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手机在线阅读

阅友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十代掌门 > 第五百零四章 既成事实
    第二日午后,江枫一行终于接收了约定八座城池的最后一站,宏达城。

    此城和临近的普贤城一样,位于浅山宗与天音寺之间莽荒大山的南麓,少平原而多丘壑,但相比浅山宗大部分郡镇而言,此地的物产情况已经好上太多,仅仅是入手普贤城东的二阶上品灵地,就足以让江枫兴奋不已了,更别提从莽荒大山中穿出的数条富含灵气的溪流,足以滋润数千亩灵田。

    可惜的是,这些溪流的下游,并不属于两座城池的管辖范围,为此,江枫已经派卢天明、赵良狄等人进山,争取在力宗接管六座城池前,在山中找到合适的所在,想办法截流其中几条水量丰富的溪流,将好处尽量留在浅山宗境内。

    与其他六座城池的处理方式不同,江枫并未劫掠城中的商铺,而是将原本属于天音寺的商铺尽数没收封存,以便后续并入宗内产业。对于愿意追随苦寂寺投入浅山宗的各个家族,也在此临时安顿。否则,便由吴天德“劝说”,令其尽快离开此间。

    一时间,两城内的土地和屋舍价格暴跌,江枫顺势分别划定区域,允许手下修士以及投奔浅山宗的家族购买,并规定未来可以按双倍的价格卖给本宗修士,一时间,众人的热情高涨,尤其是后者,虽然部分会迁移到浅山宗西部居住,但想到数月之后就可以赚上一倍,原本还有些的犹豫反侧情绪的他们,顿时喜形于色。

    因为定下了让力宗六城包围浅山宗二城的策略,江枫也改换了将两城内人族丁口尽数迁走的打算。为了保持此地安定,力宗定会向这六座城池安顿大量妖族凡俗,用以稀释此地的人族凡俗,如此,在被妖族包围的情况下,这些人族凡俗留在此间,也不虞流失了。

    思路改换之后,见性师兄弟二人的宣化工作因此顺利了许多,待到数据统计上来,八座城池,最终同意投奔浅山宗的凡俗达到了九千人,其中有三千人,将留在这两座城池。至于修士,则有三名筑基,七名练气。

    这十名修士大多数隶属于三个家族。

    马元洲,筑基三重修士,出自普贤城,原本有些虚职,但并不显要,其儿子和侄儿二人,马明德、马明节,均为练气初段修士,一同带领家族八十五丁口,加入浅山宗,此獠属于郁郁不得志之辈,在城中尚有些影响力,过来投奔,江枫自然欢迎;

    龙博安,龙博俊兄弟,出自宏达城,前者筑基二重,后者练气七重,原本是宏达城的守备,是苦寂寺的信徒,家族丁口不多,只有二十二人,但两人因为见性的原因,对于加入浅山宗的事情甚为热络,并动员了亲眷家族两百多人留在此间,江枫有心任命他继续担任此间的守备,但却被见性制止了,而是由他亲自劝说,令两人带领家族,直接迁往罗川,不知道他怎么做的说服工作,至少在江枫看来,两人从帐中出来,算是极欢喜的;

    孙献章,出自朝山城,筑基二重修士,在江枫一众劫掠时,此獠曾经负隅顽抗,后经魏若光劝说,加入浅山宗,有一女名曰孙思菱,练气三重,家族丁口甚少,只有九人,在朝山城也没什么影响力。

    余下三名练气,则为在此间游荡的散修,分别名曰王平、赵志阳、刘弘,均在练气中段,想必原本在此间也一直未谋得合适的生计,故此江枫一众到来,便第一时间来投奔。对于这种没有跟脚的修士,江枫本来是心存疑虑的,但考虑到宗门一战损失不小,正是用人之际,故此便也接纳了他们,只不过是否能给与重用,还要仔细考察。

    至此,算上之前投奔的宋远离,以及被江枫委派王乙送到西岭郡囚禁的仁寿城筑基修士顾延巳,金丹境以下修士,江枫共收纳四名筑基,八名炼气,当然,顾延巳还未劝降成功,这要等到此间事了,方能去西岭郡解决。

    在修士层面,最大的收获仍是见性和弘知二人,见性原本是有弟子的,不过尽数派往了东部,支援天罗门,至今尚未回返。

    至于凡俗,三千人的规模,理论上讲,足以在浅山宗平镇立郡了,不过左近已经有了西岭郡存在,江枫更不想把这种特殊待遇泛滥化,但是天音寺留下的痕迹,必须清除。

    故此,就在占领当日,宏达城便改称“洪山镇”,普贤城改称“浦南镇”,所有四院的产业,都直接划拨给苦寂寺,并交给见性和弘知指定的人负责管理。屋舍宅邸上的天音寺宗门标志,一律拆除改换。

    值此机会,浅山宗西部的九岭镇并入临近的伏元镇,峡山镇并入临近的观泉镇,水冶镇并入临近的北辰镇,同时宗内彼此毗邻的镇,也一并调整合并,最终计入新得的红山镇和浦南镇,共得郡五,镇二十二,尤其是后者的数量,相当于减少了一半有余,这一命令直接通过郑轶雨传达,由留在宗内的庶务长老郑鲁达,庶务执事魏若齐立即执行。

    同时,已经同意北行的凡俗队伍立即出发,先向东北,从西岭郡入宗,折向西北,最终安顿在伏元镇、观泉镇和北辰镇三镇。同时,三镇的妖族丁口尽数迁移,分别就近安顿在大邑郡和暖谷郡,其中费用六十枚三阶,江枫已令徒弟江城子带走,并移交给宗内诸多环节。

    其中三分之一将交给西岭郡镇守魏婕,用来补偿经由此地进入浅山宗腹地的人族小家族,另三分之二则分别交给暖谷郡镇守李友德和大邑郡镇守沈峻茂,用来安顿迁移至两郡的妖族丁口,同时为西部新三镇,尽快建设必要的设施,以改善那里的条件。

    这些灵石自然来自于**裸的劫掠,除却这笔迁移安家费用以及相关的杂项投入,在仁寿城以及六座可劫掠的城池中,共掠得八十五枚三阶,当然,这是将并入宗门大库的部分,至少有半数为物资,并非真正的灵石。另者,尚有等同价值更多的物资,落到与江枫一同南下,参与战争的门内修士手中。

    虽然看起来是件好事,毕竟活下来的宗内修士,手头登时便阔绰了。但江枫心中却甚有隐忧,这会让宗内后续的各项激励措施,因为奖励不多变得无力,并且会拉大宗内修士之间的贫富差距,成为一个潜在的不安定因素。

    这一点,江枫心中有些解决的方案,但还不算成熟,他打算一回到罗川,就着手尽快处理此事。

    如今,最紧要的事,还是要将洪山镇和浦南镇,尽快融入到浅山宗,在停战协议达成前,化为既成事实,清禹宗在东线天罗门的确取得了优势,但那里的领土,是无法分润到千里之外的浅山宗的,即便万禹亭愿意将边境线南移,原本与其边境线不多的浅山宗,也占不了多少便宜,最终得利的,仍是金城派和黄龙派两家居多。

    至于北部的乐林门旧地,怎么个分法,恐怕才是盟内争执的焦点。

    …………

    乐林门北部,距离浅山宗边境不远的同光城。

    吴全忠和窦锦帆在青峰客栈再度聚首,汇总两人各自行动的收获。接到江枫的命令以后,两人马不停蹄的在乐林门境内,不放过每一个平素有些交集的家族,但最终收获却不大。

    不得不说,浅山宗的招牌在这里并不好用。

    虽然随着各路消息的发酵,混乱一直在持续并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但此间的各个修士家族,仍然沉得住气,或者换句话说,他们似乎早已找到了新的码头停靠,这很自然,原本乐林门就是金城派的一部分,不久之前才分出来,如今再投奔回去便是了。至于实力不济的浅山宗,很少有人会考虑。

    窦锦帆还好,长宁商会在这里有些影响力,他本人又是地级的修士,故此,很多人还是将其奉为上宾,推杯换盏间,委婉的表示自己家族现在并不着急,更不想与宗门牵扯太多,少数关系熟络的,甚至还能开开玩笑,胡乱提些不着边际的条件,虽然没有任何达成的可能,但总算宾主尽欢,一团和气。

    吴全忠就惨了,报上身份之后,四次便有一次遭遇闭门羹,还有两次见不到正主,往往扔出个管家就算应付了事,余下的一次,也不冷不热,聊些左近的见闻,饮几杯清茶,之后不卑不亢的送出门外。

    两个小家族,这就是两人的成果,并且这两个小家族,也没有最后敲定,不过好在两人并没有把所有精力都放在拉拢修士上,前日,趁着掌门内府大火,宗门大库被未名修士攻破的空当,两人趁乱从趁火打劫的凡俗手中,收了九百多本藏书,以及两卷心法回来,并且没花多少灵石。

    两卷心法,一者名曰“嘉定筑本心法”,另一本名曰“厚土纳元淬体术”,窦锦帆看过,算得上是不错的术法,比较适合玄级修士修炼,吴全忠故此决定,待掌门回归罗川,就将这两本心法上交,也算得上是功劳一件。

    “可惜了,我们不便用强。”窦锦帆有点遗憾。

    “用强自然是不行的,虽然冷掌门身陨,但现在乐林门仍是金城盟的一部分,只不过群龙无首罢了。”

    “吴长老,依你所见,谁会是乐林门的新主呢?冷听涛的亲眷如今都不知去向,跟随他的亲信李儒林、孔四樊也未能回转。”

    “除却李儒林和孔四樊,留在此间的,声名最盛者,莫过于杨师都,不过此人似乎没有自立为主的想法。”吴全忠摩挲了下巴许久,“他我倒是见过了,虽然在收揽余众,有临时维持宗门的迹象,但据我旁敲侧击打听联络到的另几人,他们都说,杨师都并没有投奔金城派和黄龙派的意思。”

    “不会是想投赤霞门吧?”曾经在赤霞门经营多年的窦锦帆骤然想到了这个可能。

    “还真是。我怎么没想到呢?”吴全忠登时醒悟,“这么说来,还真是不得不防,这乐林门算得是金城盟的一员,倘若这杨师都,带人投奔了赤霞门,那事情便复杂了。”

    “我连夜去找旧关系,探查一二。”窦锦帆有了主意,“你速度报告掌门,倘若此事为真,不得不防,事关宗门利益,必须请得掌门意见。”长宁商会如今已经将几乎所有产业都迁往了浅山宗,虽然没有直接加入宗门,但窦锦帆,已经同窦锦秋一样,隐隐将自己视为这家小宗门的一份子。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当然希望浅山宗能更进一步。

    但为之搏命是万万不能的,生意很重要,但也只是生意而已。

    …………

    李儒林,孟达义,蒲秋阳,于象潜。

    李蕴盛,孟辛术,孟辛空,蒲方智,蒲方铎,于绍泰。

    这是江枫用宋紫熏换来的俘虏,四名玄级,六名灵级,除了李儒林之外,其余均是魏若光等人根据实际情况选定,这些人选也特别有讲究,李蕴盛是李儒林的家族子弟,而余下几人,则分属三个家族。

    这是拉拢的需要,江枫希望他们中的有些人,能“心怀感恩”,接受自己的招安,加入浅山宗,这些人是亲历冷听涛陨落的,故此心中定然明白,没有成年修士子嗣的乐林门,多半是撑不下去的。

    不过李儒林却拒绝了江枫的拉拢。

    “江掌门,救命之恩,毕生铭记,不敢有忘,但李某不才,侍奉冷掌门多年,如今他身陨沙场,我也心灰意冷,不想出仕,只想寻个山野隐居,了却残生。”

    江枫有心劝说,但几个回合下来,李儒林仍是拒绝,就连其家族子弟李蕴盛也婉拒了自己的拉拢,这让江枫颇为不爽,心道我额外花费了两个灵级修士的名额,才将你换回来,到头来你还不知趣。

    然而李儒林的确是个人才,之前给冷听涛出的主意,江枫有所亲历,明白这的确是个聪明人,如今换了知情的俘虏过来,他更是从中听闻了很多自己不在时的故事。

    这些细节都得自于象潜,原本在乐林门担任传功执事,位列第二,修为玄级三重,他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同意加入浅山宗的玄级修士,灵级七重的于绍泰自然也遵从他父亲的决定,于家在乐林门的西部有些产业,距离浅山宗颇近,迁移过来甚是方便。

    “儒林其实是个很注意名节的人。”于象潜在事后独自过来汇报,“而且,他平素是喜欢锦上添花的,而不是雪中送炭。”

    明白了,最关键的问题是,李儒林没有看上浅山宗,相比之前的乐林门,浅山宗着实差了些,但如今乐林门已名存实亡,又有什么可比性呢,话说作为冷听涛的智囊,当初金城派分裂时,自然也是出了主意的人,苏黎清接纳他的可能性不大,那便只能去投黄龙派左子蝉了。

    当然,他可能还有别的想法。江枫其实不想放弃,一方面,四名玄级修士,只有于象潜投奔了自己,着实有些少,他还想再努努力,另一方面,他最为看重的,其实还是李儒林,和已经陨落的孔四樊一样,此人在乐林门故地颇有些影响力,倘若他能投奔浅山宗,对于自己收纳冷听涛的残部,极为有利。

    “要不要用强,直接对外宣布李儒林已经投奔我宗?”在临时召开的小会上,一脸坏主意的吴天德提了这样一个建议。

    “不行,传扬出去,会坏了掌门的名声。”魏若光第一时间提出了反对意见。

    江枫也这么想,他也知道自己名声本就一般,相比面子,他也更关心得到手的好处,否则他也不会冒着在盟内被攻诘的风险,不顾吃相的提前吞下洪山镇和浦南镇了。

    但事关用人,他也不想留下隐患,故此,他决定按照见性的建议,先处理好此间的其他事务,李儒林当日就告辞北上,不过余下孟达义和蒲秋阳二人,则顾忌面子临时留了下来帮忙,前者是乐林门另一名地级修士孟达信的兄长,他留在此间,更是为了待战后谈和时,能想办法拿要回兄弟的尸体回乡安葬,江枫本想答应帮忙,但一方面尸体应在金光阁手中,不便讨要,另者看其也没有任何加入浅山宗的倾向,便干脆弃了这个念想。

    处理好一众事务,江枫正要通过郑轶雨传信,嘱托吴全忠收集李儒林的情报,人都有弱点,如果能找到突破口,收揽李儒林的事或许还有转机。这个时候,却见七色彩笺上渐渐现出痕迹。

    杨师都?

    这是何许人也,可能会去投赤霞门?这可不行,乐林门自己可以得不到,但也不能便宜外人,何况是赤霞门,江枫登时便意识到事情有些棘手,窦锦帆实力足够,但他早就提及不会参与任何斗法事宜,自然不能逼他,而留在浅山宗的一众,个个本领都稀松平常,更不适合处理此人。至于况书才等人,如今在赤霞门境内,已经失去了联络。

    有办法了,不行就举报啊,我也不是盟主,乐林门的事情,明显是盟内各家都要应对的。江枫刚有了主意,却忽然感到城外一道熟悉的气息抵近。

    呵!

    已经晋阶成功,突破玄级了么,江枫心中一喜,赶紧迎了出去。