种无恶不作的混混,一旦沾上了,就跟狗皮膏药一样甩都甩不掉。

    听王慕宁这么一说,恩禾愣住,她压根没想到这茬!

    王慕宁:“那个人知不知道你在这读书?”

    恩禾抿唇,老实巴交的摇摇头。

    昨晚两人正面交锋,只用了几秒的时间,那人又喝了酒,估计连她正脸长什么样都没有记住。

    王慕宁:“安全起见,寒假之前,你最好住学校,别回老城区了。”

    恩禾:“好。”-

    接下来的一个月,恩禾辞掉了顾子琪律所的翻译工作,心思全都放在学习和画画上。

    恩禾的新作品《今天也想见到你》上了合作方的推荐平台后,人气与日俱增,追更的新读者也越来越多,每天的稿费不再仅仅是一杯奶茶的钱,而是一杯奶茶的好几倍。

    为了顺利通过12月份的等级考试,恩禾几乎一有时间就会去图书馆学习,每天到了晚上的闭馆时间才会回宿舍接着画画。

    恩禾并不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所有的成绩都是一点一滴努力得来的。

    最初跟宋越川生活在一起的时候,条件最恶劣。

    她每天拼命刻苦学习,就是为了在期末考试中拿到年级第一,因为只有第一名,才会有200块钱的奖学金。

    与此同时,宋越川也在自己的圈子里努力,在擂台上与人博弈,同样也是为了那点微薄的奖金。

    那时候生活很苦,却是恩禾最充实,最幸福的时候。

    可惜哪有人会一成不变呢。

    如今的生活很像以前高考那会,每天早出晚归,晚上放学回家,还要复习到零点之后。

    时间那么少,她已经没有精力和闲暇再去想那些无关紧要的人或者事了-

    12月初,a市的冬天终于姗姗来迟。

    校园里的梧桐树慢慢枯黄,寒风吹来,金黄色的叶片纷纷扬扬落了一地,行人经过,发出簌簌的轻响。

    等级考试就在今天,恩禾将所有该带的证件仔细轻点了一遍,才去了考场。

    考前15分钟,监考老师已经提前到了教室。

    恩禾找到自己的考试座位,刚坐下,肩膀就被身后的人轻轻拍了一下。

    “好巧啊,原来你也在这考试。”

    耳边传来男生温朗悦耳的声音,恩禾回头,便看到李易弯着唇角的笑脸。

    恩禾礼貌地笑了笑,说:“是挺巧的。”

    李易有个转笔的习惯,此时转笔的动作停下来,将笔握在手心,半是玩笑,半是认真道:“待会考试加油,祝咱们考的全会蒙的全对。”

    恩禾失笑,很给面子地点点头:“借你吉言。”

    这场考试对恩禾来说并不难,她的基础功比较扎实,再加上最近一个月的高强度学习,所以做起来得心应手。

    考试还有20分钟结束,考场里的同学大都走得差不多了,教室里没剩几个人,恩禾抬眸看了眼正前方讲台上的时钟,视线下移,这才注意到讲桌边站着的那位男老师。

    男人穿着一件简单干净的白衬衫,每一颗扣子都扣得一丝不苟,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看着斯文又儒雅。

    恩禾左手托着脸颊,右手握着笔,微微眯着眼注视着讲台上的男人,以此来打发这剩下的20分钟。

    单从这人五官眉眼来看,a大很少有这么年轻,还长得帅的老师,也不知道是哪个系的。

    恩禾越看越觉得有点熟悉,像是在哪见过,但肯定不是在学校。

    慢慢的,不远处的这张脸与脑中那个人的脸慢慢重合。

    恩禾眸光微顿,猛地坐直了身板,忽然意识到为什么会有熟悉感了!

    这监考老师跟宋越川长得也太像了吧!

    教室里只剩下三四个学生,许是察觉到恩禾的注视,讲台上的男人忽然抬头,恩禾甚至来不及躲,就这样跟台上的人视线交汇。

    即使跟宋越川长得很像,但讲台上的人终究是一位老师,黑眸深邃,目光非常犀利。

    恩禾抿唇,有些尴尬地眨了眨眼,默默低下头,故作淡定地继续检查试卷。

    很快,讲台上的人走过来,而且是朝着恩禾的方向。

    老师下来了,他下来了!

    明明没做什么事,但被老师盯着,恩禾就是觉得无比心虚,此时耷拉着脑袋,根本不敢抬头。

    余光里,一双漆黑锃亮的皮鞋出现在视野之中,再往上就是男人一丝不苟,熨烫规整的西服裤。

    世界上最可怕的事,就是你看了监考老师一眼,监考老师就再也忘不掉你。

    譬如现在,监考老师就跟驻扎在恩禾身边似的,目视面前的女孩将一张试卷来来回回检查了无数遍。

    考试结束铃声响起的那一刻,恩禾终于沉沉的松了口气。

    生平第一次,她考试考出坐牢的感觉。

    身旁的监考老师还没走,喉间溢出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试卷放下,现在可以离开了。”

    恩禾抿唇“哦”了声,迅速收拾好笔袋,火速离开考场,甚至没敢抬头看那监考老师一眼。

    离开考场,恩禾下意识摸了摸额头,幸好没出汗。

    当年高考的时候,她都没像刚才那样紧张过。

    一想到那老师的犀利眼神,恩禾兀自摇摇头。

    要是宋越川有这种为人师表,不怒自威的气势,估计她打一开始,就不会喜欢他,而是躲他躲得远远的。

    恩禾前脚一出来,李易不知从哪冒出,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考得怎么样啊?”

    恩禾回头,还以为这人早就走了。

    她说:“还行。”

    李易微笑,将手中的一杯奶茶递给她:“呐,这杯给你。”

    恩禾倒也没拒绝,接过之后说了声谢谢。

    李易:“你待会有时间吗,我们一起去吃午饭。”

    像是担心面前的女孩会拒绝,李易又补充:“还有些社团的事,想跟你聊聊。”

    两人约去了校外一家西餐厅,听李易说,这里的意大利面和牛排不错。

    恩禾如今大二,但却很少来学校附近的餐厅吃饭,倒是经常去宋氏,跟宋越川一块去附近的餐厅吃饭。

    那里是经济中心,消费水平也是这里的好几倍。

    两人坐在二楼的一处雅座,耳边是悠扬柔和的小提琴伴奏,与周围静谧的环境相配,很有格调。

    恩禾:“社长,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面前的女孩开门见山,李易轻笑,很贴心地帮她把餐盘里的牛排用刀叉切成一小块。

    “过两周就是元旦,学校打算在报告厅举办元旦晚会,每个社团都需要出1到2个节目。”

    恩禾听了若有所思,好像跟她关系不大?

    李易继续道:“我们社团打算出一个舞台剧,由四个独立的小故事组成,来展现大学生活的四个阶段。”

    恩禾垂眸,叉了块牛排塞进嘴里,咬了第一口,唇齿间的腥味就让人受不了。

    恩禾不好意思当着别人的面吐出来,于是努力咽了下去。

    “社长说这件事,是需要我做什么吗?”恩禾拿过旁边的奶茶,抿了口去味道。

    李易一愣,倒也没想到恩禾会这么直接。

    他本以为以她的往日作风,应该不会参加的,今天只是来试试看。

    李易点头:“这次的舞台剧分为四个部分,所以需要的演员很多。”

    “从演员到后勤部,几乎全社团的同学都上了,你如果有时间,可以加入我们。”

    恩禾倒也没犹豫,等级考结束后,她除了画画,多了很多闲暇时间:“我可以去后勤部,打杂这些我很在行的。”

    一听恩禾选择去后勤部打杂,李易失笑,建议道:“其实你外在条件不错,可以当演员。”

    恩禾:“需要我演什么吗?”

    恩禾没这方面经验,演个盆栽倒是不错。

    李易拿出手机,修长如玉的长指在屏幕上轻点了几下:“我这里有剧本,现在第四个小故事需要女主角。”

    “你如果有想法,可以试一试。”

    说完,恩禾便收到李易发来的一份电子文档。

    整个剧本分为四个故事:《拥抱明天》《青春狂想曲》《追梦》《偶然》

    《拥抱明天》讲述的是刚入校的大一新生,带着美好的期盼,迈开成长的第一步,揭开新的人生篇章。

    《青春狂想曲》是一群有音乐梦想的少年,因为相同的爱好而聚集在同一个社团中,他们在舞台上挥汗如雨,经过挫折和努力,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一支乐队。

    《追梦》是一个女孩,在经历一次挂科之后,深受打击,检讨之后明确了自己的目标,决定考研。

    《偶然》则是唯一一篇讲述爱情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两名即将毕业的学生,男主角和女主角选择的道路不同,两人的未来缥缈不定,也接受不了异地恋,这段年少轻狂的感情最终以大雨中分道扬镳结束。

    前三个故事的演员基本上都确定了,只剩下最后一幕戏的两名主演。

    恩禾眉心微蹙,有点犹豫:“社长,第四个故事很考验个人演技,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会不会不太合适?”

    似乎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李易安慰道:“你不用太担心,大家都不是专业的演员,一开始都会缺乏经验。”

    “但只要排练的时候将自己的情绪投入进去,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恩禾再也没有婉拒的必要。

    于是没再多说,便接了第四慕戏的女主角。

    晚上回了宿舍,恩禾才知道王慕宁也参演这次话剧。

    恩禾回来的时候,王慕宁刚洗完澡,此时贴了张面膜,正抱着手机打游戏。

    看到好友书桌上崭新的剧本,恩禾惊喜道:“宁宁,你也参演舞台剧吗?”

    王慕宁抿唇,点点头。

    恩禾眼睛一亮,有些好奇:“演什么?”

    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

    王慕宁丢了手机,身体坐直,贴了面膜的脸有点搞笑。

    “我演的是一株盆栽。”

    这个盆栽了不得,还得每隔一段时间换服装,代表着四季变换。

    闻言,恩禾很不给面子地哈哈笑出声。

    王慕宁也很惆怅,本来她报名了第三幕戏,因为故事基调比较平淡,所以同她竞争的人很少。

    就在王慕宁以为没什么问题的时候,郑欢居然将这个角色给了一个大一学妹演。

    口头上说,会推荐给王慕宁这幕戏中另一个重要角色。

    结果今天拿到剧本一看,居然是一盆栽?!

    从头到尾一句台词也没有。

    郑欢是话剧社的副社长,这一回似乎有意要给王慕宁使绊子。

    王慕宁气得想弃演,后来想了想,不就是一盆栽吗?

    她照样能演出主角的效果!到时候气死郑欢。

    说完自己的事情,王慕宁话锋一转,问道:“社长今天找你,就是为了舞台剧的事?”

    恩禾从抽屉里拿了根荔枝味的棒棒糖,剥了糖纸塞进嘴里,顺便分享给室友。

    恩禾点点头:“对啊,李易说第四幕戏缺演员,就想让我接女主角。”

    闻言,王慕宁叼着棒棒糖,笑眯眯地凑过去,眼神有些意味深长,“恩禾,你该不会真的以为,第四幕戏缺演员吧?”

    恩禾疑惑了,问得一脸傻白甜:“难道不缺吗?”

    王慕宁眨巴着眼,无比认真:“何止不缺,社团里好几个女生都在竞争呢。”

    这四个故事中关注度最高的就是最后一个爱情题材的戏份。

    前三个都跟追逐梦想有关,说白了全都是按学校领导要求,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现在的大学生大多都忙着谈恋爱,谁会喜欢这种啊,而且《偶然》中主角的戏份占比很大,社团里还几个女生都想借这个机会展现自我,都面试好几回了。

    李易作为考核官,居然对恩禾说,这故事缺演员。

    王慕宁颇感慨的轻啧了声,而后拍拍恩禾的肩膀,“社长的话哪能全信啊,也就骗骗你这种傻白甜了。”

    恩禾听了没说话,反正演或者不演,对她来说影响不大。

    想到李易这个人,王慕宁还是忍不住对好友提醒道:“恩禾,我觉得李易应该想追你。”

    恩禾想了想,一本正经道:“我也觉得。”

    看,这就是来自小仙女的自信!

    恩禾大一刚入学那会,追求她的人就挺多,套路也都不一样。

    李易的表达方式一直很含蓄,但几次接触之后,恩禾就算反应再迟钝,也已经察觉到了。

    王慕宁认真道:“李易这人家境好,长得也帅,所以喜欢他的人不少。”

    “但看人不能光看外表,我听同学说,李易的前女友都能组成一支足球队了。”

    在背后说人坏话不太好,毕竟这人还是她们的社长,王慕宁斟酌了一下,默默将“渣男”两个字咽了回去。

    知道王慕宁是好心,恩禾笑道:“知道啦,我目前不会考虑感情的事,只想走好现在的每一步。”

    剧本和演员确定之后,恩禾和王慕宁每周末都会去话剧社彩排。

    得知第四幕戏中的男主角是李易时,恩禾似乎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剧本里,两人亲密的戏份不算多,毕竟饰演的是一对情侣,拥抱牵手在所难免,两人在暴雨夜分道扬镳时,原本有一个吻别的看点,但学校领导看了剧本之后,认为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于是将吻戏改成了拥抱。

    第一幕戏结束后,紧跟着就是郑欢那一组饰演的追梦少年团。

    由于涉及到音乐,15分钟的故事居然有一大半的时间都是郑欢独唱,让人很难注意到剧情。

    第二幕戏彩排的时候,恩禾跟其他同学就坐在观众席第一排的位置。

    旁边坐着几个女生,正叽叽喳喳议论着什么,恩禾垂眸看着手机,无意中听到她们的对话。

    “郑欢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仗着她是副社长,给自己拼命加戏。”

    “听她唱歌简直遭罪,明明是一个团队的追梦剧情,她倒好,把自己搞得像女主角一样。”

    “你们小声点,人家前男友可是李易,小心被穿小鞋。”

    说到这事,几个女生心领神会地对视一眼,不约而同想到了王慕宁。

    郑欢惹不起苏恩禾,就暗地里为难她的好朋友王慕宁,好好的一个主角,愣是被郑欢安排去演一株盆栽。

    有人小声道:“王慕宁实惨。”

    从这群人口中听到王慕宁的名字,恩禾下意识偏过脑袋看她们。

    有女生见她看过来,忙凑上来说道:“王慕宁是你朋友吧?郑欢这人啊,就是看人下菜。”

    恩禾抿唇,没说话。

    那女生看了眼台上,压低了声音道:“当时社长公布你饰演第四幕戏女主的时候,郑欢还找社长闹过。”

    “说了你一大堆不是,不过社长压根没理她。”

    眼前的女生似乎很讨厌郑欢,也非常爱说人闲话,恩禾听了两句,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对了恩禾,上次那个策划案得奖的事,你都没有找郑欢要个说法吗?”

    这女生倒是知道的挺多,恩禾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没说话。

    那女生又自顾自地说:“郑欢这人真是够虚伪的,偷用你的成果得了奖,还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想想都让人觉得讨厌。

    身旁的人小嘴叭叭个不停,标准的长舌妇的形象。

    恩禾虽然不喜欢郑欢,但也同样讨厌在背后说人坏话的人。

    比起郑欢那种明目张胆使坏的更可怕。

    恩禾刚想说一句,“跟你有关系?”,忽然有人走过来,直接停在两人面前。

    那女生吐槽的声音骤然停住,耳根子终于清静。

    恩禾抬头,便看到郑欢生气铁青的脸。

    两人视线相撞,郑欢紧抿着唇间,先是瞪了那女孩一眼,看向恩禾时,眼里难掩怒火。

    她冷着脸,愤愤道:“有什么话就当面说,背后嚼舌根有意思?”

    刚才在台上休息的时候,郑欢就看见底下那群人盯着她指指点点,正是社团里那几个跟她不对盘的女生,而苏恩禾就坐在她们旁边。

    一想到之前那个最佳创意奖的事,郑欢心里越发不痛快,心里断定苏恩禾一定跟那几个女生合伙编排她。

    这锅背得真是莫名其妙,恩禾眼尾微挑,不屑地轻哼了声:“你倒是说说看,我说你什么了?”

    上次社团聚餐的时候,郑欢对她就有种莫名的敌意,这会更是连掩饰都没有了。

    郑欢脸色微变,张了张嘴冷声道:“反正你心里清楚!”

    恩禾舌尖抵了抵嘴角,倒想跟这人好好理论理论,但郑欢没给她这个机会,撂下一句话直接走了。

    而刚才那个罪魁祸首见情况不妙也撤了。

    恩禾抿唇,只剩无语-

    时间一点一点推移,离元旦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宋越川接到钱管家的电话,言下之意是希望他明晚回一趟老宅。

    听说宋祁右回国已经一个多月,如今在一所大学代课,而宋靳言在宋氏的一家分公司担任执行经理。

    这一次老爷子似乎有意将三人聚到一块。

    电话那头,钱管家小声道:“小少爷,老爷子最近正在气头上,身体状况也是越来越差。”

    钱管家顿了顿:“您到时候可别再惹他生气了。”

    宋越川懒散地靠着椅背,终于在傍晚时分在面前一堆文件中抽身。

    他微垂着眼,下午的日光被稀释的稀薄,斑驳着投向室内。

    “因为赵秉乾?”

    听说赵秉乾最近日子不太好过,公司和住所都被查封,欠款八位数,这几天正在寻死觅活,还找去了老宅,想求老爷子搭把手。

    宋卫国是个什么角色,估计赵秉乾到现在都还蒙在鼓里。

    老人家早就想铲除异己,赵秉乾的下场,只不过是杀鸡儆猴罢了。

    这几年老爷子退居二线,董事会的那几只老狐狸蠢蠢欲动,都想瓜分眼前这块肥肉。

    要是没有老爷子的授意,宋越川怎么可能那么顺利就扳倒他。

    要论演技,宋越川的奥斯卡小金人估计得对老爷子拱手相送。

    钱管家:“不是赵董事,而是你大哥宋祁右。”

    钱管家将另两位的近况一五一十全都说出来。

    宋越川听着,脸上没什么表情,淡声道:“钱叔,我知道了。”

    宋祁右虽然姓宋,但说到底还是外孙,而他这个人淡泊名利,比起商场博弈,他更喜欢在课堂上教书。

    虽然老爷子有意培养,但奈何那人的心思根本不在这。

    如今刚一回国,就被a大聘请为金融系教授授课。

    其实当一老师也挺好,反而没这么多破事。

    宋越川起身,忽然想到什么,脚步微顿。

    他下意识看了眼已经黑掉的屏幕,想起钱管家的话。

    宋祁右在a大授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